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就是被虐待,聽來格外刺耳的死囚吶喊

2023/11/28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2022年震驚全台的台南殺警案,兇手林信吾持刀偷襲員警涂明誠及曹瑞傑,兩警各中17刀和38刀殉職。本案於10月31日台南地方法院開庭審理,檢察官建議求處死刑。全案審理1年多後於11月23日出爐,林信吾一審被判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全案仍可上訴。

大快人心?完全沒有,畢竟我們只是解決問題,但沒有預防問題的發生。事實就是暴力衝突還是一再出現,馬路上也持續有開車的棒球隊。KTV裡還是有人不好好唱歌反而拳腳相向甚至舞刀弄槍。我常常在想,會不會因為監獄或是法律的嚇阻力不夠?才會讓台灣儼然成為一座高譚市?

廢死聯盟親揭監獄慘況

廢死聯盟於2021年底開始對現存的38名定讞死刑犯執行深度訪談。描繪這些待死之人的下半生,包括獄中的薪資、飲食、生活環境和家人的相處等。希冀能讓外界透過這些紀錄,用另一種角度看看這些受刑人的生活。也能同理這些等待死亡之人的悲苦。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死刑犯是什麼樣的人?

死刑犯的年齡層廣,平均犯案年紀約在30歲左右,學歷大多不佳,僅有一人有大學學歷。至於家庭背景,大部分的死囚都出生於倫理破碎的家庭。可能經歷過家暴、單親、至親過世、隔代教養或體罰等狀況。不少死囚更是早早出社會就業,甚至逃家。其中也有不少死囚年輕時蹲過少年觀護所等設施,但這些機構內的軍事化甚至打罵教育反而更助長了暴力傾向。

死刑犯的生活?

有時候生活缺錢花用時,可能會笑稱去偷個東西吃免錢牢飯。但牢飯真的好吃嗎?

點開法務部矯正署的專頁,可以看到每月受刑人的膳食。仔細一看發現菜色還算豐富多元,且獄中的菜單更經過營養師設計,確保受刑人健康。才怪!許多受刑人表示這些菜色連豬都不吃。寧可自掏腰包買泡麵或是請家人送會客菜,更曾有受刑人吃飯吃到鋼刷、免洗筷的包裝袋。另外有慢性病或素食的犯人也無法客製菜色,對於飲食狀況大呼不滿。

監獄的水源更是一大問題,自來水的使用有時間限制,地下水則可能含有微生物和細菌。許多囚犯都有皮膚病的困擾,而監獄內的環境狹小潮濕,久而久之健康狀況便每況愈下。

至於監獄中的開銷都得自掏腰包,但腰包中的錢怎麼來,只能透過監獄提供的打工來換取微薄薪資。死囚能做的只有摺紙蓮花,連供應生活的基本所需都大大不足…。遑論奉養父母和賠償家屬了,因此不少死囚更表示希望能自力更生努力工作,賠償被害人的同時也維護自己的尊嚴。更希望能為這個社會有所貢獻,或許這也能反應監獄的教化可能有其效果。

別忘了那些冤獄事件

冤獄一直以來都是廢死團體最有力的訴求,想想江國慶、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徐自強、盧正、鄭性澤、邱和順、謝志宏和王信福等。看到這些冤案,這些被刑求、被逼供、被強迫認罪的人們。有的死不瞑目、有的關在暗無天日的監獄中白費數十年的光陰。縱使翻案後賠償大筆金錢,但自由豈是能用金錢購買的呢?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廢死不願面對的真相

洋洋灑灑寫了一長串,我都快把自己洗腦成廢死團體了呢。不過平衡論述的重要性我自然不會忘,來看看這幾則故事吧。

  1. 有殺人未遂前科的男子周建良,隨機砍殺88歲李姓老翁27刀斃命,後遭最高法院判處無期徒刑。
  2. 有殺妻前科的黃賢正,因與獄友有金錢糾紛,遂持槍殺死獄友。另外更因其女友與另一女過從甚密,將情敵綑綁後以膠帶纏住整個頭部,使被害人窒息身亡。六天內連殺兩人,最後遭判處兩個死刑後於2012年年底伏法。
  3. 戴文慶在24歲時殺害女計程車司機,被判處無期徒刑。關押13年後首次返鄉探親,途中又先後性侵殺害兩名女計程車司機,其中一名謝姓女司機雖有反抗但仍不幸被水果刀刺死。背負了3條人命的戴男於2014年伏法。
這些是廢死團體永遠不敢告訴世人的故事,死囚的生活確實困頓、悲慘、使人同情。但被奪去生命的人呢?他們連讓自己過的困頓悲慘的機會都被剝奪了。
  • 監獄的菜色很糟,連豬都不吃。但被殺死的人連抱怨食物難吃的機會都沒了。
  • 監獄的環境很差,不少人都生病了。但被殺死的人連生病的機會都沒了。※註1
  • 監獄賺不到錢,很難奉養父母。但被殺死的人也有雙親或孩子,誰來顧?
  • 監獄中沒有尊嚴,想對社會有所貢獻。但被殺死的人的尊嚴呢?他們生前或許都對社會有所貢獻。

看了不少廢死的論點,包括國家殺人論、報復論、合理化殺人等。其實我的立場很簡單,我認為死刑的存在不是為了報仇、不是為了大快人心。死刑要做的事只有一個,就是掐熄犯罪的火種,將再犯率降到0%。對不要懷疑,就是0%,如果一個法官沒有辦法確保一個犯人100%不會再犯。哪怕只有0.01%的再犯機率,都不該給予自由。畢竟人被雷擊的機率有萬分之一,機率可比一個殺人犯再犯的機率低多了。

台灣支持死刑的人口數目前還是大於廢死的,而政府現階段打算往廢死的方向修正。雖然這麼說,但每到選舉,刑場就會多一條伏法的亡魂。我認為死刑不該是掠取選票的工具,更不該是政治人物安全下庄的手段。回歸本質,這些死刑犯們也象徵著一條生命,就算以防範他再次殺人的名義,也不該與任何選務活動掛勾。選舉快要到了,希望接下來的兩個月,我們不用在深夜聽到刑場傳來的槍響。

 ※註1

可能有人會問被殺的人沒有機會體驗生病不應該是好事嗎。其實不少有過瀕死經驗的人分享,瀕死後對於人生的體驗充滿感激,甚至能用正面的心態來看待身體的缺陷和疾病。


40會員
57內容數
齁-是當你接到一屁股鳥事的時候會發出的嘆息。黑-是在看見人性陰暗時黑化的過程。給自己一個機會記錄下殯葬業的見聞,也讓大家了解這些英挺西裝背後藏著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