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小島抗爭歌單(中):傘兵與傘歌

2020/09/2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香港一直有「示威之都」的別號,看看數字,香港在2016年有1300宗遊行紀錄[1],即每天有3.5場示威。示威的主題不一定跟政治有關,但幾乎都跟政府管治失效扯上關係。在英治時期,較著名的就有雙十暴動天星小輪加價暴動「反貪污、捉葛柏」集會等。及後,香港在八九民運亦扮演重要角色。主權移交後,香港亦有不少大型抗爭,如2003年七一大遊行、反國教運動、雨傘革命和自去年開始,備受國際關注的反送中運動。
本文揀選由八九民運開始,與香港大型抗爭有關的幾首廣東歌。沒有豐富完整的脈胳,只有一個香港人在歷史潮流中跌宕的感慨。

小島抗爭歌單(上):六四集會與我
小島抗爭歌單(下):百毒不侵的孩子

要說雨傘革命,要由零八年說起。2008,香港爆發反高鐵示威,以失敗收場。納稅人以千億港幣興建了一條載客量只有預期六成的鐵路,還賠上了一條菜園村。2012年,因政府欲推行國民教育,香港又爆發起以學聯及學民思潮領導的反國教運動。學聯是大學生學生會聯合組織,學民思潮則主要由中學生組成,二者合稱「雙學」。經歷一個多月抗爭,政府終決定撤回國民教育科。
在反國教時,位於金鐘新政府總部的空地,成為了抗爭的中心,香港人名之為「公民廣場」。而14年的雨傘運動,也是由公民廣場開始。
〈撐着〉 黎曉陽
曲:黎曉陽 & Stephen Mok 詞:周耀輝
而時日如傘 撐著希冀一剎
總要記得坐下時 就有我
抬頭 就有你 撐著
永遠記得那一個晚上。9月26日,我在添馬公園一盞街燈下閱讀《社會學新論》,突然,雙學宣布佔領公民廣場,大量示威者衝入公民廣場。場面開始混亂:警察在沒警告下噴胡椒噴霧,防暴警察到場,在場學生開始自發組成人鏈,抵抗防暴警進攻。警察剛從這邊撤退,那邊又傳來尖叫聲,大家立即跑向那裡支援。前線在大叫「長遮!」、「水!」等,受傷的人不計其數。
我在現場遇到了前男友。他問我有沒有人結伴同行,不要落單。接着,他又叫我留在後方支援,不要到前線抵抗。我把雨傘交給他,說:「記得還我。」
然而,無論是雨傘,還是前男友,都沒有回來。不知道是我們無緣再在這小小的公民廣場相遇,還是他已經被捕。
凌晨四、五時,警察大致撤退,我坐在石壆上休息。旁邊陌生的女孩子問:「天光後,其他市民真的會來支援我們嗎?」她看起來,只有十多歲,是個瘦弱的中學生。經歷這一夜,她的唇都白了。
「會的,要對香港人有信心。」我回答。其實,我也不肯定,但我不能讓她覺得,人們在孤軍作戰。
天光了,香港市民趕來了。有個姨姨買了幾十個菠蘿包,派給我們。我和妹妹拿着還微暖的麵包,突然悲從中來,抱着哭得不似人形。
〈海闊天空〉 Beyond 曲:黃家駒 詞:黃家駒
背棄了理想 誰人都可以
那會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可能是為了圍魏救趙吧?總之,銅鑼灣和旺角也開始起佔領。警察在若干進攻不果後,可能換了策略,任由市民佔領街道。有些人叫這個運動做「佔中」,其實中環從未被佔領,運動發展與佔中的預計亦不相同。
市民在佔領區「輪班」,開始發展起不同的藝文活動。有人畫畫,紀錄不會復來的當刻;有人圍圈讀詩;有人跟陌生人談論民主社會理想。晚上,「大台」會安排節目,例如邀請嘉賓演講,請市民上台發表意見等。而每晚的結束,必會是海闊天空。在場的市民則會亮起手提電話的燈光,大家在一片燈海中高唱自由和理想。
運動後期,分化內鬥當道。運動完結後,一播起這首歌,可能大家就會憶起這79天的徒勞無功,因此,在雨傘後的抗爭,海闊天空成為了「空有浪漫思維,而沒有實際抗爭力量」的「左膠」歌。
〈是有種人〉 何韻詩
曲:李拾壹 詞:林夕 編:周國賢/盧凱彤
監:何秉舜@goomusic/[email protected]/馮翰銘
是有種人 令這兒有風景
有種個性 從未曾被鑑定
別睡在夢裡 站著造夢更起勁
政府沒有任何讓步,並下令金鐘要清場。大家帶着無力感與不忿,仍無法抵抗運動黯然落幕。
雨傘革命完結,可是大家抗爭之火仍未熄滅。部分抗爭者提倡「深耕細作」,開始了全民參政的可能。大量政治素人參選區議員,是為「傘兵」;志同道合的人組成不同小政黨;大量香港製作發生,如電影〈十年〉、方皓玟具有安慰力量的歌曲等;及至本土論述崛起,大家反思中港關係、過往抗爭的方法與成效... ...各種不同的人,各種「有種」的人,都在自己的崗位,為香港社會努力着。
〈親愛的黑色〉 何韻詩
曲:[email protected] 詞:黃偉文
編:何秉舜@goomusic/Kiri Tse 監:何秉舜@goomusic/[email protected]
陽光都變黑 親愛的你如何自白
長街都變黑 就齊集影子出發
人生都變黑 心眼偏更明明白白
這首歌作於雨傘運動完結後兩年。當時何韻詩已遭中國封殺,連香港的商人也害怕惹上麻煩,不跟他合作。湊巧地,他在這一年成功排得到紅磡體育館檔期,可以舉行演唱會。
在紅館舉行演唱會花費龐大,一般要取得十數個贊助,方可勉強成事。那時的何韻詩幾乎不可能找得大財團贊助,又不想浪費珍貴的檔期(很多歌手排幾年也未必有一個在紅館演唱的機會)。即使不作花巧的製作,場租、基本音響、場務開支也所費不非。於是,他發起了眾籌,就是大小獨立商戶可以贊助這個演唱會,並獲得一定比例的門票與曝光。
這個做法史無前例,體現香港人的良心(和財力),跟日後「眾籌抗爭法」也有相當關係。誰想到,這個演唱會的主題曲,在今天看來,是那麼心痛地預言了預言了一切:
她的臉沒了 她手腳沒了
鐵路和天橋 都一併沒了
不要怕黑,在漆黑仍保留視野,我們仍可以齊集影子出發,塑造我們的香港。

本文為文學作品,部分內容為虛構想像,無意煽動顛覆任何政權。不應視為任何法律案件的證據或證供。
歡迎追蹤: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陳星晴
陳星晴
由輟學隱青到港大碩士,我想告訴你:能在康莊大道奔向目標,固然很好;但迷途的風景也值得欣賞,那會是日後提醒你生命應該有多可愛的痕跡。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