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登記的瘋子(下)

2020/04/0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隔天,客人不多,這時我會拉小提琴,充當背景音樂。巨巨一健身完就來店裡,我先生見我拉的起勁,就煮了杯義式咖啡給他喝,咖啡杯在他發達肌肉的手裡,好像扮家家酒的玩具,「你們大概不知道,秋華昨天回去後在臉書的po文吧」
「她寫了什麼」我有點心神不寧,琴弦好像震動的過於誇張」
「她就寫老闆跟她說的那些話(下略一千字),最後寫:我好不容易接受、承認我生病,是病人這件事,也就是醫學上的有病識感,但我怎麼覺得老闆比我更像生病的人。」我正拉到曲子最澎湃激越之處,忍不住轉頭看了先生一眼,只見平常總是笑臉的他,面部全無表情,我知道他的怒氣正在飆高,突然ㄆㄧ ㄚ 的一聲,琴弦斷了。
老公生硬的收起生氣表情,「哈哈,我就說嘛,她怎麼可能沒病,你們看我好意勸她,竟然還被她說我有病」
「我還沒講完啦,你們夫妻倆幹嘛反應這麼快。秋華後面寫,我一開始也是不覺得自己有躁鬱症,所以藥都只挑安眠藥吃,後來每次發作,就被送住院,幾次之後,才發現藥物能讓我比較平靜,才開始接受自己生病這件事。」
這件事之後,我再也沒見到秋華來店裡了,我耿耿于懷,當初沒有阻止先生講幹話,其實他都是無心的,就是鄉民一枚。孰不知言者無心,但聽者有意阿。
「心理老師你工作中會遇到家屬,就像我們這樣不認為對方生病嗎?」老闆娘總是開玩笑的叫我心理老師。
「這應該要回到每個人對精神病人的想像或認識是什麼?更具體來說,你想像中的憂鬱症、躁鬱症,思覺失調症或是其他精神疾病的患者是什麼模樣?」
「我從來都沒想過這個問題耶!我記得秋華第一次跟我們說她有躁鬱症時,整個嚇一大跳,我的老天鵝啊,我第一次遇到活生生的躁鬱症患者,我以為躁鬱症就是很容易激動,會有攻擊性,報紙都嘛這樣寫,所以我才會覺得秋華不像,她講話就柔柔順順的。所以那天我才會跟她說那些話」老闆抱著一箱包裝咖啡豆從樓梯走了下來,隨手放在座位上,搶先老闆娘答了這題。
「對啊,我對躁鬱症病人的想像跟我老公差不多。」
只見老闆對老闆娘先眨了一下桃眼,再送上一個飛吻,接著說「其實我後來有次在捷運上遇到秋華,我跟她道了歉,也自我反省了,我覺得就算是精神疾病也有穩定的時候吧,秋華應該就是很穩定的狀態。而且我們不是常調侃人有病就要吃藥嗎?那是不是意味著,我們相信藥能治病,可是很矛盾的是,我們又常叫精神病人不要吃藥,如果我是秋華,我當然會覺得這些人有事嗎?到底是要我好,還是不要我好啊?」
「不一定是家屬,其實很多人都不認為精神疾病是生病,所以聽到親人或朋友被醫師診斷為憂鬱症,要嘛不是變身為藥理專家,要對方不要吃西藥,要嘛就是變身為法官,宣判對方並非生病。精神疾病算不算生理疾病,學術上也有不同見解,但對旁人來說,很像台語俗諺說的別人吃米粉,你在喊燒。我想非當事人要怎麼看待對方有無生病這件事,都屬個人自由,不過關於給建議,特別是給藥物有關的,我覺得還是盡量避免,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是幫她還是害她阿。老闆娘要秋華不要信醫生的話,那她為什麼要聽老闆的建議。老闆可能出自關心,但是畢竟我們都不是秋華,不能替她判斷與決定。如果她認為藥物對她是有幫助的,那關心他的親友,不是個更要肯定她願意就醫與服藥嗎」
「老闆你既然有遇到秋華,也跟她道了歉,那她後來怎麼還是沒來咖啡店阿?」
老闆娘搶著回答「還好心理老師你有問,我老公說秋華澄清她不是生氣,只是覺得我老公莫名其妙,她後來沒來我們店裡,也跟這件事無關,單純是因為她租約到期搬家了,匆忙之間也沒時間跟我們道別。說到這個,我們店剛好要週年慶,我打算邀秋華跟她孩子,來店裡品嚐我新研發出的水果咖啡口味」
「妳要怎麼邀她阿,我上次根本忘了跟她要聯絡方式,她的臉書早就刪帳號了。」
「還是我跟得上時代,小Q跟我說秋華有IG帳號,我有追蹤她,她常分享生病以來的心路歷程,人家可是有很多粉絲追蹤呢,比我們店的臉書粉專按讚數還多很多呢!」
「那我也要幫我們店註冊IG帳號,我想想取什麼名字好,老婆妳覺得用瘋咖啡當名稱好不好……」
「你要不要先註冊你的帳號,名字我都幫你想好了,白目咖啡腦板要不要考慮一下」
我一邊聽他們夫妻抬槓,一邊打開IG,看到推薦的第一個帳號大頭貼竟然是那把無弦小提琴的照片,點進去一看,老闆娘在昨天發了周年慶的邀請文,按讚者赫然有秋華在列,她按了一個大大的愛心!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1會員
    31內容數
    如果沙龍是輕鬆寫意聊的話,歡迎大家抱著輕鬆的心情閱讀我的文章。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