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我們所缺失的-第一百七十三章 隱藏在後的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離開了接待大廳之後,映入眼簾的就是一條略長的走廊,走廊兩邊就是一個個招待用的房間。

我淡淡的掃了一眼,沒有繼續往前走。

按照一般的情況判斷,最糟糕的版本大概就是我一到走廊中間,兩邊的房間裡馬上就會跑出一堆小弟然後把我團團圍住,最後我會被圍毆致死。好一點的情況就是那些人頂多把我打成重傷,然後以一種極其難堪的方式把我丟出大門。也有可能把我制伏之後,將我拖到他們老大的面前,然後就是任人宰割。

簡單的設想了一下之後,我就停止了思考,畢竟不管是哪種可能,我都不太想面對,而且在想下去對我也沒有什麼好處,只是徒增煩惱。

「接下來要怎麼辦呢?」我摩娑著下巴,低聲呢喃著。

就這麼站在這裡也不太可能,先不說對方會不會忍不住直接下黑手,光是齊邵奇的安危就是一個隱患。

嗯……麻煩!我撇了撇嘴,然後時不時的還會留一一下身後。

還是沒有人來……那個女的果然有問題嗎?

我嘆了口氣,但是沒有特別在意,只要我夠小心的話,應該不會面臨什麼太大的問題才對。

唯一的麻煩大概就是就不出齊邵奇而已,不過一想到對方是齊家的少爺,擔心的程度就下降了幾分,厲家明應該沒有膽大到對齊邵奇下黑手吧?我希望是沒有。

在原地等了五分鐘之後,我還是邁開了腳步。

那個女的出去了這麼久,竟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嗎?是對方太自信,還是……

外面那些包圍住這個會館的人應該也是厲家明的,可是那個櫃台小姐就這麼走了還什麼事情都沒有,那麼她很可能是同夥。

可是如果她們是同夥的話,為什麼剛才那兩個在櫃台裡的傢伙會把她綁起來?而且她的反應也怪怪的,看上去實在是過於冷靜,讓人很難不懷疑她,可如果她有什麼打算的話,這樣的演技也太拙劣了些。

躂躂躂……

我的腳步聲在過分安靜的走廊顯得格外的明顯,身處其中,我沒有放下絲毫警戒。

終於,在走到走廊半途的時候,我忍不住的推開了離我最靠近的房門。

我輕輕地握住門把,伴隨著謹慎的動作,緩慢轉動,然後輕輕地推開。

先是偷偷開起一道幾不可察的門縫,然後附耳傾聽片刻,發現房間內沒有聲響,我才小心翼翼地推開房門。

看著房內的情況,我皺了皺眉,然後把頭探出房門外,謹慎的觀察了四周,確認安危之後,又回到了房間內。

房間內的環境十分凌亂,吃到一半的餐點跟水果,已經打開的酒瓶,凌亂的床鋪還有一旁散落在地面的幾件衣物,很明顯,按照這個情況來判斷,屋內的人是臨時離開的,而且離開的時間就在不久前。

是發生了意外?我笑了笑,否定了這個想法。

多半是被趕走的吧,想到那天厲家明囂張的樣子,我在心裡這麼想著。

之後,我又小心的開了幾間房門,發現幾乎都跟剛才那間的情況一樣之後,我就安心的繼續前進。

請君入甕?還是甕中捉……算了,我沒有當鱉的習慣……

反正不管是哪種,應該對我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就對了。

按照剛才那個櫃台小姐跟我介紹時的內容來看,人多半都在樓上所謂VIP的包廂裡吧。

不知不覺間,我已經到了走廊的盡頭,側邊就是通往樓上的樓梯,我抬眼一看,有種莫名的壓力正在侵蝕著我,連帶著雙腳都感覺沉重了幾分。

簡單的活動了一下四肢,同時做了兩三個深呼吸,我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

這不是恐懼,我一點都不害怕,會感覺到異常也只是心理因素罷了,對方很弱,至少比我還弱,我這麼說服著自己。

只有讓自己的心理狀態穩定下來,我才能從容應對接下來的各種突發情況,對於未知的事情,感覺到壓力也是無可厚非的。

我沒事!我可以應對!我什麼都不怕!隨著一次次的深呼吸,原本束手束腳的感覺也漸漸的消退下去,身體也重新變得靈活。

在確認到自己的狀態重回巔峰之後,我這才邁步朝著樓上走去。

二樓、三樓……直到頂樓,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讓我也不得不更加謹慎小心。

不怕你做什麼,就怕你什麼都不做,那樣事情就會更加難以應對。

而且精神上的壓力也會漸漸加大,即使我心裡非常明白這是對方故意的,但是還是無法避免受到影響。

站在頂樓的樓梯口前,此時我心裡承受的壓力已經不是口語可以形容的出來的了。

很難得的,我有些退卻了,視線自然的往來時的方向看去,此時的樓梯口看上去就是一張漆黑的大嘴,而我卻在其中,分不清前進或後退到底哪邊才是安全的。

「渾蛋呀……」我啐了一口,不知道該罵誰。

心裡的壓力激增的同時,腦海裡各種思緒交錯紛飛,其中有對於自己的魯莽、還有對於齊邵奇的擔心、有計畫的安全與否、甚至是接下來面臨的情況……到最後,我甚至都有些擔心自己是不是要瘋了,飛速運轉之下,我的腦袋幾乎沒有休息的在瘋狂活動。

很多人會把這種情況,形容成繃緊的弦,對於這個形容,我很能理解,但同時卻也有些不太認同。

按照我個人的體感,我倒覺得比較像是被扯到極限的橡皮筋,到最後不只是斷掉,而是在斷裂的同時,還會給予自己反傷。

至少……我是能感覺到這顆及將瀕臨崩潰邊緣的炸彈的威力,還有對於即將來臨的凶險以及恐懼。

抬手、握拳,我低著頭緊緊地注視著有些發顫的拳頭,緊張與恐懼已經到極限了,怎麼樣也消除不掉。

算了,就這樣吧……

好像……上次在抓狂之前,我的身體也有過這種反應?不知道這次還能不能靠自己停下來。

嘆了口氣,我沒有了剛才的迷茫與糾結,反而一反常態,坦然的朝著那個櫃台小姐所指定的VIP包廂而去。

叩叩叩!輕輕地敲響房門,我禮貌地等著屋內的反應。

「請進。」一到略顯桀傲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聽到對方的首肯之後,我這才打開房門。

屋內的情況既符合了我的預想,同時也反駁了我的預想。

齊邵奇的兩邊各坐著一名少年還有一名青年,很明顯,那名青年就是我預想中的厲家明,另一位青年則是身為小弟的莊瑞。

然後就是圍繞著他們兩人的一眾保鑣,各個虎背熊腰的,看上去很是精明幹練。

這場景我是有預料到,不過……就這麼點人嗎?這倒是讓我有些看不懂了。

「小鱉三,是你!」正當我才在觀察情況的時候,莊瑞的叫聲就將我的注意力給吸了過去。

「唉唷~沒想到呀,跟齊少合作的竟然是你,阿龍!」沒有理會怪叫的莊瑞,厲家明看上去到是顯得沉穩很多,語氣裡也有幾分驚訝,但更多的是玩味。

「這是什麼情況?」我沒有跟他們交流的意思,掃了包廂內一圈之後,淡淡開口。

「你他媽這是什麼態度?知不知道這位是誰,你是不是太囂張了。」莊瑞仍在叫囂。

我沒有理會明顯就是條走狗的莊瑞,而是把視線看像厲家明,在場的心裡都很清楚,這傢伙才是能做決定的那個。

而厲家明也不含糊,察覺到我的視線之後,便直接抬手打斷了莊瑞的吵鬧。

「沒什麼,就是希望你們給我個面子。」厲家明淡笑道,同時抬手示意我坐下。

「說說吧。」我緩緩走入房間,然後落坐在三人對面的位子上。

目前的情況對我來說十分不利,所以我正襟危坐的,讓自己表現的極有誠意,態度也表現得格外認真。

看見我就坐之後,厲家明沒有囉嗦,開口直奔主題;「郭家,我要定了,其他都好說。」

厲家明昂著頭,翹著二郎腿,時不時的還會抖抖腳,嘴裡的菸一根接著一根,呼出的廢煙還很放肆的直接對著身邊人的臉上吹,可以說,這傢伙紈褲子弟的形象十分鮮明。

我抬眼看向對面那位身材高大的少年,有些拿不準這傢伙的想法。

身為決策者,他表現的實在是過於糟糕,態度明顯到我甚至都不需要去猜測就能看穿他的想法,心思城府甚至還比不上齊邵奇,可是這一路走來,他給我的壓力卻是實打實的深沉。

僅僅一秒鐘的時間,我便有了猜測──背後有人!

這樣一個沒有能力的傢伙,要對付他簡直輕而易舉,所以這些應對的方式跟陣仗,一定不是他想出來的。

所以還是草率了嗎?我隱晦的抬眼看了看架設在角落的監視攝影機。

我這麼一出現,大概已經被對方抓到我的把柄了吧。

「都好說,那你想怎麼說?」我故作鎮定的順著厲家明的話頭接了下去。

起碼在面對這個傢伙的時候不能留下破綻,不清楚對方底細的情況下,凡事都要朝著最壞的方向去設想!

設定好目標之後,我便開始跟厲家明周旋了起來。

「說實話,你們搞的小動作我看不懂,但是很煩。」厲家明手一招,一個保鑣就站了出來,然後朝我丟出了一份文件。

我淡淡的掃了一眼被丟在面前的文件,很顯然的,是我讓齊邵奇去執行的計畫的內容。

「然後呢?」我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情緒,平靜的看向厲家明。

「撤了吧。」他不鹹不淡的開口道。

看他這樣,我也收回了一些想周旋的心思,轉而跟著開口:「五分之一的厲家。」

「嗯?」聞言,厲家明詫異的看了我一眼。

「你他媽做什麼夢?」莊瑞這時也恰到好處的跳了出來,忠心護主。

被夾在兩人中間的齊邵奇也趁機豎起了大拇指,對我露出了佩服的表情。

「你是認真的還是被嚇傻了?」厲家明詫異的詢問道。

「這是我想問你的。」我將身體靠在座位上,整個人都隨興了起來,姿態已經沒有剛才的嚴謹,態度可以說是極其的放肆。

咚的一聲,我雙腳交疊,及其放肆的跨在了桌面上,挑釁的意思已經十分清楚。

「你不考慮一下?」厲家明瞇著眼,威脅的意思不言而喻,同時還朝著兩邊招了招手。

接收到指令的保鑣頓時分出了幾人朝我而來,只是片刻時間便將我包圍起來。

「怎麼?想動手?」看了一眼包圍在四周的保鑣們,我不屑的嘲諷道。

「可以不動手的,就看你的意思了。」厲家明連眼皮都沒抬一下,呼的一口氣吹了吹指甲縫,自顧自的拿起銼刀有板有眼的修起了指甲。

「我看不出來呀。」我故意裝傻道。

「那先斷條腿吧。」厲家明語氣平淡的彈了彈手指,對著保鑣們下達指令。

下個瞬間,拳風呼嘯而至,從四面八方朝我襲來。

我一個平推擋下正面攻來的正拳,然後一個偏頭閃過來自身測的攻擊,同時側踢將鑽入死角的其中一個保鑣踢開,利用反作用力退離了剛剛坐著的那張沙發。

第一個照面我就清晰的感受到,這幾個保鑣跟依般的小嘍囉不一樣,明顯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下手的方式十分高明,短時間內可能我也對付不了。

但,這是以正常應對的前提下,我用力的甩了甩手臂,嘴角微微勾起。

「怎麼樣?隨時都可以好好聊聊。」此時,厲家明再次囂張的開口提議。

雖然一擊沒有得手,不過厲家明的態度還是十分自信,他這樣的態度讓我更加確信,這幾個保鑣非同一般。

「你會改口的。」我嘲弄的笑了笑,然後神色嚴肅的應對身邊的幾人。

而周圍的這些保鑣,在聽到我拒絕的發言之後,又再度默契的朝我攻來。

這次,隨著我的動作,一道道詭異的響聲在包廂內炸響。

片刻之後,包圍我的保鑣們便滿頭是血的倒在了地上。


5會員
189內容數
每週二、四、六下午至晚間不定時發布小說最新章節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說話是一種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輕小說「我們不可能成為戀人!絕對不行。 (※似乎可行?)」みかみてれん2020校園百合作品由集英社DASH X文庫推出的校園百合輕小說「我們不可能成為戀人!絕對不行。 (※似乎可行?)」,是小說作家みかみてれん創作、漫畫家竹嶋えく繪製插畫的作品。自2020年至今共出版6卷,台版由東立出版社引進。故事主要講述了國中時的甘織玲奈子孤僻不合群,但高中後她決定改變,和王冢真唯、瀨名紫陽花、琴紗月
Thumbnail
2024-04-03
閱讀筆記《讀:因為有小說,我們得以自由【金英夏散文三部曲3】》★故事就是人,故事就是宇宙。 ●「我曾想過,如果我受到某種懲罰,在閱讀和寫作兩者之中只能選擇一個,我會選擇哪一個?雖然不能書寫的人生非常不舒服,但無法閱讀的痛苦似乎更大。」—金英夏 ●悲劇的主角醒悟到自己的愚蠢時往往已經太遲,但讀者經由閱讀發現自我的無知和傲慢,所以不會經歷太大的危險。 ●為什麼閱讀
2022-10-15
隨筆小說 - 我們去泡湯吧!上次加班後,過了一段日子,那是一個冷氣團來襲的天氣 「我們去泡湯吧 !」 請了特休,前往中部一個溫泉飯店 在途中撥了通電話給飯店 「您好,請問還有空房嗎?」「嗚……」   彷彿是報復一般,女同事趁我朋友打電話時拉開他的褲子,吸吮還在疲軟的分身  「阿!!!別在吸了   投降啦!!!」
既然只能拿到普通,為什麼還要這麼賣命地工作呢?──韓國職場小說《我們想去的地方》4.27上市!搶先試讀一年之中,總有那樣的日子,從表面上看來似乎與以往沒有什麼不同,但辦公室裡卻流動著令人不自在的氣氛。 唉……又是?我嘆了一口氣,把胳膊架在桌上,雙手撐著額頭,一下子洩了氣,眼皮自動地闔上。我閉目片刻,睜開眼睛後又凝視了半天桌上的灰塵,最後無力地搓揉了臉兩下。我在群組裡傳了一則訊息: — 我是普通
Thumbn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