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島嶼盡頭 - 台東到屏東的單車路

2020/11/0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過了多良,南迴就快要到盡頭了
「壽卡」被單車騎士們喻為環島必經的「天堂路」。面對 12 公里上升 500 公尺,我這個騎車超級菜鳥已經做好連滾帶爬的心理準備,雙腿都套上護膝,將以傷兵的姿態光榮邁入天堂。

一入山便強風不斷,我和兩旁的芒草一樣被壓得彎了腰,心頓時涼了半截;默默低著頭、弓著身勉強前進,此時上坡已沒有速度可言,甚至無法分辨車體搖晃是因為強風,還是我的努力有那麼一點小小的回報。幹道上砂石車、聯結車一輛接著一輛上山,它們馬力雖強,和山風險坡正面對決也未必佔優勢,有時甚至得停靠彎道上的預備空間,重新發動引擎,蹣跚地上坡。我們就騎在這幾頭鋼鐵巨獸的後頭,聽它們喘息的頻率判斷何時該等,何時該伺機從腳邊溜過,繼續向上。
閃車、等風停,再閃車、再等風停,我們在遙不可及的12公里中緩慢移動。更糟的是我的車大概在南迴施工路段扎到細碎的尖銳物,導致後輪緩慢洩氣,而上坡加諸的重量使它洩得更快,騎沒兩下就軟軟的,一副喪失鬥志的樣子。壞了一個輪子就像瘸了一條腿,我再也沒有力氣對抗任何風阻或坡度,索性跳下來牽車。
從山裡往海的方向看去
我和腳踏車肩並著肩,像老夫老妻互相扶持,沿途欣賞山海相依的蒼茫,蜿蜒的山谷裡只有一條路,竄出鬱鬱之林,指向盡頭無垠的海,人煙稀少,只有匆匆過客,感悟自然的壯闊與自身的渺小而不敢逗留。轉個彎,看見一座水泥橋墩從山間拔起,十分突兀,長久以來東西兩岸只能依靠南迴通行,不夠方便,人們便動起開新路的念頭。繼續向上,風依舊強勁,不斷襲向海岸,我猜山神不希望再有人進來。
同行的夥伴很好心,見不到我的蹤影便停下來等待,而且我力氣小,刮不出內胎、胎壓也打不足,我得仰賴他處理。不過即使換了胎還是找不到尖銳物,只能看狀況好時便騎上一段,狀況不好就下來牽車,所幸路總有終點,這樣一拐一拐最後也爬上頂端的壽卡驛站。
一路顛簸還是上來了哈哈
我們鬆了一口氣,對向的環島車隊也鬆了一口氣,有人舉起腳踏車擺出征服者的姿勢,有人在抵達的那一刻淚水潰堤,我則是又笑又跳的,雙腿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剛才為什麼不多踩幾下呢?車隊嚮導見我們從台東那一側上山,鼓勵我們難關已過,從縣道 199 下山會輕鬆許多。
稍作休息後上路,縣道幾乎沒有車,我們沿著蜿蜒的山間小徑下行,爬完 12 公里的坡,特別珍惜這個速度。屏東的山間是熱帶雨林,間歇小雨濕潤了空氣,也替周遭景色罩上一層霧,霧裡透出鮮豔的花朵夾岸綻放,大紅色、橘黃色、粉紫色如繽紛的煙火秀,只為我們施放;陽光偶爾探入層層山巒與樹蔭,刺眼措手不及。
位於屏東牡丹鄉的牡丹國小
旅行本是一種追尋,期待目的地蘊藏驚喜,為人生難題提供顛覆性的解答。但若是路途盡頭什麼驚喜也沒有呢?山裡破舊的平房無人使用,彩虹國小在放暑假,操場空蕩蕩,野狗三五成群在路旁伸懶腰,又是普通的一天,和任何其他天一樣。
將理想生活寄託在他方而旅行,我們時常忘記其實到了他方還是要生活,再理想也不過是生活,碰到上坡就得出力、遇上大風就得彎腰、困在險象環生的地方就得提高警覺、爆胎了就得停下來修理,如此生活才能循著節奏繼續運轉。
依著山海、夾著花草、伴著晴雨,我們悠悠地滑過島嶼盡頭。盡頭沒有大秘寶,秘寶是無論沿途挑戰如何迎頭痛擊,都忠實相隨的美景。翻山很累,我繼續踩著踏板,往屏東海岸前進。

我是 Donna 多拿王,歡迎追蹤我 👉🏼 Blog / Facebook / Instagram
我的腳踏車環島紀行完整版 👉🏼 環島八部曲
請給我一個愛心,我會覺得很溫暖❤️
33會員
25內容數
我熱衷於各種表達方式:寫作、旅行、跳舞、說故事。我不知道要表達多少才會滿足,可能永遠不會滿足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