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我們所缺失的-第一百六十九章 吳品瑜──我所不能理解的世界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正當我們準備開始享用晚餐的時候,咯噠咯噠的聲音就把我們的注意力都給吸跑了。

抬頭一看,阿龍同學的手上就多了好幾個保鮮盒。

這是……在弄晚餐嗎?

只是愣了片刻的功夫,我就猜到了阿龍同學的目的,然後暗自懊悔了起來。

可惡呀!我怎麼都沒有想到這一點,阿龍同學是會煮菜的呀,我們不會煮,但可以等阿龍同學出來之後,請他幫個忙,多煮我們那份就好啦。

而且阿龍同學的手藝那麼好,人也比想像中還好說話,求一下的功夫就能解決了,也省得我們泡泡麵。

想著想著,我不由得低頭看了一眼原本心心念念的起司口味泡麵,突然間,就覺得這碗麵不香了是怎麼回事。

不過現在也來不及了,那麼只能……開啟計畫B!

雖然吃不到好吃的晚餐,但是讓阿龍同學給我們加個菜,好像也不是不行。

想到就做,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然後裝作好奇的樣子。

「阿龍同學,你在做什麼呀?」我從位子上站了起來,朝著阿龍同學那邊看了看。

芷韻也跟著出聲搭話,同時伸手指向一旁的單把手湯鍋道:「你是在弄晚餐嗎?跟我們說一聲,我們可以幫你泡泡麵的,你看,剛剛我們煮好的熱水還有剩,應該夠再泡一份。」

偷偷瞄了一眼芷韻,此時的我真的想給她點個讚,真不愧是好閨密,基本的默契真的好得沒話說。

所以我順著芷韻接過話頭,點著頭開口道:「對呀,而且我們還可以互相交換口味呢。」

我還在等著阿龍同學接碴呢,結果卻收到兩人的白眼一枚。

「怎麼了?你們怎麼都這樣看我?」我無辜的看著他們,實在不能理解到底為什麼。

而且,阿龍同學也就算了,芷韻你是什麼意思?我們不是好閨密嗎?

「你剛剛……」阿龍同學才剛開口,結果芷韻的手就搭了上去。

芷韻對著阿龍同學搖了搖頭,之後給了個很曖昧的眼神。

你們兩個,在那邊眉來眼去什麼呀?我還在這裡耶。

不過這個時候,除了不爽以外,內心竟然生出了別種奇怪的感覺,說不出來是什麼,但是……心裡有些悶悶的。

不過還來不及等我意會過來,芷韻就先朝我這裡貼上來了。

「芷韻?」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詫異的開口詢問。

「你知道你剛剛說了些什麼嗎?」芷韻神色凝重地看著我。

嗯?我剛剛有說什麼嗎?

我歪了歪頭,不太懂得芷韻話語中的意思。

我心虛的看向芷韻:「我剛剛有那裡說的不對嗎?」

結果芷韻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你剛剛說要阿龍同學跟我們交換口味吃不是嗎?」

「呃……是啊!怎麼了?」我不明所以的撓了撓臉頰,試探性的問道。

「你還問,你怎麼會想出這種餿主意的。」芷韻生氣的戳著我的額頭。

「這怎麼會是餿主意,你不知道,阿龍同學煮的東西都超好吃的,如果讓他一起弄泡麵的話,我們就能多吃一種口味,而且或許還可以分些其他配菜呢。」

光是想像一下,嘴邊就不受控的有某些花樣年華的少女不該有的東西流出來。

「你都沒想過他是男生嗎?你這樣不害羞呀?」芷韻無奈的吐槽道。

呃……一股尷尬的情緒在四周蔓延。

或許這就是當局者迷吧,在芷韻點明之前,這兩個問題我還真的沒有想到。

頓時之間,我的臉就因為害羞而整個紅了起來,越想越羞恥,頭也自然的低了下去。

「知道自己的問題了吧。」可能是察覺到了我的尷尬,所以芷韻很自然的摸著我的頭,柔聲的安撫著。

「嗯……」我小聲的應了聲,然後輕輕的點著頭。

「以後多想一下吧,不然又要鬧笑話了。」芷韻把我摟進懷中,婉約的聲音安撫著我的心情,輕輕柔柔的,讓人聽了很放鬆。

嗚嗚嗚~好姐妹就是好姐妹,一輩子的好姐妹呀!

「唉……」

隱約間,我好像聽到了阿龍同學的嘆氣聲,不過那也不重要了,畢竟,芷韻的懷抱實在是太舒服了。

然後,整個飯廳就被打開保鮮盒的開闔聲還有餐具跟瓷碗攪拌配料時,湯匙和飯碗互撞的咚咚敲擊音給覆蓋了。

「這是什麼聲音?」我戀戀不捨的從芷韻的懷裡爬出來,抬頭看了一眼。

芷韻無奈道:「是阿龍同學啦。」

「他在幹嘛啊?」我好奇道。

「我也不知道。」她搖了搖頭,然後接著開口:「我問問看。」

隨後,就聽到了芷韻猶豫的聲音:「那個……」

阿龍同學抬頭朝芷韻這邊望了一眼,手上的動作仍是繼續攪拌著配料:「嗯?怎麼了?」

「呃……就、就是……你不吃泡麵嗎?」芷韻愣了一下,然後看起來有些牽強的問道。

聽了芷韻的問題,我也忍不住扶著額頭。

芷韻啊~他這個樣子看起來就沒打算吃泡麵呀,你怎麼還能問出這種問題的。

「不了,剛剛說過了,時間太晚,不適合。」阿龍同學搖著頭,淡淡回答。

「喔喔!就是你剛剛說過的,八點之後吃東西對身體不好的事情嗎?」芷韻像是恍然明白一般拍著手問道。

「嗯。」冷酷的阿龍同學依然回答的很簡短。

「為什麼是八點啊?」芷韻鍥而不捨的繼續提問道。

「因為睡覺時間差不多是十一點至十二點之間。」阿龍同學仍然是一臉理所當然地回答。

這一答,我跟芷韻頓時皆是動作一致的抬起頭看向阿龍同學,腦袋上都同時冒出了大大的問號。

這段時間以來,我發現阿龍同學有個讓人難以啟齒的缺點,就是他太聰明了。

應該有很多人會不懂,為什麼太聰明會是缺點呢,很簡單,因為他的腦筋轉的很快,所以他很多時候會很自然地把事情理所當然地說出來。這麼做的壞處就是,只要你的思維跟不上他的邏輯能力,就會面臨我們目前的處境,那就是聽什麼都像是對著無字天書發呆,因為你不管怎樣都無法搞懂其中的道理。

「你們幹嘛這樣看我?」他神色自然的提問道。

「這……這該怎麼說比較好呢……」芷韻還有些欲言又止,猶豫著該不該說實話。

不過我就沒有這種顧忌了,跟阿龍同學相處久了一後,多少也抓到了他的脾性,所以我無視了芷韻責怪的視線站了出來,因為我很清楚,這種時候說清楚才是對的。

我指著一臉疑惑的阿龍同學,有些忿忿不平道:「阿龍同學,你有時候說話,省略的東西太多了,害我們都聽不懂。」

阿龍同學頓了頓,一臉狐疑的開口:「有嗎?」

「有!」我很用力的點著頭,然後繼續補充道:「就像你剛剛就是這樣。」

「我剛剛?我剛剛說的話哪裡省略了?」阿龍同學一臉不悅的反駁著。

聽到他這麼說,我的火氣也被他的態度給點炸了,連忙大聲回罵:「還狡辯,我們明明問的是為什麼八點之後吃東西對身體不好,你回答的是什麼?」

阿龍同學一臉的理所當然:「我回答因為睡覺時間是十一點至十二點呀,怎麼了?」

「還問我怎麼了,你的回答根本就不對呀。」

阿龍同學皺著眉:「有哪裡不對?」

然後我們的對喊就被芷韻給打斷了。

「阿龍同學,睡覺時間跟八點之後吃東西對身體不好這兩件事之間有什麼關連嗎?」

「睡前三小時最好停止進食,避免胃酸倒流,這不是常識嗎?」阿龍同學雙手抱胸,還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而我跟芷韻則是一臉呆滯的同時朝他看去。

看吧,哪個年輕人會去管這種奇怪的知識?這不都是上了年紀的人才會去在意的嗎?我都有些懷疑他的心裡是不是住了一顆老靈魂了。

應該是發覺我跟芷韻的反應有問題,呆愣片刻之後,回過神來的阿龍同學這才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個……你們不知道這件事嗎?」

然後我跟芷韻同時給他回以整齊劃一的搖頭。

我沒好氣地吐槽道:「一般人不會去注意這種事情的吧。」

「我的確不知道。」芷韻也跟在我後面老實的承認。

聽了我跟芷韻的回答後,阿龍同學倒是不像之前那樣強硬,反而放軟了態度。

「呃、抱歉,這件事情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所以不清楚你們的情況。」

這樣的反應倒是讓我也有些意外了,所以尷尬的看了他幾眼之後,也沒打算繼續追究什麼,畢竟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是莫名的覺得有些心累,然後暗暗嘆了口氣。

相對於我的無言,芷韻則是禮貌一笑:「別在意,我正好也可以趁機學到新知識。」

我有意無意的朝著芷韻看去,很想跟她吐槽一兩句。

這個好閨密,自從遇到阿龍同學……喔、不!應該是知道阿龍同學是她偶像之後,原則什麼的就像是碰到水的衛生紙一樣,一摸就糊掉了呀。

對於這點,我也懶得再去深究了,畢竟有很大概率,這姐妹早晚白給。

所以我把話題繞回了最初的目的上:「那泡麵呢?為什麼不跟我們一起吃泡麵?」

然後就看到了阿龍同學古怪的眼神。

「因為太油,我在晚上幾乎不會去碰這種高油高鹽的東西。」他搖著頭,一臉拿我沒轍的樣子,看得我又是一陣氣悶。

尤其是那眼神,就好像把我當個笑話一樣看待似的,用言語很難說的清楚,但你能在他的視線裡,看出那種莫名的鄙視。

怎樣啦,我就喜歡在晚上吃這種高油高鹽的怎麼了,不只泡麵,我還喜歡晚上吃雞排配珍珠奶茶呢!

不過我知道如果直接頂嘴的話,很大概率又會被碎碎念,所以我換了個方式進攻。

既然泡麵行不通,不然看看阿龍同學到底想弄些什麼好了。

「那你吃什麼呀?」我湊近了些,裝成好奇的樣子問道。

阿龍同學先是看了我一眼,然後一臉無奈地回答。「蔬菜沙拉佐優格醬。」

「晚餐只吃沙拉會吃的飽嗎?」芷韻一臉關心的開口提問。

我詫異的看了芷韻一眼,這個問題不是重點吧?

難道你不想吃嗎?就算是沙拉,可是是經過阿龍同學的手的呀,應該也會比一般人弄出來的沙拉好吃幾倍吧?你看了都不會嘴饞的嗎?

在腦中吐槽了好一會之後,我才意識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芷韻好像沒有吃過阿龍同學親手做的菜,既然沒吃過,就沒辦法跟我有共同的想法了。

「放心,我裡面有足夠的蛋白質跟澱粉,一定吃得飽。」阿龍同學不在意的擺了擺手道。

芷韻看來是指望不上了,那我只好自己努力。

我湊了過去,故意拉高了幾分情緒,裝成興奮的樣子湊熱鬧道:「你都放了些什麼呀?」

「哪~自己看。」阿龍同學一臉不在意的把他剛做好的晚餐朝我推了過來。

這樣的反應讓我跟芷韻都是一愣,然後好奇的把腦袋朝前探了過去。

只一眼,我跟芷韻同時定格住了。

略大的餐盤上,以圓形為擺放基準,這種五顏六色的蔬菜跟水果,被優格或是馬鈴薯泥均勻的包裹住,然後按照一定的順序和間格以一定的距離等距擺放。

可能是個人喜好,又或者是因為健康因素,選來用以搭配的食材十分具有多樣性,保證美觀的同時,味道跟營養也被計算在內,看起來可以說是好看又好吃。

但這些都不是我跟芷韻傻眼的原因,而是我們發覺了,這個擺盤看上去,十分不正常。

因為他的擺盤看起來就跟阿龍同學書房內的那組繪圖用調色盤長得一模一樣,我合理的懷疑,他就是以那個調色盤當作範本擺盤的。

雖然有很多可惜的地方,也有些不合理的觀點被我混在其中,但我覺得這推論可能就是事實,我不能理解為什麼他要這麼做,但我的腦中就是這麼認為的。我相信,此刻在芷韻的腦中,應該跟我產生了同樣的想法。

過了片刻之後,我才無奈的開口:「我覺得阿龍同學真的有強迫症。」

「啊?」就像是抗議我的說法,阿龍同學發出了不滿的聲音。

「不能這樣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習慣嘛。」身為迷妹的芷韻馬上跳出來自動戶主。

我指著過分精緻的餐盤,不滿的反駁:「可是這也太誇張了。」

一臉無知模樣的阿龍同學呆呆地開口詢問道:「我又做錯什麼了?」

我看了一眼無辜模樣的阿龍同學,然後沒好氣的看著擺盤宛如藝術品的餐盤,頓時覺得氣不打一處來。

所以果斷地指著不像是晚餐的盤子大喊道:「誰吃個晚餐會把沙拉弄得像是調色盤,而且還按照同等份量擺盤的!?」



5會員
189內容數
每週二、四、六下午至晚間不定時發布小說最新章節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說話是一種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輕小說「我們不可能成為戀人!絕對不行。 (※似乎可行?)」みかみてれん2020校園百合作品由集英社DASH X文庫推出的校園百合輕小說「我們不可能成為戀人!絕對不行。 (※似乎可行?)」,是小說作家みかみてれん創作、漫畫家竹嶋えく繪製插畫的作品。自2020年至今共出版6卷,台版由東立出版社引進。故事主要講述了國中時的甘織玲奈子孤僻不合群,但高中後她決定改變,和王冢真唯、瀨名紫陽花、琴紗月
Thumbnail
2024-04-03
閱讀筆記《讀:因為有小說,我們得以自由【金英夏散文三部曲3】》★故事就是人,故事就是宇宙。 ●「我曾想過,如果我受到某種懲罰,在閱讀和寫作兩者之中只能選擇一個,我會選擇哪一個?雖然不能書寫的人生非常不舒服,但無法閱讀的痛苦似乎更大。」—金英夏 ●悲劇的主角醒悟到自己的愚蠢時往往已經太遲,但讀者經由閱讀發現自我的無知和傲慢,所以不會經歷太大的危險。 ●為什麼閱讀
2022-10-15
隨筆小說 - 我們去泡湯吧!上次加班後,過了一段日子,那是一個冷氣團來襲的天氣 「我們去泡湯吧 !」 請了特休,前往中部一個溫泉飯店 在途中撥了通電話給飯店 「您好,請問還有空房嗎?」「嗚……」   彷彿是報復一般,女同事趁我朋友打電話時拉開他的褲子,吸吮還在疲軟的分身  「阿!!!別在吸了   投降啦!!!」
既然只能拿到普通,為什麼還要這麼賣命地工作呢?──韓國職場小說《我們想去的地方》4.27上市!搶先試讀一年之中,總有那樣的日子,從表面上看來似乎與以往沒有什麼不同,但辦公室裡卻流動著令人不自在的氣氛。 唉……又是?我嘆了一口氣,把胳膊架在桌上,雙手撐著額頭,一下子洩了氣,眼皮自動地闔上。我閉目片刻,睜開眼睛後又凝視了半天桌上的灰塵,最後無力地搓揉了臉兩下。我在群組裡傳了一則訊息: — 我是普通
Thumbn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