《細小的力量》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湯伯是一個特別的領袖,流著西方人奔放自由的血統,而他心細如髮的管理魅力,連我身為女性都自嘆弗如。

我有過很多大型組織的工作經驗,卻很少耐心研究疊床架屋的神木級組織圖。對我而言,老闆就是老闆,加多少高級名詞在前面,都是一樣的。

同事說,妳不要這麼狀況外好不好,他可是湯伯,妳老闆的老闆的老闆。多少總字級的人物,全得向他磕頭。

聽大家形容的語氣,湯伯就像是小學寫作文不小心提到國父或蔣公,前面要自動挪空兩格的偉人。我剛加入那間公司的前兩年,台灣是重點發展市場,三不五時就會見到湯伯,穿著一身合腳的卡其褲、搭配將袖口微微捲起到肘間的棉質條紋襯衫,行動如風地穿梭在各個角落。

大部分西方人慣用的香水,一向濃厚得令人屏息,湯伯不同,他偏好木質氣的香氛,可能還摻和了一點薄荷的成分。與湯伯開會或談話,宛如置身大型森林浴現場,本該如坐針氈,難得身心鬆緩。

在神木級的組織圖裡,湯伯是頂端得不能再頂端的最高枝,我是細小中更為細小的底部根。按照往例,我覺得我們不會有太多交集,每次打照面,我都端出最禮貌和熱切的笑容,不是為了增加個人記憶度,而是不想讓台灣在他面前失了印象分數。

結果,我低估了湯伯。

有一年,老闆委任我辦理一個集團的年度活動。不過,各國國情相異,總公司鼓吹的信念,在台灣已經很成熟,想當然爾,這非常有可能是雷聲大雨點小的照本宣科。

老闆鼓勵我不用想太多,照我自己的意思操辦即可,她會全力支持的。於是,內部宣傳表面熱絡地喧騰了幾日,員工的反應始終冷冷清清。雖然早在預料之內,心裡仍有說不出的沮喪和失落。晚上還得埋首整理結案,苦思該以甚麼樣的角度匯報台灣區的戰果。

突然,噔一聲電郵響了,我抬頭看看發信人,靠,是湯伯啦。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會是老闆的老闆的老闆發信出來啦,是不是也被他發現台灣的反應很爛。天啊,天要亡我ㄟ ! 誰來救救我。

我發誓我聯考看榜單也沒這麼提心吊膽,用盡畢生勇氣把信打開,瞇著右眼,只打算先看第一段。

咦,怎麼回事,那封信超級簡短。並且除了我以外,沒有其他收件者。

我不由得睜開兩隻眼睛,把那封信看了又看。

「謝謝妳在台灣發起並領導這個活動,我也附上我的行動宣言,響應妳的計劃。」誰想得到,數百名台灣員工裡,湯伯是唯一回覆我的人,還附上圖文並茂的行動宣言。

此後,湯伯又當了很多次第一與唯一,由我主導的活動或信件,他不是率先發聲,就是在事後誠摯送上感恩。湯伯記得所有我執掌的工作內容,哪怕是像發送Daily News Alert這麼基本的小事,他都會利用走廊或茶水間短暫會晤的時間,對我提出他看到的疑惑,像是,為什麼台灣這麼關注屍體與裸體、緋聞或醜聞。

不只是我,其他員工的待遇也差不多。湯伯關懷每一個員工的工作和生活。他問出的問題,絕不是秘書事先準備給他的題庫,而是他真的在意、而且記得。

我曾問湯伯,怎麼辦得到這樣呢?為什麼需要做成這樣?一個大人物,應該有數也數不清的大事要操煩吧。

湯伯回答,「人人都是大人物喔。因為每一個人對組織而言,都是重要的。我想讓大家都感受到,自己很重要。」我看著湯伯,他在組織的最高枝處,展現的姿態是這麼地親土。

這句話,也替我接續的職涯,帶來重大的影響,儘管我爬不到湯伯的無人之巔,始終記得他把每一個人的職能和貢獻,放在心裡面。無論他經手的是天文數字的決策,湯伯對於人的行動方針,一直著重基本面,入微且深刻,勿以善小而不為。

現在,我也常常提醒自己,當那個第一與唯一,收到需要共襄盛舉的信件,花個幾分鐘參與回應;在不同的活動結束後,利用各種方式,和主辦人道謝,分享我在當中的獲得。

每周去試著接觸一個不很熟悉的同事,瞭解他負責的業務範疇,漸漸找到彼此之間的關聯、或未來可能合作的空間。

走廊與茶水間遇到愁眉不展、喜上眉梢、或欲言又止的同事,先出聲問問他們最近還好嗎?不要老是急急火火只惦記自己處理不完的事。

我知道,我永遠不會變成湯伯,最高枝的位置,也不是我想去的地方。但我想像湯伯一樣,成為一個使別人感受到自我重要性的人。

這股始於體察每一位員工細小之處的心念,鼓舞我不再因為自己的細小而菲薄,反而更專注於、哪怕被視為細小的本份,最後發揮了極其細膩與緜長的能量,支持著本性的紮根與茁壯。

所以,下班前,希望你記得,你很重要。行有餘力,不妨也試著讓對方知道,他很重要。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