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聖之謎

2019/03/19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附圖:盜字的演化,其中也有多「𠂤」形和符號「戌」組合的異體字,似與序列、sequence 的概念相關,今似已失傳或成爲罕用字。「盜、盗」二字同義。】
漢字「盜」的早期甲骨文爲「次舟」的組合,似爲「吆喝狀的人踏在舟船上」的象形,和後世「水欠八入皿」或「水欠皿」的組合不同,原本的意義看來仍是個謎。
但是,從「盜」與「道」同音及其甲骨文的象形符號來看,「盜」可能本來是「道」的別字或衍生字,特指乘舟之道,而非步行之道,並且還可能和精確的次序、程序、公式、formula、SOP (意指 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 相關,在古時候可能指有秩序的取道水路、搶先抵達、通行順暢、直達捷徑、便捷之道的含意,亦即可能類似 directive sailing order 或 directive sequence 之本意,而非後世引申的所謂搶劫財物或強取惡奪之意,這也應該是所謂「盜亦有道」的真正原因之一,所謂的「聖」甚至只是「盗」的盤算程序其中的ㄧ個步驟而已。
正因爲,「聖人」在遠古其實有類似科學家 (scientist) 的性質,與聽聞辨識、度量衡的運用、製器造物以便利民生所需皆有關。周代古籍《考工記》也記載:「知者創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謂之工。百工之事,皆聖人之作也。爍金以為刃,凝土以為器,作車以行陸,作舟以行水,此皆聖人之所作也。」
宇宙無窮盡,聖人就不會停下探索發現及發明發展的腳步、也不會走向停滯不前的死路。因而,古人所謂的「聖人不死、大盜不止」ㄧ語,有可能來自這層含意,就像捷運系統的發明必須運用各類科目之計量學的準確規劃,目的是可以節省很多通勤的時間,而大規模便捷性的開拓發展自然也是無止境的。
所以個人覺得,以現在的定義習慣去看古代的文章,或是以古代的文章來評論現代的事情,其實都很容易因爲古今字義的不同而把所要訴說的內容弄得更加錯綜複雜。也許本來想鑑往知來、援引古訓,或是以今通古,但也可能演變成古今觀念時空大混亂的局面。
「盜」字本來是「舟」部,後來變化爲「皿」部,意思也可能變得糢糊了。但是如果從「監」字也有「皿」部來看,可能當初在改造字形時還有一點「程序總監」或「領導總監」的含意被保存著。改變字形字體在古代可能是大事,每次一改,不知道字義的人誤解的機率也高。
不論如何,就上述推論的「計量科學或度量衡的制定」與「次序步驟的清楚準確及便捷的行動」而言,遠古的「聖人」和「大盜」當然是密切相關的,至於後世的現代中文文化所誤解的意思則是另一回事了。
古代文人似乎也很喜歡把社會的不公義推到聖人頭上,大概因爲古代的聖人 (其實可能就是古代的高科技專家,包括墓穴考古探測技術人員) 也算是地位高又高收入的ㄧ群人吧!


P.S.1.《莊子‧外篇‧胠篋第十》有關「盜亦有道」ㄧ文的原文內容與轉譯敘述:


跖之徒問跖曰:「盜亦有道乎?」
跖曰:「何適而無有道邪?夫妄意室中之藏,聖也﹔入先,勇也﹔出後,義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備而能成大盜者,天下未之有也。」
由是觀之,善人不得聖人之道不立,跖不得聖人之道不行;天下之善人少而不善人多,則聖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

試譯:


盜跖的徒弟問他說:「盜也有道嗎?」
盜跖說:「怎麼會沒有適用的道理呢?預先 wonder and worry (妄意) about 墓室中藏了什麼,要以偵測儀器或找擅長偵測製器的聖人為之;在進入陰暗鬼祟墓室的先前,需要作好心理建設或鼓足勇氣;探索墓室出來以後,要收集並解讀在墓室中發現的各種資訊和物件的意義;知道什麼是可能的答案,需要豐富的知識來判斷;把精確取得的考古資料公佈給對考古有興趣的同好與同仁,也是利己利人的事情。不曾練就聖、勇、義、知、仁這五種專業習慣與能力而能夠成為所謂的大盜,全天下從未有過啊!」(P.S. 此處的「盜跖」似乎比較傾向於 Director of the Archeological or Discovering Sequence 的職司,亦即專業的考古程序導師,或是古墓探測程序師。 「大盜」則可能是大規模行動事務的程序導師。「仁」字的意思類似《荀子.榮辱》「......。故曰:仁者好告示人。告之、示之、靡之、儇之、鈆之、重之,則夫塞者俄且通也,陋者俄且僩也,愚者俄且知也。......」所言。)
這樣看來,想要妥善行事的人如果沒有得到聖人之道的輔助就無法立足於專業,開拓者沒有得到聖人之道的輔助就無法正確踏實的行動;然而,天下追求完善的人少而行事疏忽的人多,所以看起來好像聖人之道對天下眾人的利益很少,但是制定的度量衡及方法規則就像廣泛適用的標準認証ㄧ般,管轄的範圍和項目可以很多。(P.S. 此處「害」字應作「轄」意解。)


P.S.2.
仍然保有原始類似道、次序、程序、sequence、SOP (標準作業程序) 等含義的「盜」字,亦可見於《詩經》「巧言」一詩,且與「盟」字相提並論:

《詩經》巧言

悠悠昊天,曰父母且。無罪無辜,亂如此幠。
昊天已威,予慎無罪。昊天大幠,予慎無辜。
亂之初生,僭始既涵。亂之又生,君子信讒。
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君子如祉,亂庶遄已。
君子屢盟,亂是用長。君子信盜,亂是用暴。
盜言孔甘,亂是用餤。匪其止共,維王之卭。
奕奕寢廟,君子作之。秩秩大猷,聖人莫之。
他人有心,予忖度之。躍躍毚兔,遇犬獲之。
荏染柔木,君子樹之。往來行言,心焉數之。
蛇蛇碩言,出自口矣。巧言如簧,顏之厚矣。
彼何人斯?居河之麋。無拳無勇,職為亂階。
既微且尰,爾勇伊何!為猶將多,爾居徒幾何!


其中「君子信盜,亂是用暴」一句看起來好像是說:在程序、SOP 進行之前,大是大非的問題一定要先理亂清楚,否則一旦執行下去可能就像機器運作一般迅速,後悔也來不及了。
可見當時好像君子領導的事業也有很強的組織化運作模式、甚至機械化,否則「巧言」不會提出這款擔憂的建言。
《詩經》「巧言」一詩對於「盜」的認知好像在說,古代的君子相信「盜」(道、程序、次序、sequence、SOP) 的效用是沒錯,但是要用在對的地方,否則可能變成不知變通或變成苛政暴政之類。[P.S. 其中 SOP 一字意通 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但也很巧合地若通過「SOP = second.dot.plate = 次(的)點盤 = 次丶皿 = 盜」就可能橋接於單一的漢字「盜」,而橋接式中出現的「盤」字或寓意著「通盤考慮」的意境並轉注漢文「皿」,並且其中「次、」的組合即可能有「次第」、「次序」或「程序」之意。]
總之,一路看下來,在遠古時期,似乎「聖」是「盜」的程序之一,但是「盜」又是「君子」的工具之一呢!


P.S.3. 相關文章:〈聖人之謎〉 --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LS. Salon / Rooms: 1.文字的堂奧與空間 Subtle Space of Texts 2.夢的原理 The Elements of Dream 3.易的故事 The Story of I.E. 4.橋接文字 Bridge Words 5.一籮筐詩詞 ALOPAL 6.爾爾藝廊 22Gallery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