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我花了很多時間才接受,有些人就是命賤」按摩妹涼圓的處女情節(中)

2020/08/08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在涼圓的成長過程中,「男人對女人好」的對價關係就是性,這群「男人」有數不清的面貌和身分,可以是她工作場所的同事、上司、客戶,掛號時指名的醫生,租屋處的房東,班上或隔壁班的同學,街上偶遇的路人,甚至是親生父親。
涼圓回憶父母親反目之前,她是三個孩子中最受父親寵愛的,父親不怎麼搭理大姊,也不親近小弟,倒是每次見到涼圓這個從小愛吃、身形圓滾滾的二女兒,就會把她夾在腿間,用厚實粗糙的大手掐著她肉呼呼的胸部跟屁股玩。
「小時候我爸回家,就直接倒上床呼呼大睡,要喝水抽菸都叫我去弄,然後把剩下的零錢賞給我,所以我很愛幫我爸跑腿,也很黏他。他把我夾在兩腿間抓胸部、抓屁股,因為都是慣例,也沒有再進一步說什麼或是做什麼,我一直以為他在跟我玩,雖然有點痛,但大人的力氣總是比較大嘛!」

「每當想起父親,就覺得胸部痛」

「我已經記不太得我爸的長相,只記得他又高又壯、中年發福,一點文人氣息都沒有。」涼圓形容,父親在她心目中的形象已經卡通化了,變成《大力水手卜派》中的反派角色布魯托(Bluto),其餘令她印象深刻的,則是父母的婚姻不是建立在感情上,透過媒妁之言,女的瞧男方有實業,男的見女方有姿色,反正那個時代的男女「年紀到了就該結婚」,倒沒有人去檢視雙方準備好承擔家庭責任了沒。
《大力水手卜派》卡通All-New Popeye: A Day at Muscle Beach Videos
涼圓的父親對妻子鄙薄、對子女冷淡,母親氣丈夫沒讓一家五口過更寬裕的日子,雙方成天叫囂吵嚷恨得牙癢癢。離婚時父親完全不想拿三個孩子的監護權,撂話「你們都死光了我也不會回來收屍」便人間蒸發了,整個家分崩離析後,涼圓的大姊曾經接過父親一通電話,問題是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小時候看到我爸,便下意識地覺得胸部痛,但他在我有性自主概念前就離開了,我有疑惑也無法追問,變成想起他就胸部痛。」
涼圓說,直到她進入八大行業一兩年,才意識到父親的行為「不是大人在跟小孩子玩那麼單純」。近來她得知父親滯留中國,和別的女人生了孩子,晚年中風罹患糖尿病,兩眼幾乎失明看不見云云,以上後話是疏遠的母親在向女兒討錢時說溜嘴的,故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3,282 字、2 則留言,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擔綱傳媒業螺絲釘時期跑過財金與政治線,參與過網路媒體的創業,現在致力創作,著有小說《性感槍手》、報導文學《我拿青春換明天:八大行業職場說明書,慾海求生的人物群像》、漫畫編劇《民主星火:1977衝破戒嚴的枷鎖》。
風塵群像
NT299/次(單次購買)
在這個專題中,你可以見到按摩小姐、酒店小姐、牛郎、男師、被少女們集體包養的「地下偶像」,以及經紀人,應召站幹部、行政人員、媽媽桑……他們在台灣社會隱蔽又令外界好奇的一隅,形塑出獨特的風俗與生活方式。新聞報導鞭長莫及的故事,那就文學處理吧!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