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香港送中法案詩篇(4首)

2019/08/2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生活週記
時間在流動
你坐在有窗臺的桌
偶爾伸展軀體看行人走過
在時間之外
歷史遺失的
留在荒野的河流中
時間之內,你站成一棵樹
你開始流動血管
悠閒的下午從身體排出廢煙
你打開電視新聞與廣播
世界仍然紛亂的內縮
超載的引擎
你的悠閒在此刻充滿價值
價值擠壓了心靈的空虛
空虛的音樂脫口而出
你打開手機將雜音收入
播放器,像打開水龍頭
選了一首適合下潛的歌
一首好聽又絕望的歌
一首曾經一起聽的歌
適合埋頭溺斃的沼澤
某顆眼球的出海口開始長滿雜草
電視裡墜樓的人有沒有哭
我並不知道
只知道紅色的血
流出很多很多
月亮還掛在上頭
如勾
上岸的人們
記得水下的混濁
遺忘疲憊累積最多的
是哪一天開始
在退潮浮出的廢墟裡採集稀少的希望
要求他們做一個有良知的拾荒人
 
你在此刻站立的位置

  
——致612香港反送中惡法行動者
我沒資格談論
這座島嶼
未曾涉足他任何一吋土
儘管曾閒談與觀覽
自香港地而來的藝術
打開窄門之後
擺放著和平的書籍
另一面看著白鴿進入鳥籠
想起自己的命運
活在罐頭中的人
出產罐頭也將文學的血咳出
有時傷口不會過期
沒有期限的罐頭
裏頭的血骨仍是善良的
像大街上的群眾狼藉的被湮滅
即便愛你一萬年
 
或許將不再踏入
也未能踏出
我愛他
卻無法靠近
彼此的疆界瀕臨
在鐵柵欄、催淚彈霧中
一把把黑傘舉起又擱下
我們國的盾牌
迎面而來像一群暴動的獸
包圍又散去散去又再包圍
向躊躇未來的人們
伸出援手還是鎗口
講述金鐘的雙眼都是孩子
妳整裝放送媒體的提問
流血的孩子
爬起整裝上街
  
斯文的上膛鎗支
奮起的群眾、婉轉的官媒
慈母特首與哭喊的婦女
都曾作為母親而哭泣
誰在現場滴下血與淚
手中的艷紫荊
滴滴泛黑的蜜
在這世界裏未曾涉足此地的人們
未曾踏上一吋土
卻在此刻掂量起性命
 
童話
  ——致612香港反送中惡法行動者
你看見
掉進井中的孩子
在惡水中變身成青蛙
驚呼著牠們
從此不必擔心再吃到
汙染的人類食物
  
孩子只知道
牠還沒學會游泳
這樣的身體
無法呼救
  
安眠
  ——聞8.11 香港黑警暴力致盲事件
 
我總是不能安靜的睡去
我總是躺下坐起
躺下坐起
躺下,坐起
一如坐上我從未發射砲擊的坦克
碾壓無數個在戰場最終疲憊睡去的人
數日與理想爭鬥
背棄安寧掙扎的樣子
在似鄉非鄉之地
月光傲寒
人群潮起潮退
世界的疤靜靜留在海岸一邊
悄悄的蟹等候登陸的時機寄居
 
我總是不能安靜的睡去
總是躺下坐起
躺下坐起,或者
坐起往前跨一步
倒下,或者打開房門
像一臺列印機
複沓昨日的睡意
在每一份公文上打印
將悲劇的聲音予以退件
苟存的子民
發出未竟的悲鳴
躺下坐起
躺下,坐起
子彈掩埋遠方恐懼的面龐
花開死訊的耳畔
 
我扮成不同的人士
在臉上引燃
捻作和平的引信
我如何只能只是想著安靜睡去
他如何在一朵花裡見天國
而我看見地獄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993年生,正著手第一本詩集,無限期創作中。 是Cidal,也是嚴毅昇。 生在一個「原運時代」之後的時代,生為原住民青年,我用自己的筆,捍衛自己的尊嚴,書寫自己與身邊人的故事,試圖奪回自己的聲音的歷史,與自由。 平台:艾比索、FB、IG。 邀稿聯繫信箱: [email protected]
時間海祭
NT50/
本專案預計以原住民議題與生活書寫。 阿美族人相信祖先是渡海而來,為感謝海神護佑祖先而有海祭。 北部南勢阿美稱之為Milalikis,海岸阿美則稱Misacepo’,又因各地區舉行時間不一,大致在六至八月之間。以及部落地理位置散佈台灣各地域,而有海祭或河祭之稱。 預計2023年出版結集。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