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的ACL:前十字韌帶重建故事3—麻醉!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終於,時間來到了2023年8月,手術排在父親節這天,但是手術前一天需要先到醫院進行抽血檢驗及相關的身體檢查,接著安排住院手續,一直到了換成病人服的時候,我才真正感受到”要挨刀了”的真實感。


真的要挨刀了!

 

這是我第一次進行全身麻醉的手術,其實阿,我對於全身麻醉有一些心理陰影,記得很久以前看過一部叫做「索命麻醉」的電影。

劇情是描寫有一個人在換心手術台上,發現自己已經被全身麻醉,但意識卻是清醒的,只能眼睜睜看著醫師劃開自己的皮膚,然後胸腔被剖開,心臟被血淋淋地拿出來,他目睹了整個開刀過程卻無法告訴醫生,這實在是一個恐怖的心理折磨。

 

索命麻醉

索命麻醉



還好實際手術的時候並沒有發生這樣的狀況,反而是在進手術室之前的等待室,麻醉師要幫我做神經阻斷術,看著麻醉師手上針筒超過10公分的針頭在我的大腿內游移,還一邊用超音波尋找神經的位置,盡管左腿已逐漸失去知覺,整個人還是緊張到心跳速度爆表。

 

推進手術室之後,看著身旁醫護人員的準備動作,我有著自己是一頭待宰羔羊的即視感,手術室內超低的氣溫讓我停止不住發抖,還好後來護理師在毯子裡放了一條會吹出熱氣的管子,我的發抖狀況才漸漸舒緩。

接著,隨著麻醉液慢慢注入我的體內,原本還想要挑戰一下看能保持清醒多久,突然眼前一黑。

 

當再次睜開眼睛時,居然已經在恢復室了!

143會員
64內容數
使用專案管理與商業分析的角度,分析並分享在職場與商場的所見所聞, 來與CK一起討論職場管理心法 & 人際關係心得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