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3-從波特卡斯D艾斯之死來聊聊離別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第一次面臨離別,那是我剛上國中沒多久,那一天放假,我跟老弟在客廳完,突然聽到小房間一陣哭聲,過去才知道阿公離開了。


當下的我就像是把一罐可樂搖一搖卻不打開一樣,滿滿的情緒悶在裡頭,還沒準備好爆發。


直到告別式那天,我才在靈堂上回憶起小時候他都會買養樂多給我喝,常常賭博贏錢會帶好料的,有一次就準備了大閘蟹,那一刻才意識到我真的失去阿公了。


我的眼淚像潰堤的瀑布一樣,完全看不到停下來的預兆,一直到哭累了,沒有水了才停止。

———————————————

「離別」這件事情,是我們常常會遇到的課題,小時候養的蠶寶寶死掉、國小畢業跟同學分開都屬於它的管轄範圍。


那時候還不太會處理這種情緒,只是很討厭這件事,直到長大後,經歷的事情多了,才漸漸釋懷。


🔸集體潛意識

相信很多人都曾遇過一種情況,害怕失去工作或一段時間沒有事情做會很焦慮。


原因來自於「害怕活不下去」,這個想法在我們出生時就存在,平常不會出來,只有在面對「生存」時才會顯現,這就是所謂的集體潛意識。


它是人格結構最底層的無意識,包括祖先在內所有世世代代的活動方式和存在人腦中的遺傳痕跡。


集體潛意識不是被人類遺忘的部分,而是我們一直都意識不到的東西。


正因為它的存在,我們才會常常感受到一些「擔憂」與「渴望」,害怕未來沒有錢會無法生存,渴望活下去,因而找尋各種賺大錢的方式。

raw-image

🔸逝者的恐懼

上週日,我跟老弟起了個大早去爬台南第一高的大凍山,中間有一段路極度危險,右邊是一片雲海,掉下去就是下輩子重新抽卡再來過。


給我們走的道路只有一個人的空間,若不是右邊有繩子擋住,想必這段路走起來會更戰戰兢兢。


當下我只有一個想法,我可不想死在這裡,一定要穩穩的通過這條山路,因為這個原因,我開始去思考逝者面臨死亡時都在想些什麼?


以波特卡斯D艾斯為例,大家都知道這位仁兄從小就無父無母,他一直認為自己不應該存在於世界上,畢竟身為「海賊王」的兒子,身上背負太多前人留下的罪孽。


直到遇到了兩位弟弟,薩波與路飛,他才漸漸想要活下來,後者跟他說的一句話使得艾斯漸漸重視自己的價值。


「我想跟你當朋友,因為你對我很重要」此話一出,艾斯瞬間五味雜陳,從小就被拋棄的他一直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不被需要的存在,所以當路飛不只嘴巴說說,甚至行動上也把他當成很重要的朋友時,他才會被感動,漸漸接受了這個戶口名簿外的弟弟。


在成長過程中,他發現身邊很多人都重視自己,包含乾爹白鬍子,於是艾斯渴望活下來,甚至不惜一切代價。


因為這份重視,他才會為了所愛之人拼盡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在頂上戰爭中,艾斯為了拯救即將被赤犬炎漿拳打中的路飛,奮不顧身的擋在對方面前,因而被貫穿胸膛。


臨死前,他是笑著的,因為看到深愛的人們為了他奮不顧身,知道「我是被愛著的」,也很開心保護了弟弟路飛,正因如此,離開人世時,艾斯是坦然的。

raw-image

🔸生者怎麼想

對於活下來的人,想必是痛苦的,因為愛人離世,當下的路飛是直接呆楞當場,並失去了意識,要知道他才只是17歲的孩子啊!!


面臨親人在眼前離世,誰能承受得住,正是這個原因,在路飛醒來後回想起艾斯之死,直接大崩潰,甚至衝出去外面把這股無處發洩的情緒全部打在了樹上,直到吉貝爾提醒他一件事,才漸漸平復心情。

raw-image

「不要一直想著失去的東西,失去了就是失去了,不會再回來,要看看你還擁有什麼」

這句話讓路飛把焦點拉回到夥伴們身上,他意識到雖然哥哥走了,但自己還有一群挺他愛他並願意為了這位船長獻出生命的家人們。


這也是許多失去摯愛之人能慢慢走出來的主因,身邊有許多愛自己的人們。

raw-image

🔸離歌笑

有一部電視劇,名為「怪俠一枝梅」,裡面的主角是離歌笑,名字的由來是母親希望他在面臨離別時要高歌歡笑。


母親是這麼說的

「離別時沒做好才需要哭,如果生存的當下能夠享受每段時光並不後悔,離別時不是應該用歌曲與歡笑慶祝這段成功的關係與回憶嗎?」


正是受了這段話影響,我才開始改變想法,慢慢用比較開朗的心情去看待「離別」這件事。

raw-image

現在的我會認為,「離別」是必不可免的,畢竟人生就像一台列車,旅途中會有許多人上上下下,每一個人待的時間都不一定,既然無法決定去留,不如還在車上時好好的去做自己想要完成的所有事,不留遺憾。


正因如此,前陣子跟老爸聊到他離開後的事情安排,我跟老弟才會心情平復的去思考,後面的事情可以怎麼做,以及要扛下哪些責任。


可以預想的是那一天到來時我們都會哭的很傷心,不同的是會有辦法面對這份情緒,擔下一切往前邁進。

2會員
30內容數
一個關於《海賊王》故事裡成長經歷的聚集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