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人生如戲」原來真的是真的,

一生難忘的農曆新年。

本來快樂地開啟了自己美好的2024年,

突然被這種事打破了平靜的一切。


除夕夜和年初一,

一如往常地在家吃團圓飯,

只不過能感覺得出四周氣壓有點低,有點冰。


年初二,

終於父親又回到了他平時的日常作息,

又再連續好幾天不回家。

這一天,除了父親之外的我們一家人都在外用餐,

母親忽然說回家要開家庭會議。

這是我出生以來,二十多年以來的第一次家庭會議。


戰戰兢兢地回家,所有人都忐忑不安地坐在桌前。

母親猶豫不決,小哭一下後還是開口了。


是的,父親出軌了。

我的意料之內。

當父親不再像以前那樣,不論多遠,路上多堵車都會每天回家。

當父親開始疑神疑鬼,不再像以前那樣很自然地把手機留在桌上。

當曾經與我無話不談的母親最近開始防備著我。

當他們又開始上演十年前的劇情,鎖房門,在房裡吵架,偶爾摔東西。


母親和哥哥平靜地闡述了整件事情。

但不知道為何他們越說我就越笑,到最後所有人都在笑,

突然像成了看喜劇一樣。

笑可能是大腦的一種保護機制吧?

保護自己,從故事中抽離,當作整件事情與自己沒有一點關係,以免崩潰。


原來我的第六感從來沒有錯。

原來他們早就在十年前的大吵手寫過離婚協議,即使那不具法律效力。

原來十年前精神潔癖的父親曾經因為小事打了母親好幾巴掌,這也是家暴的一種吧。


好可怕,

人面獸心的人居然還在寫書教別人怎麼做人。

明明自己是錯方卻還可以理直氣壯地去情感綁架他人。

明知故犯,知錯不改。

一顆心卻貪圖兩邊,不願放手任何一方。


我想不通為何父親會變,變成這樣。

我今天還在聽著他和她的證據,始終不敢相信那是他的聲音,是他親口說的那些話。

還在聽著父親至今仍不知悔改,依舊不正面回答任何問題,依舊在情感綁架母親的語音。


也是我的意料之外。

一切都好陌生,跟我認識了二十多年的父親不一樣,真的好陌生。

陌生得我好像連淚都掉不出來,心情很異常地平靜。

這真的是我的父親嗎?

現在這個出軌、不知悔改、情感綁架,甚至打過我母親的這個男人,真的是我的父親嗎?

難以置信。

「出軌」及「家暴」這兩個詞,曾經在我這裡,

與他永遠都不會有任何半點關聯。

到底是被什麼蒙蔽了他的眼和心?


其實我好像可以接受他們總有一天會分開的事實。

當他們十年前大吵及冷暴力了好多好多年,

我就已經為十多歲的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

已經把最壞的結果想好了。


只是,

從小一直以為的以為,崩塌了。

我以為以後還能有無數次的家庭旅遊。

我以為以後還能一起吃無數次的飯。

我以為以後還能一起過無數次的新年。

我以為以後還能見到他無數次。

我以為以後還能一家人一起做很多不同的事。

我以為以後都能一家人幸福快樂地在一起。

我以為這種猶如八點檔的誇張劇情不可能發生在我的家。

我一直以為,

我一直敬重的父親,為人總是如此正直正義的父親,

這輩子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


父親,

他居然是我的父親。

認識了二十多年,

看著我長大的那個父親,

我喊了二十多年爸爸的父親。


現在,

家散了。

我現在是一個沒有家的人。

我是母親、哥哥、弟弟、妹妹和最小的弟弟唯一的經濟支柱。

我是一個人。


聽說父親打算明天回來,

我又要披上一件虛假的外衣,

演成一個什麼真相都不知道的女兒。


一看到放在飯廳裡曾經的家庭旅遊合照,

一想到一直想打印但還沒打印的家庭生活照,

一想到一直想設計但也還沒設計的家庭T恤,

就好痛。

不一樣了。

沒有用了。


我的人生,好像從來就沒平靜過。

好累。


大海能夠喚回曾經的愛

2024年2月13日

日常中的隨筆,關於感受、生活、宇宙、所有能觸及的一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