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對稻田的描繪

2019/12/0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滿地的青稻添加了不少對於收割前金黃大地的想像
金黃色的稻田漸漸一格一格的被收割起來,收割機忙著四處在田埂裡收割這一季的成熟。夏天的時候滿是翠綠的青稻舖滿整個池上,撐起兩側的山壁、蓋上藍天和白雲,無論哪個角度都傳來山地的稻浪聲,每次經過就會由不自主的想要飄入風中和這一片平原起舞。在這裡,每一趟救護車返隊的途中,都像是旅行的過程,雖然缺少抵達目的地前的興奮感,但前一刻的緊張和疲勞都能在這短短的10分鐘車程得到舒緩。坦白說,就算是出勤的途中,我仍免不了在震耳欲聾的警笛聲下,抬頭仰望一整片風景,不過也僅限於白天,晚上仍舊是只有抵達現場前的揣測和不安,如果又配上家屬的求救催促聲,那可真是宛如在夢境中出現被壞人追殺的畫面。
我最喜歡在台九線的東側,錦園和萬安一帶往台九線西側的中央山脈望去南橫的縱谷,從這一角度視野所能擷取到的畫面最為動人,同樣是稻田、山巒和藍天的堆疊,但這個角度就是更多了一點自然的漸層排列,你可以從眼前畫面中找到地形的起、乘、轉、合,也可以從滿地的植披感受到擬人和誇飾,從眼角的部落展開故事的起點,到了縱谷的邊緣匯聚成有力的結尾,看不透的山谷將把劇情延伸到無止進的想像,留待觀眾以滿足和眷戀的心情做為最後的餘韻。
圖片來源:flickr_創用CC授權者歲月之歌
或許這樣是為何這裡的人把一條路稱之為「天堂路」的原因,唯有這種極端的詞彙可以匹配這裡給人的感受,只不過進入了收割的季節之前,原本滿心期待大片的綠稻將轉換成金黃色的海田,後來發現稻子還來不及成熟到想像中的低垂和亮黃時,就開始有一塊一塊的田地被收割了,而等到發現開始有稻子變成想像中的金黃時,已有一大片的農田已經轉變成咖啡色的黏土。我不解為何收穫的順序有這樣的差別,或許每家農夫的工作進度和人力狀況不同,所以收割的步驟產生差異吧。又或許,自己做一點點功課,可能是因為水稻本來就不會等到完全成熟就收割,很多文章都寫著只要到95%的成熟就會開始收穫,尤其必須趁著好天氣時作業,萬一作業時遇到下雨,都將影響的稻穗的含水量、脫殼程度,甚至會讓稻穗發芽,影響收成的產量。
很幸運來這裡短短的四個月,就剛好經歷了一段完整的稻米耕作期,我的外勤重生生涯剛好也和著這一小段短短稻作循環同步學習和採收,可能不如遍地開花般的垂實飽滿,但結穗的累積肯定是有的,不管是在哪一層面,有形的技術或是無形的心態。雖然受限於單位的人力以及時間的限縮,總沒能好好的空出一段時間獨自走過,但好多次的浮光掠影,就足以在記憶中描繪清楚的感動了。
2019.12.2 07:21
寫於池上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Erwin Tsai
    Erwin Tsai
    喜歡白日夢,從小到大,始終如一,人生30有幾也不曾改變。 或許沒吃過真正的苦頭,所以天真浪漫,但正一步一步把天真變為現實,享受過程和轉變不斷帶給我生活的成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