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絕地求生,我組了一個只有夥伴沒有員工和從不加班的設計自由工作團隊,當自己的伯樂。

2019/12/1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Photo by Avi Richards on Unsplash
我的本職是個平面設計師,同時也是身兼很多身份的斜杠女子。除了是一個設計自由工作團隊的領頭人之外,我也是個策展人/旅人/攝影師。
2010年,帶著17歲的懵懂和稚氣,獨自一人離鄉背井來到他鄉深造工作。2017年,那時24歲,畢業後因為找不到工作,家裡也斷了經濟上的資助。絕地求生,帶上另外4位半職設計夥伴,心想著「既然沒有人願意聘請我,那我就聘請我自己,當自己的伯樂!」。就這樣開了一間自己的設計公司 — Eleven27 Design。它美其名是一間公司,但實際上並沒有實體空間,我們是個自由工作團隊。我們人在哪裡工作,那裡就是我們的公司。
一開始有過一小段羨慕朋友可以進公司上班的日子。後來有一次在偶然的機緣下以自由工作者身分入駐一家廣告公司當了一個月的上班族,自此之後再也不羨慕和嚮往上班族生活。我是一個很清楚自己想要什麼的人,既然如此,那就別再回頭了,走自己的路吧!

我是個平凡人,但我想做特別的事

我喜歡特別的東西,所以連公司的經營方式也不想跟別人一樣。我的公司只有夥伴沒有員工,因為我喜歡一群人一起建立的革命情感多過員工打工的那種唯命是從。我喜歡別人站在我旁邊,因為那叫革命;我不喜歡別人站在我後面,因為那叫賣命。我用了一年的時間把自己的設計公司塑造成一間不加班的公司。原因有二:第一,我覺得無止境的加班是種慢性自殺。很多客戶會下意識的認為設計師都24小時待命,但我的人生除了工作,最重要的還是生活;第二,我希望可以跟我常加班的好朋友好好地吃一頓簡單的晚餐。所有我發起了「零加班主義」,盼著有生之年可以看到在亞洲社會已經根深蒂固的加班制度可以一點一點得到改善。

自由工作者的焦慮

萬事起頭難,尤其是一開始沒經驗、沒成績、沒人脈、沒知名度的時候。曾經有過接不到案的日子、與客戶合作碰釘、熱臉貼冷屁股等等這些鳥事。也曾經節衣素食,連續三個月接不到一單案子,差點就需要到好朋友家裡蹭飯吃的地步,卻不敢對外多說什麼。大家只看見我光鮮亮麗的作品和我時間空間上的自由,背後這些經歷從來無人問津。但我依然堅持著,因為當上班族這件事,對我來說已經回不去了。或許很多人會覺得一個不願意隨波逐流去上班磨練的年輕人是個草莓廢青,但我不在乎,我比很多人更早找到自己的方向,我有什麼好在乎的?

黑暗和無助的日子,誕生出另一個有故事的副品牌

大學期間不小心患上憂鬱症,過了三年多黑暗無助的日子。之後透過輔導和自我心理調適,在堅持不依賴藥物的情況下慢慢好起來。我是個旅人,也是個說故事的人。旅行,是我的救命丹。透過我經營的文青行旅部落格品牌 — Escapistory,我用自己的故事激勵跟我有相同經歷的人用旅行來讓憂鬱症好轉。

最後……

所有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我很慶幸老天當時讓我找不到工作,不然也不會有這些後來。也不會看見和喜歡那個為夢想奮鬥的自己。人生很短,不要讓工作把你變成一個不懂生活只懂生存的人。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設計師旅人RBao
設計師旅人RBao
90後斜槓女子,Eleven27 Design & Escapistory創辦人。除了設計師身分,同時也身兼策展人、新網絡媒體平台主編、攝影師、旅人之身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