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香&男人way」:我真的超愛妳的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我真的超愛妳的啦⋯⋯」第一次啟祥開口對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在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他也不過喝了兩杯啤酒,就開始胡言亂語,一下子說我們應該上輩子就是夫妻,一下子說他在我們兩人手指之間看到了纏繞的紅線⋯⋯
我尷尬到不行。
一來是我本身就是個對於表達情感非常有障礙的人,因此我從來不可能對任何親近的人,講出「愛」這個字。二來這是生平第一次有人對我說這種話。三來這是生平第一次有人,在眾人面前,對我示愛,我甚至不知道這人說話時的真偽⋯⋯
那天晚上,我含混地找了個藉口就離開現場。雖然這個男人給我的印象不差,但我心想,最好還是離他遠點比較好⋯⋯
第二次見面,是在第一次見面的一個禮拜後。在第一次見面後的每天晚上,他從朋友手中取得了我的電話,接著就每天打給我,找我聊天,雖然不再那麼肉麻,但卻不停地表達他對我的好感。
於是一個禮拜後,我們單獨的出來約會,那算是第一次約會吧。那一年,我二十八歲。
啟祥的熱情跟勇於表達真的是我認識的人裡面堪稱翹楚。但也因為如此,孤僻的我,逐漸地被他打開心房,畢竟每次見面都可以讓我開心的男人,我相信在這世界上,也沒有幾個⋯⋯
一下就交往了兩年,啟祥有了念頭,想與我結婚。我如果沒記錯,封印,大概是那個時候被我給設下的。
來跟我家人談婚事,他依舊一派樂天。但啟祥不知道,我爸不但在我小時候有外遇,還會在家裡動手毆打我的母親。講直接一點吧,甚至打了我。雖然現在看起來,兩個老人家年紀也大了,脾氣也收斂多了。但是那段冗長的黑歷史,卻搞得我們家裡氣氛總是低迷。別說什麼好聽的話了,就連有人生病,大概最多就只有我會陪我媽去看病,沒有人會互相關心彼此的。
在這樣的環境裡面,啟祥和我爸喝了點酒後,那高調的個性又再度發作。
「我真的超愛妳的,美琴⋯⋯」啟祥又說了這句話,但我傻了。一般人可能無法體會我的感受,但是在家裡面講到「愛」這個字,就好像給我們家中的每個成員的心上,給釘下一根針,那麼刺激,且難以接受。
「夠了你,啟祥,你閉嘴⋯⋯」我急忙想摀住他的嘴。
「我是說真的呀,我真的,超愛妳的呀⋯⋯」眼看堵不住他,我氣得二話不說,離開了現場,而啟祥這次不像第一次見面那樣,他追了出來。
「怎麼了啦,我又不是第一次說這話,我只是說實話呀,嘿!」啟祥摸著我的頭髮還邊笑著,我知道這是他的優點,樂觀,開朗,也帶給我許多快樂,但我就是無法接受,而且我並不想讓他知道,我們家裡之前發生過什麼,我不希望他和我成為家人之後,會帶著特別的眼光看我的父親,即使他以前,曾經幹過那樣的事。
「不行了,不管你以前說過多少次,我這次都得要阻止你,我要封印這句話,如果我們結婚,你以後,永遠都不能開口再講一次⋯⋯」我認真的語氣跟態度,讓啟祥總算收起笑容,點頭答應了我的要求。
二十年前的事了,現在想起來,那天晚上的我,真的對他做了無理的要求呢⋯⋯看著啟祥因為要給我過上好生活,打拼了十幾年事業,卻因為肝癌接受化療,如今只剩骨瘦如材的身體,躺在米白色的病床上,除了心跳儀器的聲音之外,我只聽到他接著氧氣罩的沈重呼吸聲,迴盪在病房中。
我看著他,眼眶不禁紅了。回想起這十幾年來,他還真的一次都沒講過那句話,但現在等著他的生命一點一滴的流逝,我卻多麼希望,這幾年可以多聽到幾次他用那爽朗的聲音,伴隨著一點撒嬌,說出那句他當年的口頭禪。
我整理著腦海中的記憶,我記得那晚的對話,還有後續的。
「那,一定有什麼方法可以解除封印吧?像是如果妳說了什麼,就代表封印解除了,我就可以再說這話了,對嗎?」啟祥說。印象中當時的他已經恢復了笑容。
但是在這個時空裡,我看著病入膏肓的他,我卻想不起來,我當時回了他什麼答案。雖然我知道,就算我現在講出解除封印的咒語了,他也不可能開口說話了。但我就是忍不住,想要回想起當初的對話,想要想起我到底跟他說了什麼。
「我原諒你了⋯⋯」
「你可以繼續說了⋯⋯」
「我想聽你說那句話⋯⋯」我在病房裡面不停的自言自語著,嘗試喚起當年的記憶,講著講著越來越急,我的眼淚併了出來,我轉身,因為不想再看到啟祥那病懨懨的樣子,我甚至不知道自己瘋魔了,胡言亂語的說了些什麼!
「好啦,可以說了呀,我要你說呀,你起來說話呀⋯⋯」我抱著頭,蹲在地上,哭了,像是崩潰似地,就連我父母過世前,我都沒有這般難受過,我哭到上氣接不了下氣,我還是滿口含糊地亂說著話。
「你不能走,你知道,我真的超愛你的嗎?你知道嗎?你不能走⋯⋯」我趴在牆邊,幾近虛脫,哭到沒了聲音,房間裡面,又只剩下了維生器材的機械聲。
「我真的超愛妳的⋯⋯」房間裡,我的身後,我赫然聽到啟祥的聲音,我不敢置信,我以為奇蹟發生,啟祥度過危險期了。等我一回頭,我才發現,那心電圖上的原本規律跳動的波痕,已經歸於一直線,儀器的聲音,也停止了⋯⋯
看著啟祥嘴角帶著微笑的臉,我終於想起來,解除封印的咒語是哪句話了⋯⋯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這將近二十年來,我竟然,從來沒講過⋯⋯
「解除封印⋯⋯我不知道要用什麼咒語解除你這個封印耶⋯⋯」我皺著眉頭說。
「妳不曉得喲,那這樣好了,如果妳也對我說,『我真的超愛你的』,的時候,那封印,就算解除了,好嗎?」啟祥笑起來,像個大孩子一樣。
「好呀!」我心想,我怎麼可能說這種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534會員
387內容數
我是 H,這裡是我說故事的地方。我將在這裡用一系列愛情小說、回覆讀者來函,和大家分享人生的各種滋味。最新長篇連載小說也有可能會在這裡上傳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