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歌:ヨルシカ 思想犯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ヨルシカ - 思想犯
Words and Music:n-buna
Vocal:suis
  愈想愈悲傷的歌詞,可也愈聽愈覺得回答或許就在他輕快流麗的旋律裡。
  (下面歌詞翻譯是為了寫感想大致翻的)
  我想這首歌講的是創作者的掙扎,但完全也可以解釋成人生。誠實地面對自己的醜惡與欲望,但也仍然誠實地流露自己的感性——不禁讓我想起乙一的《天帝妖狐》,作中淒厲醜惡的惡人在最後面對死亡時也會不由自主脫口祈求神明,而那個祈求跟受害者哆嗦祈求的姿勢沒有什麼不同——然後又誠實地自我厭惡,最後誠實地接受自己。
烏の歌に茜
この孤独よ今詩に変われ
さよなら、君に茜
僕は今、夜を待つ
また明日。口が滑る

(烏鴉鳴聲染上夕紅
這份孤獨啊在此刻化為詩歌吧
再見了,也將這份夕紅予你
然後我將等待夜晚
明天見。卻不小心如此脫口而出)
  覺得「烏の歌に茜」的描寫很厲害。他們用文字描寫聲音的方式(或者說用其它五感借位感受的方式)很有意思,讓我想起航海王「點亮香朵拉的燈火」,也同樣是用耀眼明亮的火焰形容穿透清澈的鐘聲。
言葉の雨に打たれ
秋惜しむまま冬に落ちる
春の山のうしろからまた一つ煙が立つ
夏風が頬を滑る

(被話語的暴雨打落
就這麼懷著惜秋之思於凜冬飄零
不久春日遠山再次燃起一縷青煙*
夏天的輕風拂過臉頰)
  或許這段描述主體是樹,比起花還要綿延的生命力,跟花一樣昭示生命的流動;秋天山野最美麗的時候一樣要面對冬天的枯榮,春天的燒山(*看畫面感覺不只一縷青煙,查了一下確實有些地方有燒山的習慣,旨在活化山林;並且為日文詩歌中代表春天的季語,)夏天的風穿過新綠。
君の言葉が呑みたい
入れ物もない両手で受けて
いつしか喉が潤う
その時を待ちながら
(想飲下你的文字
卻沒有可以承裝的容器所以用雙手掬起
捧著靜待我準備好的那天)
  要潤喉之後才吃主餐,所以不是先喝酒就是先喝湯才開始吃飯,這個屬於這個文化的細節讓我想起實況主有天胡言亂語說「去超市時,你去拿柿種(某種與仙貝同格的零食,)我去拿高麗菜。」結果觀眾們大笑吐槽問是要煮什麼料理。這可能是因為日本人似乎大多習慣買當天要煮的菜,可以看菜籃猜對方當天的晚餐。
  附帶一提,本作有多處引用(致敬,或按照專輯的主題,盜用,)尾崎放哉的詩歌或是小說;這裡引用的是「入れ物がない両手で受ける」。
(c)思想犯MV / ヨルシカ 3rd Full Album「盗作」
關於畫面的設計:
  橫向細長的畫面是戴上面具後狹窄的視野。
  有人說面具的順序分別是小丑、般若、蓋伊福克斯面具(俗稱V怪客面具),分別是想討人歡心、嫉妒、質疑(對抗)世界的無名氏。藉由摘下面具快速地倒敘來路漫漫。
  有人發現主角摘下面具臉上還是黏著面具揍向鏡子時,鏡子裡的倒影動了起來撫著下巴好似在說「這表情真不錯」。拜倒在這個分鏡下(也佩服可以馬上捕捉到這幕的人。)這種複雜的痛苦與孤獨確實也如歌詞所唱「他人に優しいあんたにこの孤独がわかるものか(溫柔以待他人的你,如何能了解這份孤獨)」。
  最後畫面分別是離開水槽的觀用魚,植缽裂開的室內盆裁,重新戴上面具的主角。面具碎裂。考量這個面具這首歌中的複數含義,覺得最後的分鏡寡言卻強而有力。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6會員
125內容數
寫日常雜記,寫觀後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掉在地上的餅乾屑 的其他內容
推歌:コメダワラ 自墮樂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