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橋殘月派)刑警 - 極短篇小說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故事)


透過內軌刑事警察考試,我終於成為刑警,下月正式在台北刑事警察大隊上班,為了慶祝,我申報了十天大假,期間獨個兒到高雄遊玩了數天,興盡而返。


特意乘國光巴士回台北,五個小時的車程,看看書、小睡、自備冰袋咖啡,想像中總有一份愜意。開車後看到坐旁邊的是一位標緻的小姐,更加心情愉快。她坐在靠窗,自然地我就是座靠走廊。


想小睡的時候陽光太猛,本來想請求這位小姐幫幫忙拉一下遮陽窗簾,莫想到她從手袋拿出了幾個男生鈔票夾,取出了裡面的錢,集中後收到手袋內,「旁若無人」。我只能假裝小睡,心裡盤算,仍未正式上班,這裡是高雄刑警大隊的地頭,可不要多管閑事。


皮包夾的一張証件照片彈到我的肚上,不得不睜開眼睛。看到照片中的人,更不得不插上一手:「小姐,此人的錢不可拿,統統還他。」她吃了一驚,呆呆地望著我:「你是警察?」我點點頭,拿出證件虛晃了一下。


「鈔票夾的人是高雄黑幫第二頭目,不要惹他。他的錢及鈔票夾統統給我,我會還他。」她咬咬咀唇:「可他的錢夾最肥,有二十萬耶。」「不還他,妳的小命不保。」顯然地,她心不甘情不願交給我。


「妳叫甚麼名字?」「艾薇,方艾薇。」我再亮出證件,讓她看清楚:「我叫羅力,日後有甚麼需要跟進,妳有權利知道誰拿走妳的東西。」她想了一下:「你會拘捕我麼?」「不會,妳、我和物主都知道,從未發生過甚麼事。」這時剛到了台中中途站,她頭也不回下車溜了。


要打聽這位第二頭目辨公地址並不困難,我用匿名將鈔票夾原封不動「速遞」給他。上班後向同事打聽「方艾薇」資料,卻讓我吃了一驚,原來她父親是一所大企業的老闆,我馬上走訪。


這位大老闆說:「艾薇出走了半年了,後來我才搞清楚,是她哥哥偷走了祖母的鑽石項鍊,如果找著她,請勸她回家,爸爸向她道歉陪不是,爸爸掛心她,每天都寢食難安。」


我用上了所有學過的技巧,從台中國光巴士站開始,追看很多錄影帶,一路跟到台北,才稍為知道她約略的居住地點。對她的專注,卻帶來了一些困擾,我愈來愈覺得她很漂亮,千金小姐淪為扒手,我開始擔心她的安全。我在「追著她」,卻升起了我是否可以「追求她」的念頭。


在那地區監視了兩天,我真的看見她。我突然出現在她後面:「艾薇小姐!」起先,她嚇了一跳,然後定過神來:「你是那個警察,你想怎樣?」我抓抓自己的臉:「不知怎的,我想念妳。」她困惑地,怔怔的望著我。


「其實是受了妳爸所託,要找到妳。」她有點愕然:「你見過我爸?」我點點頭:「最終他發現了是妳哥哥偷走了祖母的鑽石項鍊,他很後悔錯怪了妳,他希望妳原諒他,他說會向妳道歉陪不是。並且,他真的擔心妳,每日寢食難安。」艾薇沒有說甚麼,沉思了不多久,她哭了出來,我只能遞給她衛生紙。


等她稍為平復後,我說:「走,現在送妳回家,妳爸真的想念妳。」她遲疑了一下,然後才點點頭。車上,她卻問我:「你說想念我是甚麼意思?」我又抓抓頭髮:「妳很漂亮,卻流落在外,靠扒竊為生,真的很擔心妳會遇上甚麼意外。」「你要拘捕我?」


沉默了一下:「我寧願替妳坐牢。」她驚愕地望了我一眼,然後泛起了一絲笑意:「為甚麼?」我在想怎樣回答,她卻說:「為了我的漂亮?」我嘆了一口氣:「有一半確是妳的漂亮。」「另外的一半呢?」我想了一下,也不曉得可以怎樣表達,只能硬著頭皮和盤托出:「其實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這些感覺怎樣發生,愈要追查妳的行蹤,卻愈擔心妳的安全,就是不知不覺的,想著妳的事變成想念妳,就是這樣地真實。甚至,我在想是否可以追求妳。」


艾薇瞪了我一眼,欲語還休,終於開口:「你沒有說謊?你想泡我?」我又嘆了一口氣:「我為甚麼要說謊?我甚至想好了約妳在那裡第一次晚膳。」她笑了一笑,然後問我:「可以告訴我麼?」我說:「台北 101 大樓 85 樓。」


她在想像那情景:「聽起來很高,那是甚麼地方?」


「捌伍添第餐廳。」她笑了:「聽起來不錯。」有了這正面的回應,我急不及待:「妳賞面麼?」「,沒想到她即時就說:「好哦!」


我馬上停在路邊:「捌伍添第餐廳麼,我要訂位、明天晚上七時,兩位,我的名字是羅力,電話號碼 09..........」




83會員
427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