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章VOICE(一)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己經好幾天在迷迷糊糊中,聽到有人在說話,但是卻聽的不是很清楚,不知道爲什麽,王美瑜心裡卻迫切的想要知道那個人在說什麽,掙扎著想要醒過來。


是妳嗎?姊姊?我想你了姊姊…


真希望姊姊一直都陪在我身邊,王美瑜在心裡這麼的問著,得到的是一陣嘆息。


許久之後,王美瑜終於睜開了雙眼,入眼的是刺目的陽光,伴隨著王錦誠的叫喚聲,心裡難過至極,以往那個陪伴在自己身邊的人,如今真的不在了。


「好,我這就下來了。」一片悉悉索索的聲音響起,收拾完了床上的被單,正要拉起窗簾時,王美瑜又猶豫了一下,最後沒選擇將窗簾拉開,往樓下走去。


等到房間內空無一人時,一個溫柔的聲音在房間內響起,慢慢地說著。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一直在一起吧…


下樓後,父親仍然一臉嚴肅的看著王美瑜,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父親的面上表現不出哀痛,但她默默地拉開了椅子坐在餐桌前準備用餐,幫傭們見主人們都到齊了,陸陸續續端上菜餚。


王瑜靜過逝後的第三個月,餐桌上的菜色己漸漸回復往常,王美瑜看著餐桌上的魚肉粥,突然有點不舒服的從座位上離開,抱著馬桶嘔吐。

幫傭們一時無措,深怕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而被牽連,王石清看著眼前的突然狀況,無奈的閉了閉眼,腦袋裡想到前幾個月在巷口看到的男女爭執。


「沒事吧?」王錦誠陪著王美瑜在廁所裡,一手輕拍著妹妹的背,試圖讓妹妹好受一點。

「你放心啦,我沒事情。」王美瑜心裡知道原因,但為最近家裡忙碌的關係,完全忘記自己懷有身孕的事實,還沒想到怎麼和家人解釋,沒想到今天在家人面前出現了過度的反應。

接過哥哥遞來的毛巾後,擦了擦臉,順便漱口了一下,將自己簡單收拾之後,和哥哥一起走回餐廳,父親正好支散了一樓內的幫傭到花園去修剪樹木,面對父親更加鐡青的臉,王美瑜知道父親一定是知道了。


「幾個月了?」


「什麼幾個月?」王錦誠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看著父親又看看王美瑜。

「四個多月了…」

聽完女兒的回覆,王錦誠渾身軟弱無力,連動都不想動一下,無奈之下冷靜了許久。「你之後有什麼打算?」


「我想再試看看他願不願意娶我。」

看著女兒為愛腦殘的模樣,王石清有些不待見未來的女婿,怎麼就搞出人命了呢?


在父親的面前,王美瑜用擴音撥了電話出去,電話那頭的人,話說的極為好聽,還希望女兒為了他將孩子生下來,以後該給孩子的扶養費他還是會照給,也會照顧他們母子倆,一來二去就是不結婚。

看著王美瑜臉色發白的掛上了電話,王石清和王錦誠一臉怒不可遏,就怕孩子大了在鄉親裡也瞞不住,王美瑜未來的名聲肯定不好聽。

raw-image



「什麼話都別說,改天爸先幫你約醫生檢查一下。」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在王石清這邊什麼都沒有,為了女兒,要付出什麼代價,他都願意。


午夜,王石清被一個夢驚醒,半夢半醒間,夢到了身穿嫁服的王瑜靜,神智不清的想詢問女兒最近過的好不好,卻見她一臉開心的望著自己說她想結婚了。


老家地處鄉下,也曾聽聞過冥婚的習俗,當初與瑜靜一同過逝的少年,原本他以為那個人就是女兒的男朋友,第一時間也有打算讓他們倆乾脆就結冥婚算了,奈何怎麼擲筊請示女兒都沒有應允,只好作羆。


難不成當時不同意,現在兩人在那邊相處後,女兒同意了?

不對,這不太可能。


王瑜靜的個性比美瑜更要強,怎麼可能就這樣同意了。


王石清做了一個決定,讓女兒自己找有緣人冥婚。


也許這樣子做,女兒自己會找到適合的對象,說服了自己之後,王石清轉身到書房裡從抽屜取出紅包,鼓鼓的紅包內還裝有當初為女兒剪下的長髮和指甲,在天色未明時刻,暗紅流光。




43會員
64內容數
寧靜愛創造,手作深度重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