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盾》與洛茲會長:看見危機的人,在時代改變之際〉

前圖紙
發佈於從作品出發 個房間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劍/盾》與洛茲會長:看見危機的人,在時代改變之際〉2024-02-12


  2019年11月15日,《寶可夢劍/盾》於Switch上推出。作為一直以來都在掌機平台上推出,卻在全世界有著極高知名度的系列,機能與畫面都相對提升的「第八世代」在推出之前就相當受到玩家群體的關注。


  之後,在首次公布本作將不會收錄全國圖鑑,無法傳入所有舊世代寶可夢的消息出現之後,許多憤怒的聲音開始陸續出現。作品實際推出之後,相對較短的故事流程也激發一些重視劇情的老玩家更多的不滿。


  然而,如果我們從這個時間點去重新審視這部作品,或許能夠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的確,對於從過去就一路玩寶可夢上來的死忠玩家而言,能夠將自己過去培養的寶可夢帶到新世代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情。無論是對於玩家而言,或是製作團隊一直以來像我們表達的理念,都是「牠們不只是一段代碼,而是獨一無二的夥伴」(而這或許也是寶可夢暫且不會被「帕魯」取代的核心理由)。


  就像騙人布難以接受魯夫放下梅莉號前進的決定,對於部分寶可夢玩家而言,不讓我們的「夥伴」和我們一起前往新世代,是GameFreak對玩家的背叛。但對GameFreak而言,在新遊戲中取消全國圖鑑,是遲早需要面對的問題。


  在第八世代推出之際,寶可夢的種類已經來到近九百種,而在幾年後的今天,則達到了1025種。不論是考慮到遊戲製作的工作量、或是為了平衡對戰競技,就像長期運營的卡牌遊戲通常需要有「退環境」的機制,對出現在一款遊戲中的寶可夢種類做出取捨,很可能是讓寶可夢系列能夠「保持繁榮」的必要手段。而這件事,恰恰也是《劍/盾》劇情中最核心的那個矛盾。


  雖然劍盾的劇情流程的確不長,中後段也一直給人一種趕流程的感覺。但不得不說的是,其實這個世代的人物很多都有相當紮實的人物背景和具有魅力的形象設計。無論是道館主、冠軍、宿敵、以及作為反派的寶可夢會長,都在確切發生於遊戲中的故事外,留有許多可以繼續說的空間。


  一方面,這或許是因為寶可夢公司有其整體的、更大規模的多媒體企劃,譬如在2020年初分八集推出的特別篇動畫《破曉之翼》;另一方面,這些留白也更加符合現代遊戲喜歡留一些詮釋空間給玩家社群討論的做法。


  於是,遊戲的故事基本上只聚焦在一條明線與一條暗線上。



  明線很簡單,就是《寶可夢》主系列遊戲一貫的「突破八個道館,挑戰聯盟冠軍,並且在過程中擊敗反派組織」。而暗線則是:「時代在改變,每一個人都必須傳承」。博士之間的傳承、道館主之間的傳承、冠軍對主角的傳承、乃至於兩個DLC,都一直在講述這個主題。


  而其中,主角的兩位宿敵是在傳承過程中感到困惑的兩人:赫普崇拜哥哥,所以一直想要說服自己成為像哥哥那樣的冠軍,而一直沒有正視自己心中的另一種願望,也沒辦法完全信賴自己的寶可夢隊伍;彼特一直相信自己是會長選中的訓練家,一直想要有所表現,但其實從來沒有確實地理解過會長對伽勒爾地區的愛,也沒有真正試著理解與展現真正的自己。


  他們兩人都在故事的後期才終於找到自己的生涯方向,以及他們應該傳承誰的衣缽。而最終,主角的對手則是始終沒能夠完成傳承的洛茲會長。他也有著重要的理念和熱切的心,但由於他最終對所有人失望,不相信有人會承接那些他重視的事情,才一意孤行、直至失敗。



  當年在通關《劍/盾》時,我其實不能理解洛茲會長的行為。從故事中我們可以知道,洛茲會長從小成長在礦工家庭,父親在艱苦中去世,而他自己則在努力與機運之下成為改變整個地區的能源大亨。


  這樣的成長背景使得洛茲深知能源重要性、明白缺乏資源與貧窮對人的危害,加上他「覺得什麼事情重要就要馬上去做」的個性,他決定為了解決未來會發生的能源危機孤注一擲,喚醒古代災厄,想要藉此獲得能夠讓整個地區永遠繁榮的無限能源。


  雖然這樣的邏輯大致上是通順的,然而,在劇情最關鍵的時間節點上,冠軍與會長的談話卻讓人覺得有些詭異。一方面,其實冠軍已經答應要幫忙會長,只是他希望能夠在打完隔天的冠軍賽之後再去處理;另一方面,會長所說的能源危機,是發生在一千年之後。雖然或許我們可以說他很有遠見、防患未然,但當下卻無法理解,為什麼為了一千年之後的危機,連一天都沒辦法等?



  然而,幾年下來,當我們面對到諸如「短影音氾濫對下一代人認知方式造成的永久傷害」、「社群網站導致的對立激化」、「民粹主義在世界各地的崛起」、「科技極權主義和更嚴重的資源分配問題」,以及--同樣已經被我們認識到的環境問題與能源問題時,我突然彷彿能理解洛茲會長的感受了。


  問題從來不是「今天」、「明天」或「一千年後」,而是,在洛茲會長看到的是,那些對她而言最嚴重與急迫的問題,其他人看起來一點都不在意。彼特雖然熱衷於幫會長收集許願星,但他對伽勒爾地區沒有愛,只是想受到肯定,而沒有真正為了地區的未來著想;冠軍雖然也表示願意幫助會長,但他更看重的還是對戰、還是去成為更強的訓練家。


  除了全力輔佐他的秘書奧利薇之外,沒有人真正理解、或試圖理解會長。最終,兩人都相信要改變這個問題只能靠會長一個人的力量。所以失敗之後,他只是黯然面對自己的錯誤與無力,而沒有任何「典型的壞人」會做的抵抗。



  洛茲會長清楚地知道,如果人們今天會因為聯盟賽而不去處理能源問題,明天就算沒有聯盟賽,也會有其他的理由不去做那些他認為必須做的事。雖然能源枯竭發生在一千年之後,但如果沒有人能夠像他一樣提前重視並改變這件事,一千年後的孩子,就會面臨他兒時面臨的那種痛苦。


  一方面事情還沒嚴重到不可收拾,另一方面,如果沒有人會去處理,危機就已經發生。恰恰因為他是那個和藹可親的、固定去育幼院和兒童醫院的會長,所以他才會是那個為了他沒辦法親自去照顧的未來孩童,在這一刻作出艱難決定的會長。


  從結果來說,洛茲會長失敗了,甚至差點毀滅了他最熱愛的這片土地。但在一千年後的那天真的到來之前,能否有其他人能來得及接住這個時代的人看到的問題、並且擁有對這種遙遠卻可見的未來危機做出反應的行動力?而這也是遊戲故事之外的我們,永遠需要面對的問題。




到粉絲專頁閱讀:https://www.facebook.com/PreBluePaper/posts/pfbid0CgxH64wcZJu2axA1Me46JsPeqKGP8T9gP7Va1RdNxwYrCWSGnkdtRxVAR6gPH4rul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會員
110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