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無處安放的心,只得浸泡在眼底的湖泊中

15
2020-10-12
|閱讀時間 ‧ 約 12 分鐘

有雷警示,雖無細部劇情或結局雷,為了討論相關議題仍有所取捨,介意請斟酌閱讀

無處安放的心,只得浸泡在眼底的湖泊中

觀賞完《刻在你心底的名字》後,久久不能自己,觀影時就曾經因為劇情中的抑鬱感到不捨而熱淚盈眶,觀影後又因為回想,而把自己投射到其中,再次無法自己,當腦海中掠過舊事回憶時,雙頰早已浸泡在淚水中。我想,不管性傾向落於光譜的那一個位置,我們的心底,都會留下一個特別的位置,給那一位特別的人,不單單只是因為性別,更是因為我們的愛,簡單卻深刻。
異鄉人情境,最常出現在同志群體上的心靈烙印,只因自己的愛,過於特別且少數,不被社會所包容與看見,自此,同志被隔絕成一座又一座的孤島,無人能探訪,也無人能駐守,只能在汪洋中被淚水與寂寞淹沒,一顆又一顆被浸濕的心,就這樣掛在黑幕中,不上且不下,不被允許存在,卻又無法消失,只能在太陽沉落後,偷偷喘息。
如果同志都會下地獄,那我也要下地獄
這句對白穿心且刺骨,揭示了阿漢對於社會的憤怒、不滿與孤獨,畢竟,對於無處安放情感與歸屬的阿漢,他早就被活埋在地獄十八層下,所謂天堂,反像一座處刑臺,不是幸福的終點,更不是救贖的始點,而是被定罪的時刻點。地獄,對照到天堂,雖然充斥痛苦,但至少阿漢不用再假裝,也不用再孤單。
哲學家沙特曾言「他人就是地獄」,藉此表述人死後無法更改他人對於自己的詮釋,進而點明人會因為生命的消逝,失去自由抵抗的權利。然而,主角兩人還為死去,就已失去抵抗的權利,生而為人,卻無法享受人的權利,只能任由偏見、傳統與主流來宰割。
悲傷且荒誕的是,兩個人的愛情,得由整個社會來裁判。

喀哒一聲,不只是心跳,更是面具的破裂之聲

在電影的前段,Birdy開心地帶著核桃去找阿漢,不畏惡霸的他,在這之前冒險保護了學弟,其奮不顧身的勇氣,無視一切的傲氣,深深打動了阿漢,讓阿漢理解到,除了偽裝自己,還有不同的選項,那就是取下面具,發展出對抗世界惡意的決心。
以此來說,那一聲又一聲的喀哒,象徵的不只是阿漢對Birdy的動心,更也意指戴了長久的面具終於破裂,如前所述,這一刻起,阿漢開始坦然接納自己的不一樣,即使無法立刻大鳴大放,卻也逐漸不再刻意隱藏自我,進而展開一次又一次的試探、告白與宣示。
此後,阿漢以愛來灌溉從Birdy身上所得到的禮物,茁壯出力量,促使他反過來像隻成熟的飛鳥,堅毅且溫柔地觀照迷惘的Birdy,那隻羽翼還未豐厚的雛鳥,一個未完全轉化成飛鳥,卻總是迷戀著自由的鳥人Birdy
不過,這與Birdy的理解完全相反,對於Birdy來說,阿漢就像一隻跟屁蟲,總是繞著自己飛,明明就可以奔向自由,卻笨得只懂得跟隨自己這隻無法出籠的雛鳥。所以,為了讓阿漢自由,Birdy變身成刺蝟,展開一次又一次的重傷,只想要推開阿漢成全其幸福,畢竟,Birdy深深地相信著自己所背負的只有罪過,沒有幸福。
爾後,為了狠狠地甩開阿漢的癡情,Birdy甚至選擇躍進主流櫥窗中,從男校舍闖入女校舍一幕就揭示了Birdy與阿漢開始走上不同的道路,相較於阿漢的坦承,Birdy嘗試扮起家家酒,藉以掩藏無法自拔的愛,同時也想要以此讓阿漢看清事實,自己給不起他要的幸福。
綜合來說,隨著劇軸推展,本來負責叛逆與反抗的birdy變得退縮與消極,本來保持偽裝與低調的阿漢則變得坦承與積極,兩人的位置有了翻轉,然而,這一轉,卻沒有讓兩人靠得更近,在這場我追你跑的遊戲中,反而讓彼此離得更遠了。由此可知,即使是相愛的兩人,對於幸福的理解若有所不同,終究只能成為兩條平行線,看似就在彼此身旁付出,卻還是無法交織出一段互相認同的愛情。
相愛不夠,還要相知,才能相惜。

蘊含一切可能的水,洗滌靈魂的淚痕

Birdy看似什麼都敢,實際上什麼都不敢,那些無法自拔與安放的情感,全部被替換成主流框架中的青春期叛逆,Birdy也藉此找到一個出口,能夠安全且隱密地宣洩自己的情與慾。可是,再怎麼假裝,因應掩藏自我所組成的家人仍是虛假與畸形,彼此之間,沒有愛,沒有慾,更沒有情,班班那句「他媽的」,氣的不只是Birdy,更還有自己的天真,同時也包含整個畸形的社會,錯誤地把常態當成病態來對待。
故此,為了讓主角的情感可以在病態的社會中展露,《刻你》大量採用水這個媒材來穿場,象徵情竇未開的慾望禁果,就像不斷誘惑亞當與夏娃犯罪的惡毒之蛇,但很多時候,電影也用水來象徵涵容一切的母親與溫柔。
就以心理學來說,水的象徵意涵,部分就是大海與子宮,這也解釋人之所以喜歡聆聽海浪拍打聲,是因為海帶來的感覺與子宮十分相似,熟悉的感觸令人感到自在舒適與釋放。畢竟,對人來說,落地於陸上之前,被上帝投放到的第一個地方,就是母親的子宮,一個充滿體液(羊水)且包覆全身的搖床。另外,以榮格心理學為基礎所發展出的沙遊治療,其沙盤的構成,也是以藍色基底的長方盒子搭配細沙來組合,表層來講看似海洋,深層來解,那是蘊含生命可能性的心靈子宮,帶給人們安全感與希望,以達到創傷療癒與心靈成長。
承前所述,水帶來的直覺感受,其中一項就是安全感,因此,我們痛哭時才會下意識地選擇在封閉的廁所來淋浴,畢竟,人在脆弱的過程,所需要的不是答案,而是一個如母的安慰擁抱。就像電影中兩人在淋浴間的戲碼,也不只肉體上的坦誠相見,更一併包含了慾望與情緒的釋放,而這之所以可能,如前所述,除了情慾流動之外,更是因為Birdy在安全感包圍下,終於脫下了偽裝,以此來說,有了安全感後,被壓抑的情慾終於能出來探口氣。
當然,浴室此幕也揭露出Birdy的內在混亂,一方面想要熱情回應阿漢情感,另一方面,卻又得活在籠牢裡,因此擠不出一句我愛你,只能徒留一聲對不起。不過,那聲對不起,以另一層隱喻視角來看,又像是被阿漢逼到走投無路的告解,Birdy反常地希望上帝可以洗滌彼此的罪惡,並以聖水澆熄寄存於心的惡魔。當然,禱告的結果不如預期,畢竟,寄宿在Birdy身上的不是惡魔,而是愛,愛可是無法澆熄的。
水的延伸,還有雨,除了被人意象為悲傷之外,更代表隱藏,能夠遮掩臉上的淚痕。因此,《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中的吶喊與宣洩,時常伴隨雨景出現,片尾那段雨中傳情歌,除了烘托情緒渲染之外,更好以在隱喻禁忌之情,無法於光天化日中被揭露的時代悲劇。筆者私心最喜愛也是這一幕,看見總是掛著笑顏面具的Birdy,壓抑不住情感而氾濫。說來也心疼,就當時來說,阿漢準備要說再見,但Birdy卻連接納自我都還無法做到,關係還沒進入,怎麼開口道別?
然而,水也不只是對於Birdy有眾多意涵,對於阿漢也是,自古,水就代表通道,比如《康斯坦汀:驅魔神探》與《怪奇物語》就使用水來代表彼岸兩地的連結,藉此跟異端世界中的生物與惡魔進行接觸。回到《刻你》,水,就是阿漢奔向自由的階梯,透過水,達到死亡與重生,穿越進入地獄後就能遇見同處他鄉的志同道友,化解纏繞不去的異鄉人之愁。
由此可知,水下世界雖然顛倒於真實世界,但在水中,阿漢以及Birdy才有機會談上戀愛,透過翻轉,被社會標籤成畸形的同性之愛變成常態。如前所述,有關水的第二個象徵意涵,我們從阿漢的身上看到,意即那蘊含各種可能的希望感。
為此,阿漢之所以選擇在湖邊等待未曾打來的電話,或是衝向海邊來吶喊,都是希望透過水這個媒介來化開社會衣物,卸除因應禮義廉恥所建構出的偽裝,藉此自由浸泡在藍海中,享受那段失而復得的安全感,一併哀悼出生之後就死去的自己。當然,阿漢要的不只是安全與哀悼,卻也不是Birdy所猜測的自我滅亡,就是一個換皮重生的機會。
就此來說,關於兩人的差異,有了清晰的輪廓,Birdy追尋安全感,因為那能讓他暫時前進,可惜還不足夠全身投入,阿漢則是追逐希望感,藉此保持飛翔,推動他不斷地冒險與嘗試。
將時間軸拉到片尾,過去了幾十年,同性婚姻變成臺灣法律保障的權利,精神與心理學界對於同性戀的病態化標籤也已撕除,此時此刻,電影邀請觀影者一同想像,如果阿漢與Birdy的戀情萌芽於今日,可能會發生什麼事,又或是說,還會是一部史詩電影嗎?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畢竟愛情,就是兩個人的事,根本不應該是國家大事。
因此,電影尾聲的兩人順著階梯走,卻拐了一個彎,進而避開了盡頭的湖泊,畢竟,來到當今,社會經過倡議逐漸改變,阿漢不用跳入水中來探詢幸福的可能,Birdy也不用再以水來洗滌與掩藏他可以大聲說出我愛你,而不只是一句又一句的晚安。
我們的愛,你的名字,可不可以,不用再藏在水下的世界裡。

最後一哩路,我們彼此陪伴

如同本文開頭所提,面對自身情感與認同,阿漢與Birdy走上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就電影發展來看,我們可以發現,阿漢相較更為坦承與接納。然而,阿漢之所以能夠擁有這份勇氣,也不只是受到Birdy而啟發,更是因為背後有一位涵容一切的母親,即使阿漢受到斥責或打擊,阿漢,永遠都有一個溫暖的人在家裡等著,為他療傷。
然而,來到Birdy的故事上,我們可以發現缺乏母親的角色,這個缺席或許是早逝,但不管原因為何,相較於阿漢,Birdy少了一位撫慰自己的陰性角色。難過的是替代母親的父親,無法提供情感上的支持,身為高社經人士,因應重男輕女的價值觀,對於Birdy給予嚴厲的期待。因此,即使是家中老么,Birdy承擔了超脫自我負荷的家族期望。
以此來說,本就叛逆的Birdy,若被父親發現自己是同志,肯定會失去地位與價值,甚至被逐出家族,導致家族顏面掃地,更可以說,同志這件事就是壓垮Birdy的最後一根稻草。因此,Birdy不是不勇敢,而是無法為自己勇敢,看似擁有財富與地位的家族,都成了他的束縛,讓他身不由己,必須永恆地戴上一張面具。
相較之下,較為平民的阿漢家,卻反而擁有了更多可能,《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點出了一個悲哀事實,即是就算擁有了物質上的一切,卻也不一定能擁有做自己的自由。
你什麼時候理過我
故此,這句質疑,其傳遞也不只是阿漢對於Birdy的憤怒,更好似Birdy心中那個被深藏的小小孩之化身,在向Birdy吶喊著,脫下面具來讓自己透透氣吧!
綜上所述,Birdy不是不夠勇敢才無法坦誠,而是因為缺乏足夠的支持,必須要小心翼翼,如果沒有充足的安全感,他就不會冒險揭示自己的心。所以,我們很難責怪Birdy的消極與退縮,畢竟,他早被傳統價值揍到鼻青臉腫,站起來喊停都不行了,更遑論像阿漢一樣正面去對抗世界的惡意,只能把代表真實的羽毛給剪去,塞到櫃子深處,乖巧地做一隻不展翅的籠中鳥,自此變成偽裝成異性戀的內化恐同深櫃者。
這也是為何,來到進步的當代,Birdy與阿漢重逢後,還是只能以過去式表述自己的愛,不管阿漢如何催促,恐同創傷根植於心,導致Birdy即使長大成人,還是無法張開雙手坦承,甚至要以隱諱的晚安來替代情感表達。所幸,阿漢變得更為成熟,看見Birdy身上的束繩,不再強硬逼迫Birdy表態,相反的,用一句「我再陪你走一段路」去承接與擁抱,陪伴Birdy走完認同上的最後一哩路,拿下那張不該存在的內在恐同之拼圖。
或許有一天,由阿漢與Birdy主演的史詩愛情電影,可以未完待續。

結語

《刻在你心底的名字》成功的地方不只在於夠深刻,而是足夠普同,雖然浪漫,卻能勾起不同人的情緒共感,透過劇情烘托與投射,每個觀影者都能從一景一角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時刻,也因此,預告片以及主題曲底下的留言,揭示的不會只有讚美之言,更多呈現的反是每個觀影者的心底故事。
文內照片由氧氣電影所提供。

因應筆者受訓背景為社工與諮商心理研究所,撰寫上會以心理、社會、人文與哲學的觀點來延伸討論,若有興趣歡迎追蹤解影,解癮-影劇相談室或下方社群專頁。

延伸閱讀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著迷影劇、哲學、社會人文與心理,結合自身社會工作與諮商心理研究所的專業背景,抒填影劇與生活的孔洞。影評主要發布於方格子,但也散落於聯合文學雜誌、皇冠雜誌、關鍵評論網、風傳媒、迷誠品、U-ACG、娛樂重擊、香港01以及MPlus。 合作需求,歡迎來信 [email protected]
本文發佈於
綜合社會工作、諮商心理、哲學辨識相關專業,抽絲剝繭,窺探影像世界的內涵議題與心理現象。


15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15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