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劇|和你在一起偶爾沮喪但從不孤單—《Normal People》

不正田心
不正田心
本文發佈於戲如人生
4
2020-05-23
|閱讀時間 ‧ 約 24 分鐘
IMDb 8.8分
豆瓣 8.9分高分推薦!
這才是普通人(正常人)的愛情啊,完爆美式弱智青春劇。by 把噗
看這個劇像是夢回Call Me by Your Name,男女主角之間的氛圍太到位了,年度最佳劇集已預訂~by Nadja
原來一部愛情劇真的可以做到既是best love story,同時又是best porn!今年的愛情劇只看這一部就夠了 by 王大根
本劇改編自薩莉·魯尼的同名暢銷小說《Normal People》。故事圍繞著主人公瑪麗安與康奈爾在愛爾蘭西部小鎮最後的學校時光,到兩人前往聖三一學院讀書的複雜生活展開。
共12集,每集約30分鐘。
這是一個冷色調的溫暖故事。畫面可能很冷、窗外可能在下雨、有人在難過但沒有哭泣、潮濕的夏季、寒冷的冬季、玻璃杯破了、我們分開了但全身是暖和的。
鏡頭很美、劇情總與天氣相呼應、音樂好聽又貼切,當然還有我最愛的政治正確,我給予這部劇非常高的評價。剛看完時的感受非常沉重,在返鄉的路上邊聽歌邊流淚,是後勁很強的一部劇,像是《Call Me by Your Name》,也像是《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跟《Manchester by the Sea》,是一部明明看似只是個愛情故事,卻讓我不斷去思考,反覆覺得男女主角有很多令人惋惜的地方,尤其在對於主角自身經歷的帶入感時,會讓我的內心彷彿被掏空般。


高中時期的康奈爾與瑪麗安
我很想探討男女主角在每一次的分手時,到底是什麼樣的心境?

每一次傷心欲絕的轉身

劇中,男女主角有三次的轉身,第一次看的時候,身為女性的我很容易站在瑪麗安的角度去思考,去感受到她的痛,但,第二次看的時候,明白每一次的分手都是一種日常,情侶之間常會發生的不理解或誤解而導致的分手,大概就是我們的心很近很相愛但為什麼總是傷害著彼此,這樣的感覺,是日常無誤。

第一次,我們都不夠了解自己。

當初說好要秘密戀愛是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已經不可考了。秘密戀愛這件事情在歐美是不盛行的,戀愛有什麼好不能說的,需要祕密地進行只有在高度升學壓力下的亞洲才比較有可能發生。
一開始我不覺得不公開戀愛有什麼奇怪,大概就是因為在台灣的求學階段很多人都是這樣,所以看到劇情這樣發展並不覺得如何,但,後來想想,發生在歐美可能就是真的奇怪了。有什麼好不能公開的?不管求學壓力大與否,他們從小就被教育每個人都是自由的個體,談戀愛真的不需要擔心爸媽會管或是老師會反對,因為基本上家長跟老師是不太干涉的。
那,選擇秘密戀愛是為什麼呢?
康奈爾提出的要求,瑪麗安也答應了。
車震中的康奈爾與瑪麗安
高中時期的他們,康奈爾是校園風雲人物,會打球又是學霸有一群好友;瑪麗安是校園怪人學霸,總是獨立獨往沒有朋友的邊緣人。如果你是康奈爾,在這麼好面子又高度重視同儕眼光的年紀,你會公開嗎?
(Oh my god, 我真的很難想像我會問這麼像出櫃的問題在異性戀上)
對我而言,瑪麗安並不是醜小鴨,她很有智慧也很美麗所以不需要有變天鵝的橋段;她也不是灰姑娘需要被康奈爾拯救,她的命運掌握在她的手裡,她很勇敢她總能夠反擊那些對她言語霸凌的人。
兩個人選擇了祕密交往,看似幸福的日子因為康奈爾的一個決定而畫下了句點。
畢業舞會前夕,康奈爾在一個與好友們的爭執中保護了瑪麗安,站在與好友反面的一方,隔天到校後,好友們詢問著他是不是跟瑪麗安上床了、還是在交往等問題,許多輕佻的言語讓康奈爾招架不住衝到廁所關起門來用力的呼吸,當初我認為康奈爾反應過度,但後來想想其實這個反應也是合理的展現康奈爾的個性。為了向好友們示好回到以往的「位置」,康奈爾邀請了一個校園風雲人物—瑞秋當他的女伴一起去畢業舞會。
當天放學後,康奈爾到了瑪麗安家跟她說這件事情,瑪麗安要求康奈爾離開,康奈爾轉身離開後,瑪麗安蜷曲在床上哭泣,爾後,瑪麗安不接康奈爾的電話也不去上學直到畢業會考才出現。
在這樣的劇情下,你很容易帶入瑪麗安的感受,你會很想問康奈爾,有事嗎?你說我跟瑞秋不一樣,你跟他只是朋友,那我呢?如果我們的關係是比你跟瑞秋更親密,那為什麼你約了她卻沒有約我去畢業舞會?我算什麼?我們之間到底算什麼?
啊!原來什麼都不算……
康奈爾渣嗎?
康奈爾轉身離開那一剎那我覺得還好,覺得事情都還有轉圜的餘地,直到康奈爾從瑪麗安家出來,載媽媽回家的路上的對話,才讓我真心覺得,恩,渣。
康奈爾:「我約了瑞秋去畢業舞會。」 媽媽:「什麼?」 康奈爾:「我約了瑞秋去畢業舞會。」 媽媽:「靠邊停車。」 康奈爾:「怎麼了?」 媽媽:「那瑪麗安打算跟誰一起去舞會?」 康奈爾:「我不知道」 媽媽:「或許沒人邀她她就不去了」 康奈爾:「可能吧,誰知道」 媽媽:「你不覺得你應該邀請她嗎?你每天放學都跟她上床(fuck her)」 康奈爾:「用詞真難聽。」 媽媽:「隨便你怎麼解釋都可以,康奈爾,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叫瑪麗安來家裡跟她上床,還不准她告訴別人,是不是這樣?」 康奈爾:「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做不准?」 媽媽:「你在學校有沒有當著朋友的面跟她講話?你對她好嗎?你跟她講話了嗎?你有沒有跟她打過招呼?」 康奈爾:「我懷疑她到底在不在乎我跟她打招呼。」 媽媽:「你跟他上床了啊!(You’re fucking her!)」 康奈爾:「媽!你可以不要這樣說嗎?」 媽媽:「你跟她上床卻不當眾跟她打招呼。」 康奈爾:「不是這樣的,你誤會了。」 媽媽:「你在害怕什麼?害怕如果大家發現你喜歡她會怎麼看你?你想知道我是怎麼看你的嗎?我覺得你是個沒用的東西,你讓我感到丟臉。」
高中時獨自一 人的瑪麗安
媽媽非常政治正確,她了解自己的兒子也懂瑪麗安的處境,所以她一開始就不覺得他們只是單純的打炮關係而是真心喜歡彼此,但她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會這樣對待瑪麗安,所以當康奈爾邀請別人去畢業舞會時媽媽的反應才會這麼大。
一開始是康奈爾傷透了瑪麗安,而選擇消失不被聯繫上的瑪麗安也傷透了康奈爾。否則,不會出現整部戲中,第一個讓我痛徹心扉的畫面。
康奈爾提早離開了畢業舞會,對他而言,沒有瑪麗安的校園跟畢業舞會有什麼樂趣可言,當天在出門前他就跟媽媽說他真的很不想去,但他媽還是說服他出門並希望他玩得開心。在回家的路上他打了電話給瑪麗安,瑪麗安還是沒接,所以直接進了語音信箱,他留了言說:
「嘿,還是我,我知道現在打電話有點晚了,我也知道你應該不想和我說話,不過我打來是想說,我想你了。你看,不論是交談還是其他方面,你都和別人不同,嗯,我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除了告訴你一個事實,我想你了。還有,我真的愛你,瑪麗安。嗯,我很抱歉。」
掛掉電話後,康奈爾邊走邊哭,最後在路邊蹲下來喊了一聲「fuck」湧上心頭無限的後悔,是不是早知道就不要這樣做了,見不到想念的瑪麗安,瑪麗安也不再理自己了,明明那麼喜歡她卻再也看不到她。
真心推薦大家一定要去看這部戲,康奈爾讓我無敵佩服他的精湛演技,你可從他的演出中感受到深深的後悔,還有他真的很想念瑪麗安。最後的那一聲「fuck」後起身吸吸鼻涕繼續往前走,你也可以感受到他的隱忍,握緊拳頭的忍耐,只差沒有揍牆壁。他真的很棒!
高中結束了,初戀也結束了。
在義大利過暑假

第二次,是階級問題還是自卑作祟?

上了大學後的他們重逢又在一起了,一切都是如此美好,而以前就種下的種子在這個時間發芽了,問題不容漠視,有種怎麼好像還是跟高中時一樣的感覺,為什麼不直說呢?但,人與人之間就是會這樣小心翼翼地試探彼此,看對方的反應再決定自己的下一步。
這次,暑假時,康奈爾因為經濟狀況有問題所以要搬離原本住的地方,他對瑪麗安說:「這個夏天我不會留在這裡,我付不起房租,我只能搬出去,我想你會想要跟其他人約會或…」瑪麗安回答:「I guess so, yeah」康奈爾一聽到這裡就拿起行李轉身離開,在門口他敲了門等了一下,而瑪麗安則在廚房拿起玻璃杯然後放手讓玻璃杯碎在水槽中,任水龍頭的水不斷地流,摀著臉哭泣。
康奈爾可以選擇去住瑪麗安家,但他沒有,他說他要搬回家鄉去住,他還覺得瑪麗安可能會想要跟別人約會,我不曉得別的女生聽到會有什麼反應,但我跟瑪麗安相同,我會想說你是什麼意思?我都跟你在一起了還說我可能會想要跟別人約會?那請問我們現在是…?我們又回到以前的那個問題,我們之間到底算什麼?你明明可以問我可不可以搬來跟我一起住,為什麼不問我而是要說我可能會想跟別人約會?
站在康奈爾的立場,大概是會希望瑪麗安主動跟他說他可以搬來跟她一起住,不是回他說對阿我可能也會想跟別人約會之類的話。
瑪麗安再度心碎,康奈爾也是。
在這幕戲之前,有一幕是康奈爾在泳池摟著瑪麗安,親吻瑪麗安的肩膀後,轉頭看向另一邊哭泣的戲,或許那時就已經預言了他們這次的分手。那段哭戲我看了真的很不懂,這次的分手我也很不懂,我不懂康奈爾不去住瑪麗安家的原因,一開始想,或許是自尊心作祟,自尊心比瑪麗安更重要,所以即使再怎麼痛,他也寧願守護自己的自尊心而跟她分手。
我很想知道他們之間真的存在因為貧富差距而影響到感情的問題嗎?
其實我看戲是看不出來,但看了某些豆友分享他們看了小說,小說則是比較明顯的表達康奈爾的自卑。康奈爾的媽媽幫瑪麗安家清潔打掃,康奈爾跟媽媽住在一般的公寓,他必須靠獎學金才能升學,也必須一邊打工一邊求學才能支付大學的房租,出去玩也是搭火車當背包客;而瑪麗安則是住在豪宅中,瑪麗安的媽媽是律師,在大學則是住在鄰近學校的獨立房子中,那棟房子也是屬於她媽媽的,平常就是跟朋友聚會喝酒,會去義大利的別墅過暑假,也可以到瑞典去交換,不需要為錢煩惱。
在這樣的狀況下,康奈爾是自卑的。
但,我真的很好奇,真的有存在這個問題嗎?
我真的很不懂康奈爾。
像是CMBYN的場景

第三次,你要接受真實的我嗎?

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暑假期間,瑪麗安從瑞典回來後,在康奈爾的房間內,一開始的互動挺好的,康奈爾主動牽瑪麗安的手,並且親吻她到上床。
直到瑪麗安說:「Would you tell me I belong to you? Would you hit me?」 現場氣氛直接冷掉,康奈爾說:「我不想要這樣,這樣是可以的嗎?……你還好嗎?我..抱歉我不想那樣,只是,我就是覺得那樣會很奇怪,我覺得那不是個好主意。」 瑪麗安說:「你覺得我很奇怪。」 康奈爾說:「不,我只是不想我們之間感到尷尬。」 瑪麗安說:「我想回家了。」
瑪莉安快速地穿好衣服離開了康奈爾家,康奈爾來不及追出去,回到床上後悔自己剛剛的話傷害了瑪麗安。
是瑪麗安太敏感還是康奈爾太白目?
說真的,我真的好想搞懂康奈爾到底是怎樣?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真的覺得瑪麗安比較好理解,雖然很偏頗但沒辦法,身為女性就是比較能夠理解女性的想法跟作為。

原來,這才是GENTLE MAN的表現

雖然康奈爾從女友的角度來看某些部份是渣男表現,但,我必須說我還是很喜歡他,他是我看過這麼多書、劇、電影以及現實中的人中最紳士的男性。
怎麼說呢?
以往,我們看到不管是歐美或亞洲可以說全世界在男女性愛上,你很少甚至沒有看到男性主動徵求女性的同意,在浪漫愛情劇中,都是兩情相悅所以不存在需要徵求彼此的同意?在刻板印象中或社會對於男性的期待就是他們應該要強勢、強壯、霸道的像總裁一樣征服女性。(WTF)
他們的第一次性愛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
女:「你有保險套嗎?」 男:「有,這是你想要的嗎?/你想做嗎?」 女:「對。」 男:「好。這是你第一次嗎?」 女:「對。」 男:「沒問題吧?」 女:「沒問題。」 男:「如果你想停下來,我們可以隨時停止。」 女:「我覺得我不會想停下來。」 男:「我知道,但是如果你覺得痛,我們可以停下來,這不會令人感到尷尬的。你只要說就可以了」 女:「謝謝。」
你看到了嗎?光是短短幾秒鐘的對話,康奈爾就問了瑪麗安三次意願,而且還有說如果過程中感到任何的不適都可以隨時停下來。這,是真的很難能可貴?還是歐美在性愛中本來有任何不願意或不舒服的地方都可以很大方地說出來然後隨時暫停?我個人傾向還是前者。
這樣的對話給我的衝擊真的很大。
性愛的畫面很唯美加上這段看似有點尷尬的對話,卻讓我感受到滿滿的尊重,是,這是我想要的平等與尊重,不存在任何刻板印象或父權whatever,就是一個真心尊重對方這個個體,不管怎樣,都不應該強迫他人與自己發生性行為。
康奈爾做到了,而且在第三度分手的那次性愛,康奈爾一開始有表明自己沒有保險套,問瑪麗安ok嗎?瑪麗安答應了他才做,且其中他也表明自己不想打瑪麗安,就是平等的表達自己在性愛上的意願。
之前我聽過一個報導,他們訪問許多男性。
你有沒有在對方不情願的狀況下與對方發生性行為? 很多男性都說有。 但你再問他們你有沒有強暴過他人? 他們會說沒有。
這是什麼意思?
你強迫別人與你發生性行為不是強暴那是什麼?這真的太荒謬了。
在義大利廣場吃著冰淇淋

尋求彼此慰藉還是毀滅?

來吧!我們來試著剖析瑪麗安和康奈爾吧!
兩個人的個性都令人又愛又恨,或許,這才比較像人吧。
神似安海瑟薇的瑪麗安

瑪麗安是小八心中的娜娜

娜娜,妳知道嗎?妳就像一隻隨心所欲的野貓,活的高傲又自由,卻背負著無法痊癒的傷口‧‧‧粗線條的我,曾經認為這樣看起來很酷,但,完全不明白那有多麼的痛‧‧‧
瑪麗安就是漫畫《NANA》小八心中的娜娜。(好繞口)
瑪麗安的開場十分霸氣,憑著自己的天資聰穎,在課堂上直接懟老師說:
I’ve nothing to learn from you. 你沒有什麼可以教我的。
「我不喜歡有人束縛我的想法、行為或是感覺,那樣讓我覺得好像活在獨裁主義的世界裡。」第一集中,康奈爾問瑪麗安為什麼對老師都這麼有攻擊性,瑪麗安是這樣回答的。
她勇於也擅長表達自己,不服輸也不願意被說服,融自負及自卑為一身,她會說「 I smarter than everyone. 」也會因為自己的長相身材而自卑。

家庭背景

生長在有錢人的單親家庭,前面已經提及媽媽是律師,還有一個對自己很壞的哥哥。高中時期的她總是一個人,不管是在學校還是在家都是,畫面呈現跟整體感都是冷冰冰的,可以感受到她的孤單。
她的家人都不是很好相處,媽媽也很難聊天,第一集中媽媽下班回來後,她問媽媽「Did you have a good day? 」媽媽回答:「Depends on what you mean by “good”. 」請問這樣的對話要怎麼下去?從這樣開頭的對話,就可以知道他們的感情沒有很好,媽媽也沒有太管瑪麗安。
哥哥則是劇中的問題人物,我真的不懂哥哥是在高傲什麼?他彷彿集所有父權於一身,在家裡就是老大,看不慣媽媽與妹妹聊天,也不爽妹妹被親戚讚美,大概就是一個非常自卑的人吧。
原本要載妹妹上學,卻在中途接到朋友電話就讓她下車淋雨走路去上學;把洗碗的髒水淋在妹妹身上;用酒瓶砸向妹妹;想抓住妹妹但在門前推擠的狀況下導致妹妹撞斷鼻梁。
哥哥做的這一切,媽媽都看在眼裡,但媽媽什麼都沒說也都沒做,就是沉默地看待這一切發生。
瑪麗安曾經問媽媽為什麼要讓哥哥這樣對自己?媽媽問說,不然妳覺得我還能夠怎麼做?
那一刻,我懂了。
媽媽拿哥哥沒轍,不管怎樣,都是她的骨肉都是她的小孩,她無法對他做出任何事情,聽到媽媽這樣的回答,真的很無力,也很惋惜。
瑪麗安,就是生活在這樣的家庭下長大的孩子,她渴望愛。那正是康奈爾可以給她的安全感與愛。

自我毀滅的過程

瑪麗安高中時在售票夜店中被侵犯後,回到康奈爾家,跟康奈爾在床上的對話: 女:「你不會打女人吧?」 男:「天啊 當然不會 為什麼你會這麼問?」 女:「我不知道。我爸以前會打我媽。」 男:「天啊。他打過你嗎?」 女:「沒有。」 男:「聽著,我永遠都不會傷害你的,好嗎?」
被哥哥用髒水淋濕,媽媽還漠視這一切的那晚,瑪麗安在房間邊哭邊拍裸照給康奈爾。對我而言,這是一種尋求自我毀滅,想讓自己身敗名裂,一切都無所謂了。
在瑞典與攝影師男友的瑪麗安
在瑞典時,瑪麗安要求攝影師男友對她惡言相向「You’re worthless, you’re nothing.」,她希望他對她使壞,要痛才能感到性快感,想要被踐踏,不想要被喜歡,那時的她像是瑞典當時的天氣一樣,把自己冰封住了。Numb,麻木,沒有感覺,超脫。
你總是可以感受到瑪麗安的悲傷,難過,渴望愛的情感,你會有心疼感,為什麼她要這樣對自己?為什麼她家人要這樣對她?為什麼康奈爾沒有跟他在一起?
覺醒來自於康奈爾對在瑞典瑪麗安說一段話:
「有時候別人對你很糟,包括我,不代表你就該被糟糕的對待。還有很多人愛你關心你,我希望你知道。Just because people treat you badly at times and I include myself in that, by the way. It doesn’t mean “You deserve to be treated badly." A lot of people love you and care about you. I hope you know that.」
好得不可思議,讓冰雪覆蓋的瑞典不再寒冷,她也離開了攝影師。
對我而言,瑪麗安就是一個不斷地在生命的過程中去探索自己的人,她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
康奈爾與瑪麗安

康奈爾才是被拯救的人

一般家庭出生,與單親媽媽相依為命,雖然家裡不是很富裕,但卻擁有比瑪麗安溫暖許多的家庭。
透過瑪麗安對於康奈爾的洞察,讓我們更加了解康奈爾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瑪麗安:「你試圖表現得和你的朋友們一樣,但你知道你自己和他們並不是同一類人。」 康奈爾:「我沒有在表演(I’m not acting.),或許我就是那種人。」 瑪麗安:「那你還和我說話。」 康奈爾:「…」
康奈爾高中時期非常重視同儕的眼光,也是因為這樣才導致他們第一次的分手。
瑪麗安對康奈爾說:「你從來不對任何事情發表意見。」相較於瑪麗安總是勇於表達自己的想法,康奈爾是一個不擅長表達的人。可能也比較保守不願意說話傷人,所以也不會去表達自己對於任何事物的看法。我不認為康奈爾沒主見,只是因為他都不說所以會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就很容易誤會跟錯過彼此。
他也因為習慣沉默,所以讓人感覺總是在隱忍,而最後的與心理醫生的對話讓他的個性更加立體鮮明,他的爆發讓我更加了解,他怎麼了。
向心理醫生坦白的康奈爾
康奈爾:「我想我只是感到內疚,因為我沒有跟他保持聯繫。」 心理醫生:「我可以理解,但是不管你對你朋友的死亡感覺如何,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並不是你的錯,你不必為他的決定負責。」 康奈爾:「我甚至沒有回覆他發給我的最後一條訊息。」 心理醫生:「當你因某人自殺而失去他們時,你自然會想你會不會本來可以做點什麼來幫助這個人。我相信你朋友生活中的每個人,現在都在問自己同樣的問題。」 康奈爾:「是阿,但至少還有其他人試圖幫助他。」
康奈爾:「我和很多人都合不來,事實上,我很掙扎(struggle)。」 心理醫生:「你覺得那是個新問題嗎?還是這個問題你之前有過?」 康奈爾:「有過,我得說,在學校我真的覺得有點孤單,但是大家好像都很喜歡我,一切都…嗯,現在我覺得大家沒那麼喜歡我了,比如說我的朋友Rob,我不敢說我們的友情到了更深的層次但我們以前是好朋友,我不是說我們有很多共同的興趣或觀點,絕對不是政治上的,政治上我們的觀點從未相同,但那些東西在學校都不重要,因為我們以前是一個圈子的朋友。他做的有些事我不是很感興趣,比如和女生們廝混,但我們十八歲了,我們有時跟傻子一樣,我覺得我跟那些事有點格格不入。還有,我覺得,我以為我搬到這裡,可能會好很多。我以為我會遇到志同道合的人,但事實並不是這樣。我離開家鄉的時候以為自己可以過一種不同的生活,但我討厭這裡。我再也回不去了。那些友誼都沒有了。Rob死了,我再也見不到他了。那樣的日子再也回不來了。
哭泣的康奈爾
康奈爾就是一個這樣敏感心思細膩小心翼翼的人。我也必須再度誇讚康奈爾的演技。
關於好友Rob自殺,我也是這樣問自己的,至少其他人曾經試圖幫過他,但我連電話都沒接,他就這樣走了。讓我想到這幾年韓國藝人的自殺,一開始讓我泣不成聲的鐘鉉,到雪莉跟具荷拉,我曾經在雪莉去世時寫下一篇文章〈當你開始死去,全世界突然愛你〉,關於憂鬱症,還有網路霸凌,我們應該要怎麼去面對,直到現在,想起鐘鉉跟雪莉的笑容,還是會感到心痛呢。
把自己剖開的康奈爾在瑪麗安視訊的陪伴下漸漸康復了,不管在對於自身的洞察及後來的交往,都讓我覺得瑪麗安拯救了康奈爾。
瑪麗安&康奈爾

最現實的結局

康奈爾:「You know I love you. And I’m never going to feel the same way for anyone else.」 瑪麗安:「I know.」 康奈爾:「I’ll go.」 瑪麗安:「And I’ll stay. And we’ll be OK.」
最終告白
就這樣,康奈爾決定隻身前往紐約,而瑪麗安決定留下來,她找到跟這個地方相處的方式,一切都平靜了,像是《Lady Bird》一樣。
非常成熟的分手。就像是當初娜娜跟蓮的分手一樣,「雖然沒有直接說出口,但我們很清楚兩地對兩個人的感情是一種致命的傷害,打電話與寫信是沒有價值的,少了彼此的擁抱就毫無意義,蓮不曾坦露言表的寂寞每晚都傾吐在我體內,我能感受的到,比誰都有著深刻的感受。」
閱讀,是這般迷人。

思辨能力與閱讀

課堂上的討論,教授要求大家都發言的畫面近期出現兩次,一次是這部劇,一次是《我的天才女友》上大學後的生活。歐美的學校培養學生具有思辨能力,在這裡的表現真的很棒,我很嚮往這樣的課堂,真希望我也曾經這樣被教育過,我相信我會更願意發言也可以透過彼此的辯論讓自己更具思辨能力。某部分來說,我也跟男主一樣不太願意說出自己的想法。
劇中的主角們都非常喜歡看書,這也跟《我的天才女友》一樣。近期看了這兩部劇後,也讓我重拾書的懷抱,今年看書的量跟速度是下降的,我決定要追上應該有的進度才行。我好喜歡他們看書的畫面,總能讓我反思我現在在幹嘛,別人在看書我在耍廢。
看書的瑪麗安

後記。

很想看書是怎麼寫的,但現在還沒有翻譯版本。其實劇中還有很多值得探討的劇情,這真的是一部不可多得的英劇,我愛死導演的選角了,這兩位新生代真的是令人太期待了。
知乎上有一段對於這劇的評語:
Growing up in pain, they are normal. Pretending to fit in, they are people. Maybe most people think they are abnormal. But in their eyes, they are normal people to each other. Shared experiences set them apart from others.
就像是《SKINS》或《SKAM》一樣,求學階段過了,我們終將長大,現在的一切成了養分,以後回首,當初的刻骨銘心可能都是芝麻蒜皮的小事。
獻上我最愛的瑪麗安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不正田心 =歪思|上了年紀的少女,尚未出人的老人|玖零後|外星人星座
本文發佈於
戲如人生
「我僅僅因為做自己而辜負了你,真的很抱歉。」—《痛苦與榮耀》


4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4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