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轉貼:十年前的現在我再想啥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raw-image


最近318十週年,看了很多人的回顧文,有點想不起當時的記憶,畢竟我沒被打到,不過當時工作單位在行政院附近,每天下班都會去待個幾個小時才回家洗澡睡覺,期間就會不時遇到久違的同學跟學弟妹,大家都雖然都變成社畜或忙著寫論文,但有空還是都會來現場充當人頭,這種場合人數多才安全,人數少就危險了。不過因為當時還在中央部會工作,所以我是很低調,不敢讓同事知道我每天一下班就跑到立法院。

查當時臉書回顧,發了很多現場照,也寫了一堆廢文,就轉貼張憤怒文當回顧文吧,只是錯字很多又沒逗點符號,懶得改了

走動時隨手用手機拍照 照片大多晃動

走動時隨手用手機拍照 照片大多晃動



按照平常,灌了三大瓶的生啤酒  外加一小瓶的維斯忌 應該很好睡才對 但昨天我卻失眠  喝得醉醺醺回來打開電腦一看到有人打進集團總部  然後就開啟現場直播開始一直看了  就在一電視跟g0v之間轉來轉去...

 

看到現場人數很多 還有三師跟媒體在場 於情是衷心希望警察畏於人數跟觀感  不敢動手 但於理又覺得應該會驅離  看到衝突出來時  就知道要驅離 一陣鬱卒 不想看了 想到明天一早要交彙整的資料 所以就乖乖去睡 但根本睡不著  好不容易折騰到很累有睡意  我老爸起床了 又開啟電視看  因為我房間窗戶開開的  電視聲就很自然傳進來  然後當然又沒睡  結果今天一整天都在恍神中  幾頁的excel調了一天才調得可以順利印出來 可憐的新人 雖然我知道他們不懂手上表格要怎填是正常的 但我對於他們那些abc的問題實在非常不耐煩  所以當了我的出氣桶

 

沒辦法 怨氣太深了

 

今天一早看到照片跟影片真得是想撞牆才能發洩  台灣民主二十幾年又回到原點  而且還倒退了好多步  1980年代末我剛好在失敗高中讀書  放學後常常會跑去看翻倒燒毀的計程車  或是汽油彈的遺跡  那時候台灣鎮暴根本沒有章法  真得是在互毆打架  有時候上課時還可以看到忠孝東路的水柱大戰  90年代後鎮暴警察就訓練有素多了  驅離技巧越來越文明  那時候我真正體會到的驅離是盾牌推擠  把人架走 然後不小心被棍子戳到幾下 身上大多是淤清  頂多擦皮出血  雖然偶而還是會擦槍走火發生嚴重流血事件  但看起來覺得並非是警察一開始就蓄意的 而是是情境下的失控 不過我也沒遇到過就是了   反正自己小心不要落單就好 到後來 警察跟示威民眾之間越來越有默契  示威有種按表操課  和平結束大家有台階下最好  沒台結實就等著被和平的驅離  

 

但我今天我一早看到是  幹  有媒體在 人數那麼多 律師醫生教授政客都在 警察還光明正大的動手  而且還那麼粗暴  彷彿回到第一次看到鎮暴警察的場景  但更慘的是  那時候的暴民是會丟汽油彈  還很能打  是名符其實的『暴徒』 但今天在現場卻是打不還手的文明人  那種打法根本不是情勢緊張劍拔怒張而爆發 根本是有計畫蓄意的要教訓暴民  威嚇對面立法院的黨籍立委跟王大人  在殺雞儆猴

 

事後諸葛 其實很能理解為啥要攻佔行政院  因為想突破僵局  所謂的鴿派鷹派根本在演戲  當看到攻入集團總部時 就能體會先前場內為啥會流出準備攻佔總統府的傳言 這個傳言是給黨工聽 讓重兵去防守總統府  忽略行政院  真得很高明 然後下午遇到的社團學妹也確實很稱職的扮演了散播謠言的角色  欺敵先欺己 看樣子真的內部滲透很嚴重  大概只有很彼此很信任的關係才會去討論攻佔行政院的行動

 

至於這個策略好不好  其實永遠沒答案  如果有壓過馬路辦過活動  就應該會體會到辦活動不是打電動  沒那麼好預測 玩電動用公孫讚一小時就統一三國  但現實是不可能的   那種面對事情與資訊不斷湧入  只會讓人充滿不確定感與焦慮感  要面面俱到深思熟慮根本不可能 不只學生在沙盤推演 政府也在沙盤推演  通常結果往往出乎意料 就像這次  幹 我真的很幹  我根本想不到結局會是這樣  政府竟然是這樣粗暴  我一直以為這種事情只會發生在偏遠地方  沒有媒體  人數不多 或是沒有燈光的暗巷才會發生這種事情 以前至少知道要偷偷摸摸  現在卻是光明正大 事後還一副你耐我何的嘴臉

幹幹幹  本來想回來早點睡 但看到新聞火氣又大起了

 

raw-image


84會員
118內容數
對日常生活所看所聽之事的不負責任隨想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