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假思索地前進

2024/02/16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今天帶著相機一整天

但卻沒有拍


我規定自己要對沒影像這件事感到緊張

尤其在這個考慮要不要用手機照片來取代的時分


不要太相信那些失守承諾之後可以輕易彌補的事情

通常對於脫離自己原先的狀態和條件不會產生太多影響力


-


也因為沒有影像

文字是我可以接受的替代方案

寫多一點


-


這幾天被問

「為什麼你不想迎接開工日?」

「為什麼你不想回到學校?」


我說

「因為回到學校就要不假思索地前進」


-


我經常就是這樣,透過在心中指責他人的追求不經批判性的思考、指責社會不鼓勵人浪費時間、指責看不見的期待壓在我的肩膀上,來逃避我不勇敢的事實。


而且每次只要找到接近熱情所在的地方,我就會起身對抗自己的慾望並說「你只是迎合這個世界希望大家對自己感到很確定的期待,所以才覺得這就是你的熱情吧!如果你因此有終結感,而埋頭苦幹下去那也未免太盲目了。」


欸不是

現在想想

我相信對某事的慾望、熱情與直覺

本身不是問題


而是

對待這項事物的方式或者對追求這件事物的期待

才是癥結點


所以說白了

或許我察覺到自己有某種

找到某物後鬆懈下來的確定感

因此警惕

「蛤,你真的要託付終生給它嗎?」


-


之所以會有「託付終生」此說法,大抵是要找到人生志業,累積長才、經驗與成就的位置。當然像我這種內心這麼叛逆的人,不覺得這是固定的事情。講到這裡,說真的,愛的事情在、擅長的事情也在,前兩者之間的重疊性經常是下一個問題。



0會員
29內容數
供我無慮的雜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