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王劇場版奪寶爭霸戰:觀影雜記

2020/10/3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比起z更喜歡strong world的人(比如說我)應該就會喜歡這次的。以下劇透。
劇場版海報。(c)尾田榮一郎/2019 ONE PIECE製作委員會
  當斯摩格要深入追敵,達斯琪接著說要隨在他身邊,柯比也表示他還能戰鬥。本已經背過身去的斯摩格無言微微撇頭看了站在後面的黑檻希娜一眼。希娜詫異了一秒馬上皺眉輕聲咒罵了一聲,隨後雙手一攏,用能力把熱血沸騰但片體鱗傷的晚輩們都捆住帶回軍艦上。覺得總是妄為獨行又不愛多做解釋的斯摩格在海軍裡有他一個眼神就懂的好友在很感動。

  年紀大了會看到哭的點就默默物換星移了(亂用成語。)騙人布在船長倒下時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感覺很激勵(小學生作文程度的感想。)或許大家都在那二年間有很深的悔恨。總覺得我好像已經對這件事寫過感想,但在容易流於臉譜角色的連載漫畫也能看到這樣的轉變總是很值得一提。
  革命軍的存在解決了比想像中還要多的難題,我主要是指創作層面的。何況革命軍中有薩波在,而且是繼承了艾斯的惡魔果實的薩波;革命軍(在讀者們心中的)威望及好感度簡直所向無敵。因而比起日常生活立場中站在主角對立面的海軍,比起就事實而言就是無法地帶的主角們,都更適合負責善後棘手的敵方。
  最後,一如往常地劇終前要逃脫海軍的包圍網;薩波在後方送弟弟一程,所以在海上配合幻象果實畫出兩道長長的紅焰火牆。突然看見眼前沸騰的火焰,船長愣了一下然後開心地嘻嘻笑了(我哭了。)可以聽一百次他開心地叫大家發船出發。那個開心跟電影裡從上到下從裡到外的各種他開心的聲音都不一樣,那麼清晰我可以馬上就聽出來。讓我感覺⋯⋯或許有點離題,但感覺或許自由不能沒有愛。不知不覺會想起他與艾斯的約定,約定要做這片大海裡比誰都自由的人。
  事到如今的附帶一提,我覺得草帽的設定很好。我的意思是,別在強者身上的易碎品⋯⋯反正在迷妹眼裡什麼都是好的好像沒什麼好討論的。

  最後是事先知道了以後真的會喪失很多樂趣的劇透。(前面的劇透也足夠稱之為先知道會喪失很多故事樂趣的劇透。)
  那個傳說中戈爾羅傑留下的寶藏,一陣奮戰亂鬥之後終於落在船長手裡,興奮開心且毫無戒備地在戰場中央打開一看,是中途輾轉數人每個人打開時都流露出驚愕神情的東西:指向終點之島的永久指針。那對站在這大航海時代上競爭征戰的人來說是夢寐以求的勝者前兆,對豺狼禿鷹大發戰爭財之流的人來說則是高騰泡沫終結時代結束的聲音。
  可是對船長來說是什麼呢?
  船長拿起永久指針,旁邊黃雀在後伺機動手的都不必再掩飾爆發要奪取指針的瞬間,船長轉手就捏爆了指針而且還一臉超不爽。「你知道你做了什麼嗎!?」鑑於船長對常識的孤陋寡聞,在現場有的人基於憤怒有的人基於心驚地大聲質問,船長只是仍然不爽地大聲回道:「我不需要這個鬼東西!」
  ⋯⋯對船長來說指向終點之島的永久指針是什麼呢?大概像等待了很久的長篇巨作買了最新一集準備要看結果有人跟他說結局是什麼一樣吧。真的不能怪他因此一臉超不爽啊。然而,他做了以他的角色原理來說如此理所當然的事。這卻其實是最難的事。每個作者攜著角色們渡過衝突的危橋時大概一直在自問:什麼是「他」的正確解答?又要如何不破壞前提下引出「他」最大限度的人格魅力?
  而以這題來說,就是不僅角色行動得理所當然,我(忝為本論述的讀者代表)還被船長的魄力迷得七葷八素(這個讀者代表很沒有指標性。)
  回想尾田監製這幾部電影的敵方仍然很有意思。strong world(前大海賊)、Z(前海軍)、GOLD(前普通人(後來被打上天龍人之蹄))跟這次的前海賊王船員與渴求改變世界製造浪潮的小海賊。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內容主題大約跟動畫漫畫主機遊戲辦公室雜記有關。努力維持更新。謝謝你按下喜歡。
觀察動畫漫畫,觀察描寫角色的方式,常常陷入過度解讀。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