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同人 | 英香】《呼喚我的名字》 - α WORLD

2020/11/28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公告:
因為緊急搬家關係而停更了兩個月真的十分抱歉!
接下來會盡快趕回進度,望各位體諒!


二零六三年一月。
原來躺在乾淨的床上,直至覺得睡夠了才睜開眼睛,是一件如此美好的事情來的嗎?
發現自己這樣想時,我才意會到自己已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沒有享受過這種休閒得不對勁的生活了。上一次享受這種事是在什麼時候?四七年之前──啊,不是。我是誕生於二零四七年七月一日的王嘉龍,所以在那之前,屬於賀瑞斯‧王的生活和回憶都跟我無關。
換言之,那是五五年之前的事。
四七年到五五年之間,我藉着扮演最乖巧的存在而保存了僅餘的自由,留有可以喘息的時光,以及一個根本沒有人想要的、跟其他城市一起住在先生四合院中的機會。可是五五年的某一天 [1],再次跟那個人見面的我下定了決心,於是僅餘的、所謂的自由便從手上溜走了。
我抬頭看望空白一片的天花板,放空,任由自己在名為「思想」的那片汪洋中隨水飄浮。
雖然失去那些可悲的自由是意料中事,但當這件事實際發生時,長期喘不過氣來的窒息感,還是會讓人逐漸無法認知時間的長短。尤其是,當那種「工作」一個接一個地出現,滿足了某些存在後另一些存在就會蜂擁而上時,接二連三的感官刺激和高潮會容易導致昏迷。而昏迷的後果,就是會失去了昏迷時的記憶和時間。
結果醒來後,也許是數天後的事,而不是像醉酒似的,翌日就會醒來──
「教我接吻吧,亞瑟先生。」
「我不是為了做這種事而來的,賀瑞斯。」
久遠的回憶忽然在腦中冒起,眼睛隨即睜得大大的,甚至傳來了輕微痛意。
好懷念。
心裡冒出了這感受的瞬間,我閉上了眼睛,告訴自己那是另一個人的回憶,跟自己沒有半點關係。現在,我只是王嘉龍(Wang Jia Long),代表着港南這個小城市,並為了生存而長期需要負責解決其他人的性慾。我不是那個名為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不是那個曾經能夠與倫敦和紐約看齊的亞洲城市,市內沒有價值一百萬的美麗夜景,亦不是女皇頭上的美麗珍珠。
「啊……那個……」
我就是我,從不擁有那些值得別人留戀的美好寶物──
「在我眼裡,其實你除了名字外,也沒什麼改變啊。」
沉默。
回憶總是喜歡痛打別人的嘴巴,告訴我不要再自欺欺人。
我沒有。
那是亡靈的最後掙扎,是另一個人的慾望,是他對他的愛慕,而我只是這份慾望的執行者……
「那麼,你可以叫我『Horace』嗎?亞瑟先生。」
然而,即使再怎樣否定,性慾卻不會說謊。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4,239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香港同人組織 BLOOM FAN 的成員,主要從事繁體中文的時事向及香港相關的創作。同人方面,主要創作方向為腐向、百合作品。
原作《義呆利》,同人作品取向為女性向、港仔中心,封面繪師:鳥燁。這裡會發一些國際金融中心組(米英香攻受無差)相關的短文,米英香可逆可拆可三角關係。由於市面上很多米攻英受作品,所以本專題會以英攻米受為主,香可攻可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