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不只是路人(二)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高鐵台北站轉乘台北捷運的淡水信義線時,需要經過一個票閘口,票閘口在尖峰時刻總是擠滿了人,大家都很急,葉子非常不喜歡這個時候,明明可以好好排隊,卻要被後面的人一直往前推,她完全搞不懂那些一直推擠的人,一直推不會比較快,反而會讓前面的人卡住造成更大的回堵。

好不容易感應悠遊卡,緊接在後的是在捷運車廂跟陌生人擠,葉子盡可能的不讓自己的皮膚和別人碰觸,努力的捲著身子,到中正紀念堂站,再轉乘到古亭站,她通常會搭那班終點站是台電大樓站的班次,不會有一群人擠上來,可以比較放鬆一點。

葉子的辦公室在古亭站附近,經歷大約一個小時的通勤時間,她終於準時打卡進入公司。

這是一天的開始,平常無趣的通勤讓葉子痛苦萬分,還好今天有高鐵上坐在葉子身旁跟她差不多年紀的女生,給她的單調生活來一點衝擊。葉子一邊想著這個人是誰,一邊開始她的工作。

葉子會在午休時到公司的健身房運動,因為工作性質緣故,經常需要工作到九點多,晚上沒什麼運動時間,還要趕車回家。

休息時間結束前,她會急忙的去公司樓下的便利商店買麵包或三角飯糰,在下午一邊對著電腦工作一邊狼吞虎嚥。

葉子是一個負責任的人,不論是工作或家庭。

這是從學生時期就培養出來的個性,不喜歡拖累別人、不想要造成別人麻煩,所以凡事都往心裡吞,久了之後就變成現在大家看到的葉子了。

葉子預計搭乘晚上十點十六分的高鐵回桃園,到家大概會是十一點出頭,其實她並不想這樣來回通勤,消耗時間又消耗體力。

葉子勉強讓自己像是一台穩定運轉的機器,為了家裡的長輩,她撐住一次又一次精神快要分崩離析的瞬間,維持著自己,維持著一切。

在經過板橋站時,她刻意快速的掃過上車的人們有沒有早上那位女性的身影,雖然不太可能碰到。每個上車的人都拖著疲憊的身軀,有些人氣喘如牛,大概是剛剛趕車,用飛奔的方式跑進站內的吧。

這時有一個音調偏高的聲音問了葉子,「旁邊的位子有人坐嗎?」,葉子急忙回神,邊說沒有邊看了一下對方,沒有的有都還沒說完,葉子愣住了。

對方瞄到身旁的人對她的目光,側頭看了一眼,兩個人的視線對上,「你是葉子?」那個人問了一句,「我是毛毛啊,該不會忘記我了吧」。葉子怎麼可能忘記,對她來說,毛毛一直都是葉子的一部分,不管是熟悉的時候,或是想要忘記的時候。

當年葉子和毛毛聯手進軍大專盃的全國決賽,一舉拿下雙打亞軍、團體賽第七,那年他們大三,原本在冠軍賽輸球時,學妹們哭著爭先恐後的說明年要再戰一年,葉子也很清楚大四即將是最後一年的征戰,錯失冠軍後她默默給自己很大的壓力,準備比賽的同時也要為畢業之後的出路做打算。

然而在一個瞬間,葉子看到毛毛的眼神閃過一絲的不確定,那是搭配多年的默契。

隨後毛毛還是跟大家開心的慶祝,準備收拾行李回台北的學校宿舍。

葉子還處在一個失神的狀況,看到眼前這個人,讓她想起太多回憶,一時之間不知道從何說起,對於眼前的毛毛,葉子反而不知道要不要開口說話,只是單純的隨著列車的移動,看著窗外燈光製造出的風景。

毛毛看到葉子一掃原先下班後的疲憊,她興奮地看著受到驚嚇的葉子,毛毛開口說「這樣很像當年一起搭車去比賽對不對」,葉子點點頭並沒有說話,「好懷念那時候啊」,板橋到桃園的路途很短、車程很快。「桃園到了你不下車嗎?」,說話的依然是毛毛,葉子慢慢地起身,盡量在不碰到毛毛的情況下移動到走道,「再見,有機會再約,請你吃飯。」葉子還是微微點頭,然後消失在下車人群中。

直到走出高鐵站,吸到新鮮的空氣,大腦像是重新開機一樣的運作,葉子才從回憶的情緒中回過神來,一邊走到機車停車場,一邊想著剛才的毛毛。

葉子邊想邊打開車廂,拿出安全帽並戴上,轉鑰匙啟動、開燈、慢慢倒車,然後轉動右手的油門。

一整天下來最享受的時間,是從停車場回家的十幾分鐘,被氣流包圍,朝著目標前進。

回家的路,在這麼晚的現在,只剩下大路口的紅綠燈。

葉子等待紅綠燈時,想到了去台北時碰到的女性,還有回桃園時遇到的毛毛。

在板橋站見到毛毛的當下,葉子終於想起來早上碰到的那個人是誰了。

「今天很特別,真的很特別。」葉子自言自語。

3會員
89內容數
寫我看到的,寫我想到的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胡川荷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不認識的朋友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溫暖的手,浪漫的走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路人不只是路人(一)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