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間 慈悲與閻羅(六)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從練封霓動手再到王笑藏的氣勁貫體倒地,事情來得實在太快。


  周懷玉瞪大雙眼,不敢相信眼前一切,滿是橫肉的面容激動顫抖,她瘋了似大吼出聲,剩下的單臂舉起殺豬刀,衝出奮力砍向王笑藏!


  鄉村女子,山野架勢,即使氣勢十足也是破綻百出,面對吼聲和刀光的迫近,王笑藏這次卻是不移不動,甚至連護身氣勁都故意撤去,只說了這麼一句話。


  「妳想害死兩個孩子嗎?」


  說完之時,殺猪刀恰恰好停在那令周懷玉覺得噁心的笑容之前。


  她持刀的手在不斷顫抖。


  不是因為傷痛、不是因為害怕、不是因為狂怒,而是因為自己必須違背內心意願,不能盡興、不能求死、更不能一刀砍爆眼前的混帳東西!


  在王笑藏的後方,那名女長老雙手正一左一右的放在小女孩和莫小男孩肩上。


  「放過他們。」


  刀,更近一點,人也更逼近了一點。


  與沾滿鮮血的橫肉醜臉面對面,王笑藏只覺得自己彷彿看見世上最美麗的瑰寶!


  這一次,他是真的發自內心在笑。


  「周家妹妹,妳在說什麼呢?」


  「剛剛周家妹妹也聽見了,我是準備遵照練夫人的遺願,帶兩個孩子上山做為我派關門弟子好好培養一番,妳應該要為此恭賀,怎麼會說是放過他們呢?」


  周家妹妹如此字眼一出,在場眾人除小女孩之外,連女長老都不禁感到一陣惡寒,那是發自內心的深深反感和厭惡。


  「我聽你在放屁!」壓住想吐感覺,周懷玉張口就是狂噴。


  被又臭又腥的口沫飛濺至臉上,王笑藏不閃不避,反倒用手指仔細刮下後再放至嘴中,這個舉動令人更加覺得噁心非常。


  「不然,周家妹妹可以問問他們想法,雖然我們是大人,但也要尊重孩子的意見嘛。」


  聞言,周懷玉倏然將殺豬刀用力橫劃,一指女長老,瞪眼大喝道:「放人!」


  在王笑藏示意下,女長老雙手離開兩個孩子,還配合的退後數步。


  周懷玉見狀,將刀又迅速架向王笑藏那張賤臉,向兩個孩子喊道:「千尋,傀安,你們並不想去什麼狗屁葬陰門對不對!」


  所有人,包含先前退的遠的村長都轉頭望向了兩個孩子。


  小男孩看著倒躺在地上不動的練大嬸,臉上滿是不符年紀的神色,表情凝肅甚至可以說是陰沉,流浪生活已教會他此情此景代表什麼。


  他頭也未抬,目光未曾自倒臥於血泊中的練大嬸身上移開過。


  「對不起,懷玉大姐,我們要去葬陰門。」


  意料中之事,王笑藏能感受的出來,小男孩那與年紀反差極大的成熟情緒,這是一個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該做什麼事的孩子,相當好。


  只不過,練家婦人在最後為自己女兒套上了枷鎖,他如果要將其完完全全操控在手心,可能需要從這名小男孩身上下手,這或許需要一些小手段。


  這樣也不錯。


  苦難、折磨、陰毒,王笑藏對小男孩也是有些一期許,想要看看他將來為自己今日承諾之事經歷如此多痛苦後,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和反應。


  周懷玉聽到小男孩的回答,面容頓時扭曲,憤怒激動非常!


  她不敢置信的瞪大如牛雙眼,喝罵道:「莫傀安,你這頭白眼狼!兔崽子!當初我瞎了眼才會收留你!!!」


  對此,小男孩的頭只是垂得更低,不發一語。


  從氣憤到破口大罵的喘氣,令渾身傷口血液崩流得更快,面色已是十分蒼白,但周懷玉卻像毫無所覺,轉頭看向小女孩怒道:「練千尋,妳呢?難道妳也要跟這個忘恩負義的小混蛋一樣嗎!」


  小女孩聞言,她看向不會動的母親,仔細想了一想。


  「母親跟我說,不明白的事情就問傀安,他說去,我就去。」


  框啷一聲,殺豬刀掉落。


  即使受傷仍不減壯悍氣勢的少女,渾身怒顫,伸手指著兩個孩子,怒氣、面容、神情激烈扭曲的有如惡鬼,連聲道:「好......好......好......」


  她想要走向兩名孩子,甫一跨步,卻是在激動之下身體終於不支,雙眼一翻昏了過去。


  王笑藏還很貼心的將他的周家妹妹親手環抱住,像是怕吵到懷中的睡美人般低聲喊著。


  「村長。」


  聲音雖低,但已足夠。


  沒有多久,因為害怕而遠離的村長已連滾帶爬跑過來。


  王笑藏將人交給村長,並道:「好好照顧周家妹妹,明白嗎?」


  嚇到都腿軟的村長,好不容易才奮力頂住昏死過去又身材高大的周懷玉,聞言連忙點頭直道:「明白!明白!」


  「從今以後,周家妹妹就是茶花村村長,明白嗎?」


  「這......」


  點頭到一半的村長愣住,但在感受到冰冷有如實質的殺意後,他立馬急叫出聲!


  「大人!大人!不......不是我不願意,只......只是周懷玉一直以來認定的事情就不會輕易改變,我......我覺得她可能不會想當村長......」


  好友被殺,兩個孩子投入仇人門下,村長認為周懷玉醒來並養好傷後的第一件事,應該就是全副武裝殺上葬陰門,她不是會在乎自己生死的人。


  對於村長的擔憂,王笑藏倒是頗為認同的點頭,耐心解釋道:「放心,你只要跟她說,從今天開始,不止這兩個孩子是她的人,現在連茶花村都是她的村,她就會明白該怎麼做。」


  聞言,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村長擔心緊張的結巴道:「大......大人,您的意思是......」


  王笑藏沒有正面回答,只是給村長留下了一個充滿惡趣味的笑容,隨後便招手讓眾門人收隊回山。


  今天目的已經達到,他足夠開心了。


  驚慌不已卻又不敢上前詢問,只能看著葬陰門的大人們一一離開,這讓村長內心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偏偏,昏死的周懷玉又重得像頭豬一樣,壓得他難以行動,家家戶戶更是緊閉住門窗沒人敢來幫忙,頓時令村長只能一個人在原地乾著急。


  就在此時,村長看到了。


  原來兩個孩子還在原地,葬陰門離開之時沒有手把手帶上他們,或者說沒有壓著他們一起回轉派門。


  費了如此多功夫,事後卻又隨意放置。


  正當村長心中感到不解之時,卻是見到兩個孩子牽手並肩而行,自己主動的朝葬陰門離開方向走去。


  一切,都如王笑藏所想。


  兩個孩子經過倒在血泊中的練封霓時。


  「傀安,母親在地上躺著,這樣是不是會受寒?我們需要叫她起來嗎?還是要找個大被幫她蓋一下呢?」


  「......不用,讓練大嬸安靜休息就好,以後我們再回來看她。」


  「以後,以後是多久呢?」


  「應該要很久很久了,所以我們要好好記住練大嬸。」


  兩個孩子經過不知所措的村長時。


  「村長先生,懷玉大姐就麻煩你多照顧了。」


  「有機會,我會回來看她。」


  不知道為什麼,村長總覺得,小男孩在說這些話時意有所指,不像表面上意思這麼簡單,像是在暗示他不要起些什麼不該有的心思。


  不過今天發生的亂七八糟事情實在夠多了,不用對方說他也會這麼做,也不再像過往對這外來孩子的冷漠和不客氣,只是連忙點頭道好。


  得到承諾,兩個孩子與他就此擦身而過。


  村長聽著腳步聲朝向村口慢慢遠離,心中不禁長長鬆出口氣,正覺得事情總算要落幕結束的時候,卻是意外的從背後聽到小女孩輕聲呼喚。


  「村長。」


  下意識的,他回過頭。


  入目所見。


  是前所未有的莫名恐懼湧上心頭!!!


  就連面對剛才葬陰門的諸位大人,村長也沒有如此害怕的感覺!


  因為。


  小女孩笑了。


  那個自出生就沒有任何表情的小女孩笑了!


  笑得十分神似練封霓的模樣,卻又帶有一些些王笑藏的影子。


  她舉起手輕揮,十分有禮貌的說著。


  「再見。」


  練千尋與莫傀安,走出茶花村,走向綺羅山,走進葬陰門。


  從此,走成了令全厲沙州都驚懼膽顫不已的存在。


  慈悲天與紙閻羅。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6會員
547內容數
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