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根本症结是既需要美国的技术,又需要反美来转移国内矛盾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改革开放后,中共统治的合法性从建立遥不可及的共产主义转换到了经济发展上。而经济发展需要持续的技术创新和组织创新,但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又无法提供创新,所以只得一直靠引进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技术。同时收入分配不公导致贫富悬殊,国内消费能力不足,还需要国际市场。

而另一方面,这套政治经济制度的低人权状况会导致巨大的社会矛盾和冲突。而要转移这些矛盾和冲突又只好靠反美,不然维稳成本太高,不可承受。于是,”大国崛起“和”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也构成中共统治合法性的重要支柱。给韭菜,战狼和粉红提供致幻剂,让他们感到自豪和甘愿被盘剥,让他们认为他们的牺牲是有价值的,是为了一个伟大的目标。与过去鼓励为共产主义的远大愿景奋斗是一个道理。

raw-image


在中国国力还小时,美国不太介意中国搞的这些把戏,甚至幻想着中国随着经济的发展而“和平演变”,成为维护世界秩序的伙伴,而不是破坏者。但中国的国力增长到经济总量为世界第二时,对世界秩序的破坏却愈发严重。“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美国改变对中国的政策,从积极合作和施压转为必要接触和遏制。

习近平上台正好赶上这个周期了,大势如此。他个人的专横和平庸则加深了这一趋势。不管二十大习是否续任,下个周期将会朝着缓和与美国的关系而发展。当然,他不续任更有利于改善与美国的关系。

所以,中共政权的稳定性建立在相互冲突的政策上。这是由其体制所决定的。而这个体制又是由大多数中国人的价值观所决定的,追求权力和控制,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而价值观的转变是非常缓慢的。在非常长的时间内,中国都无法消除这个矛盾,将会长期存在。可以预料,中共政权将会在缓和与美国的矛盾和反美之间左右徘徊。“一掐脖子就求饶、一松手就骂街”,与美国相杀相爱,也许最终干一仗或一直摇摆下去。

而战败与不断地摇摆会损害其合法性,会导致其越来越虚弱,越来越难控制住被其煽动利用而壮大的粉红和战狼。当中共政权完全屈服于美国时,会被粉红和战狼所抛弃和反噬。在各种主张的竞争中,大概率还是民间的民族主义会占上风,能满足大多数中国人的权力欲,成为凝聚力量的旗帜,而重新建立一个大一统集中政权。

2022年6月7日

3會員
38內容數
眼之所見,耳之所聞,心之所想。在雜亂的現象中探尋本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