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海王:香吉士蛋糕島篇雜談

2020/11/0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898話(c)ONE PIECE 尾田榮一郎
  可能沒有人特別拿出來說;當香吉士留下紙條給同伴們,寫道:「女に会ってくる。必ず戻る。(我去見個女人,一定會回來。)」實在是太瀟灑又深情。
(有劇透)
  他明明當時已經知道那是個有去未必有回的陷阱難題,卻寫得如此輕鬆寫意。被帶走前他要了紙筆留話勿追,但那是什麼心境才寫得出這樣飄丿一句「我去見個女人,」抹去身世抹去四皇的勢力傾軋抹去他的困頓為難,然後忠誠地說道「一定會回來。」那或許是他對自己的誓言,也可能是對夥伴們的安撫:如果我一直沒回來,就請一直相信我的謊言啟程吧。
  有人覺得這跟羅賓的故事脈落很像,同樣在孤苦困厄的幼年時光裡有人憐他們卻無法幫助他們,只好撕心裂肺地對他們大喊(祈禱):「去吧,去大海吧,那裡一定有你可以歸去的地方,有愛你的人。」而到此我才終於明白那年他決定離開海上餐廳巴拉蒂時有多煎熬困難;他完全不控制力道地叩首痛哭不是怕自己還不起恩情,而是他追求渴望可以收羽安歇的歸屬,難道竟比不上一個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夢想之地嗎?可是哲普好像看穿了一切,只是又心酸又溫暖,蒼老地笑了笑:「別著涼了。」好像在說「不管你要回到哪裡,照顧好自己。」又好像了解他的矛盾他的自我質疑,於是無聲守望願他找到自己的答案。所以在蛋糕島上,香吉士終於掙扎著哭著說出實話「我好想⋯⋯好想回到千陽號上!」時,
  不管是先知先覺還是後知後覺感應到這則伏筆中的情衷的讀者們,應該都全體少女暈厥了吧。
  或許這是一道需要從頭到尾重新考察的題目,但按照我(多有偏頗)的記憶,總印象船長在任何人的講古描述過往恩怨糾纏中,大多沒有在聽(不是在睡覺就是在吃飯。)基本上他按照自己的原則喜好行動,剛好結果與他人所求相符,所以感覺他不是聖母也不是救世主,只是隨心所欲的海賊。他不為所動的信條讓人不由自主地羨慕;然而自由自在沒有船錨的人就沒有羈絆。而或許在艾斯死亡後吉貝爾大聲喝斥:「想想看你還有什麼!」的那一句振聾發聵,他對身邊人的珍惜實在是跳樓大拍賣,所以過往對娜美羅賓都要求他們親口說出自己的願望;但卻對香吉士說「沒有你我當不了海賊王!」以及在和之國中,認真(著迷)地聽完光月御田又哭又笑又俠義又任情的故事。

  擁有無聲能力的克拉松,為了能讓羅逃得更遠不會被發現,死前拚命呼吸希望自己的心臟多跳一秒鐘,以免斷氣的那刻解除能力,羅痛苦孤獨的哭聲就會引來追兵。自古以來死去的人總是希望活下去的人自由地活下去。
  D到底是什麼呢?最近我的猜測是「Dragon Slayer」。
  最後,一個大密寶是什麼?耗費三分之二的平成追尋的寶藏,太過簡單可沒辦法滿足所有或長或短曾與之共舞的人。但是這個答案肯定在最一開始就寫好了,答案一定就是自由吧。好比艾斯17歲出航時跟船長的約定:要做這片大海比誰都自由的人。所以,牽扯到空白百年的歷史本文的特殊礦石跟終點之島有所連結;所以,找到寶藏的戈爾羅傑要被處刑之餘他是滿面笑容地赴死的。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內容主題大約跟動畫漫畫主機遊戲辦公室雜記有關。努力維持更新。謝謝你按下喜歡。
觀察動畫漫畫,觀察描寫角色的方式,常常陷入過度解讀。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