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哇!那一年我在大堡礁

2021/02/0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何其有幸,曾經目睹那無與倫比的海底世界,如果要我從遊歷過的大自然中選出最美佳麗,這個后冠毫無遲疑給「大堡礁」。那一年我在被稱之為內太空的世界級蔚藍海底,親身體驗何謂「大開眼界」。
「最新研究顯示,大堡礁在過去25年內,有半數的珊瑚死亡,科學家也警告,氣候變遷正對海洋生態系統造成不可逆的破壞。」去年的這一則報導令人憂心,剛好在25年前,我到被列入世界自然遺產的大堡礁浮潛,能見度可達數十米,環顧四周盡是五彩繽紛的各式珊瑚礁石和大小魚群,我至今難忘那瑰麗的海底世界以及當時的五感震撼,大堡礁是我這一生最美麗夢幻的經歷之一
一九九五年八月下旬,我結束在澳洲布里斯本的七週遊學課程,和另外兩名同學一起搭乘昆士蘭省北部海岸鐵路線火車,兩天一夜沿東海岸走了一千七百公里來到凱恩斯。人口僅十來萬的凱恩斯觀光業非常發達,我們在市區的旅客諮詢處買了幾個代表性的單日行程:大堡礁、同樣是世界遺產的庫蘭達觀光列車(Kuranda Scenic Railway)與戴恩樹雨林(Daintree Rainforest)遊船河,還有哈特利鱷魚公園(Hartley’s Crocodile Adventure)。
庫蘭達觀光列車 (1995/8)
當年沒有網路可做詳細的功課,我也忘了是怎麼盤算大堡礁的行程,幸好選對了區域,單程航程約需兩小時的「外堡礁」雖然較遠較貴,但海底景觀更美。外堡礁有船公司自家的海上平台,遊客從這裡下水浮潛或深潛。我平生第一次浮潛,就到世界級的水域,對於省吃儉用的我那也是首次堪稱奢華等級的自費旅遊。
有些旅程或風景,我們會期盼再一次的造訪去重新領略那份美好。然而,許多人生劇場都無法重演,通常只在記憶中留下一份迷戀。二十一年後我首次帶孩子出國到澳洲昆士蘭,就沒能再走到大堡礁,那個與我一起下水的韓國男生,也沒能再相遇。
當年我以二十九歲高齡在英語學校的長青組排行老三,小我兩歲的韓國男生Chess晚我大約一兩週到校。他的英語真的是準備來磨練的,當時只能講國中級的簡單短句,又帶著很難懂的口音,我對他的友善和同情換來他跟前跟後的耿耿忠心。往後的課餘和假日,我幾乎像是另類保母般帶著他東走西晃,Chess的面容總是略帶苦澀卻有著文文的微笑。在那個台灣人均所得還明顯高於南韓的年代,我又挾著好他一大截的英語能力和多他一公分的身高,在他面前隱約有股優越感和學長的心態,我並不介意他的膏膏纏(台語:糾纏),倒是享受有人跟從的微醺感。
我學程結束前已和長青組的老二約好同遊凱恩斯,後來問Chess要不要插花,他當面點頭,就這樣翹課一週和我們展開一千多公里外的旅途。
大堡礁 (1995/8)
大堡礁 (1995/8)
凱恩斯旅程最後一天,我準備往機場到香港,他準備往火車站回布里斯本,我們在旅店外珍重道再見,那文文仔笑溜到我臉上,他只有看似更澀一點點的攢眉苦臉,兩人沒有依依不捨,但是我也沒忘記他揮手告別時的表情。互留地址,後來通了幾次信,他幾年後跑去雲遊中國大陸就是沒來台灣,我們始終沒有再見。
哇!那一年我在大堡礁,是海底生態還非常美的大堡礁,我還記得那體好壯壯的珊瑚礁石、優游自在的魚蝦、清澈見底的海水,還有那上百個遊客或學生中,總是在我身邊掛著淡淡苦笑的韓國大男孩。
感謝《報臺》刊載於2021/1/2、《人間福報》刊載於2021/1/9
請愛心「認養」作者第一個書寶寶《解憂書寫:用文字和自己談心的21個練習》
151會員
126內容數
「HomeBa」是我29歲在布里斯本遊學時,同校的台灣小女生給我的暱稱。從2000年起在家工作至今,也成為了兩個孩子的爸,當時的綽號到現在也很貼切。教養的長路上我與太太拿全勤獎,「成績」還看不到,但我們努力去做好。連同自己的成長經驗,這裡有許多家庭小故事與大家分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