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10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老師接過我手上的入學通知書,仔細地端詳信函上的浮水印、戳印等等。


「看起來,這真的是商業帝國大學的入學通知書。」


「我剛剛不就說過了,我真的不是這間學校的學生。」


聽到老師這樣說,我感覺眼角泛起微微淚光。


連連喊冤終於出現了效果,我心中卸下了大石。


「真奇怪啊…不應該會有這種情況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過於敏感,但這個老師一直用應該應該的,讓我有點不太爽。


雖然說他是體育老師,不是學校的行政人員就是了。


「這樣吧,你去找你的班導師,問問看這件事情吧?」


「班導師?是誰啊?」


看了看牆角上的掛鐘,現在的時間也不早了。


短針指著接近於5的附近,秒針不斷地向前走動。


「就是今天第一節指導你們軍事學的波爾教官。」


原來波爾教官同時還有兼任我們班導師的職務啊,這麼說當時翠絲達向他繳交申請表,該不會她跟我同班吧?


既期待又害怕地想像她和我同班的樣子,班上有個美少女固然事件好事,但想想之前的遭遇...我可不敢再繼續想像。


「好的,謝謝老師。」


我判斷接下來和這位老師繼續對話,也不會得出什麼結論,便揮手向老師道別。


在老師的點頭允諾後,推開了辦公室的門。



被選上的人 3 -


「我早就在懷疑你了,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落日的晚霞灑落至金髮上,閃熠於我的餘光處。


這既熟悉又略為稚嫩的嗓音,自門口右側傳出。


瞥看佇立靠牆的翠絲達後,低著頭故作鎮定地往反方向走動。


「喂!回答我啊!」


如果在這時候回應她的話,結果不管怎麼想,一定不會好到哪裡去。


在前方就是樓梯了 ...再加油一點啊,霍爾德!


「喂!回答我啊!」


我再次忽略她的喊叫聲,更是加快腳步往牆角移動。


「你難道就不怕我說出去嗎?」


這突如起來如圖釘般的話語,將我雙腳狠狠地釘在地上。


我能感受到背脊上散發著些許寒氣和汗珠,夾帶不滿地向其回答道:


「你想要說甚麼?」


「剛剛你跟體育老師的對話,我全都聽到了。」


「偷聽別人說話,可不是一個優等生的行為喔。」


我語帶調侃的口吻反諷說著,頭也不回地繼續往樓梯口移動。


因為我知道,手中有著比這沉重許多的籌碼。


另一方面,我對他有著不知從何而來的信任感。




2


走在樓梯上,感受著放學時刻的寧靜。


在空闊的校園中,由海風漸漸轉變為陸風輕輕自窗口吹拂。


細細回想當時於走廊上發生的情境,的確不會認為這所學校是所軍校。


果然開始入學典禮太過於正式嗎…為什麼只有那時候大家這麼的正經呢?


轉動起教官室的門把,進入了其中。


「是安德森吧?我等你很久了喔。」


進門後便聽到一句話從中傳出,空蕩蕩的教官室中,只剩波爾教官一人。


他對著電腦螢幕,看起來像在輸入或是檢視著什麼文件。


「教官,你怎麼知道是我?」


「當時還有翠絲達在場,我不好當著她的面說。」


波爾教官自懷裡拿出香菸,使用起打火機點著香煙。


從他口中呼出的灰煙,讓我想起了一些不愉快的回憶,身體本能地咳了兩聲。


「啊啊抱歉,你對煙味過敏嗎?」


「還好,會讓我想起一些不好的回憶罷了。」


「是什麼不好的回憶?」


縱然說話的口吻稍許隨意,可他還是十分細心地將菸滅息於煙灰缸中。


那視線徑直朝我射來,而我直覺地避開了眼神交流。


「教官,還是先來談那件事吧?我的入學資格。」




3


坐在今天中午和波爾教官、翠絲達三人商談時候的沙發。


波爾教官自座位上拿起了兩三張文件,並擺在桌上。


「相信你剛剛已經聽了一些,像是經歷欄是空的等等的事情了吧?」


我稍微點頭以表示同意,開始閱讀文件上的文字。


「這些是...你的全部的入學資料。」


「還真的是空的啊…」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他遞過來的文件,忍不住感嘆起來。


聽老師說明時,還沒有任何的實感。


像是什麼文件上是空的啊,這種事怎麼可能會發生。


「另外,你的入學資格是因為推薦,我只能跟你說這麼多了。」


「推薦?是誰推薦我的啊?」


國中籃球校隊的指導老師?班導、國文老師?


這些人都有可能推薦我進到這所學校就讀,但強度有到讓一個經歷欄是空的學生入學嗎?


而且還是綜合戰略帝國大學,全國首屈一指的大學。


「我剛剛說了,我只能說這麼多了。」


「怎麼這樣,至少告訴我推薦人的名字吧?」


我使手掌略些用力地拍在桌面上,些許激動的說道。


但不見波爾教官對於我的動作有任何反應,冷眼地看著我說道:


「我已經把能跟你說的都跟你說了,接下來就看你自己怎麼做了。」


我特別回到教官室裡問他,就是希望能夠一次解開所有謎底。


不過總感覺我東奔西走忙了一圈,獲取到的資源卻是這麼的零碎。


空白的經歷、神秘的推薦人...


原本以為只是單純的系統錯誤,卻沒這麼簡單...嗎?


我相當識趣地收起雙手並簡單和波爾教官打過招呼後,在他的目送下離開了教官室。


感覺波爾教官真忙啊...盡管現在時間都已經5點多了,他依舊在教官室裡處理著公文。


出了校門後,落寞地望著位在學校旁的商業帝國大學。


當初是因為想要學習經商,看看能不能幫助家裡多賺一點錢,讓家庭生計可以稍微好一點。


我也算是認真讀了一點書,維持了一點成績才考上了商業帝國大學。


如今卻陰錯陽差之下,到了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學校裡面就讀。


被譽為天才的寶地嗎...我戴起外套的連帽,向車站月台走去。


在電車行駛的過程中,我翻起皺褶的申請表。


申請人:翠絲達∙尚恩 | 申請項目:複查入學學生名單


同時我也下定決心,要查清楚這一切的謎團。


「即將抵達:皇家藝術帝國大學,右側開門。請各位旅客注意,我們即將抵達皇家藝術帝國大學 - 」


我拿起背包自座位站起,靜靜地往車門走去。

6會員
71內容數
有任何想法的時候,請允許我在此暢談我的所思所想! 音樂創作頻道: https://www.youtube.com/@murasaki_shunichi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紫洵一的創作平台 的其他內容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6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7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小說名稱更改公告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8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以凡人之意,行斷路 9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以文組的角度看新創科技產業聚集地的《恐怖矽谷:回憶錄》全書以一名傳統產業(出版業)且文科畢業的作者視角,看這個聚集了全世界所有最新、最進步科技企業的矽谷,如何主宰我們未來的世界。
Thumbnail
2021-10-15
【以母愛之名 Ch.7】回到母愛:若逃避它的禍害可能,便會把益處一起丟掉過去從母愛→父愛→子愛→自愛,我們耙梳了一個家庭裡頭,每一種被命為「愛」的情感本質,又指出了每一種愛都需要過渡與成長,才會是我們真心期待的、成熟定義上的「愛」。
Thumbnail
【以母愛之名 Ch.6】從自愛到成熟的愛自己──鍛鍊愛的三種途徑今天是【以母愛之名】系列的結束。在Ch.5我們把「母愛」及「父愛」反過來,談孩子對父母的愛是如何發展的。我們了解到「子孝」其實是一種對母(父)愛的原初認同,它是一步一腳印,經過教育與引導,才可能發展成為「子愛」,一種成熟的愛。
Thumbnail
以藝解心,心靈的悠活之旅教室中,有人把腳掌塗上不同顏料,在畫布上踩啊踏啊,看似好像在玩耍,其實他們正在進行一場心靈保健之旅,課程主辦單位有個溫柔的名字—「日心月藝」,有太陽的溫暖正向,也有月亮的滋養撫慰,象徵著生命的共同起源,也代表追求生命本真的企圖。
Thumbnail
2020-06-05
以武平亂成了暴政之義一念之差改變世局,2010年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後人皆歸功一個賣花少年的犧牲性命,觸發突尼斯人空群上街推翻暴政,掀起了阿拉伯之春。誰不愛這個版本的說法呢?可是,我們不都親切體會到人民起義無法真正變天的悲涼事實嗎? 為了歌頌人民,人們故意忽略了茉莉花革命成功的關決因素。
Thumbnail
2020-01-20
以城市為名之社造集資案2018年12月,我們舉辦了一場社造集資論壇,邀請募資前線工作者,正濱港灣共創藝術節書豪、鹿港今秋藝術節敬業、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張雅琳、黃瑞茂老師、紅龜群募平台創辦人群洲,聊聊社區營造結合群募的心得。
Thumbnail
以史為鑑,可以知興替-淺談「轉型正義」轉型正義,或你你從沒聽過,究竟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正義」呢?當我們要去改正歷史上的錯誤時,要用趕盡殺絕的方式,還是溫和地取得平衡,哪一種方式才能確實地糾正過去錯誤的觀念呢?
Thumbnail
2019-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