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器

2024/02/10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今天結束了

爸載我回新店的路上問

「今天會太累嗎?還是要直接載你回新店。」


因為他擔心我回新店以後

要再自己騎車回萬華會危險


我說

「不會啊!今天睡很飽,

我精神蠻好的,

而且今天都沒有在動腦,

動腦才會累,

今天都在放空。」


因為家人們到台北山上走走


-


忘記是不是陽明山了

忘記是不是陽明山了


所以現在想想

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假期腦袋特別空

隨意拍到很多喜歡的畫面


好像我是個空空的容器

更多的可能曝光了


-


晚上回到家

洗澡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

突然在思考


自己對自己身體的感受


我對自己的身體有自主權的意識嗎?


我想應該是看了異色檔案在講述特定事件

便想

如果自己是案件中的受害者

我會跟他一樣衝到警局報案嗎


...然後就想到以前在馬來西亞

跟家人們在一間開放式按摩店按摩

我跟姑姑、姊姊三人坐在相鄰的三個位置

每人一位按摩師傅


我的按摩師

在按摩的過程愈來愈往大腿內側及身體上方按

到我確定這個絕對錯誤的瞬間

是在我感覺

他的雙手如果在內側靠近一公分就會碰到我的生殖器

而且當時我穿短褲

他是伸到裡面的


後面先省略。


想到這件事

我對自己的身體自主感有一點結論

就是我覺得自己對於自己的身體

更覺得只是行使意識的血肉

只是容器


應該說

當時的我就是那種感覺

不過我確定我不會同意他人侵犯我

但少了一點「感受」


-


照理來說文章只會放當天的照片,但這張照片是今天處理的,我太喜歡了

照理來說文章只會放當天的照片,但這張照片是今天處理的,我太喜歡了


This is my dad.

看著這張照片會有想泛淚的感覺

這次過年回家過夜

晚上睡覺時安穩地令人難以置信

有時候

甚至快忘記自己在那邊成長過


晚安。


0會員
28內容數
供我無慮的雜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