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 | 拙親

2021/02/1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過年要回來嗎?」
「年假沒幾天,不回去了。」
對方傳來"知道了"的貼圖。
麗華攤在沙發上,計算這段對話已經重複了幾次?諷刺的是,這是一年內最熱絡的對話。平日沒有電話,沒有訊息。
她想回家,卻害怕回家。她害怕父親的冷漠臉孔、害怕母親的嫌棄叨念。更害怕會不會被無視?
即使如此,她還是想念父母。像向陽植物一樣,渴望親情的照耀。
『要是能知道他們心裡怎麼想我的話該有多好?』
麗華訕笑自己的異想天開,走到陽台收衣服。她發現一件未見過的斗篷。
是被風吹過來的嗎?
她把衣服收進房間,眼角餘光瞥到全身鏡,一看不得了!差點沒把麗華嚇死!鏡中的麗華只剩上半身,被斗篷遮住的部分消失了!
難不成這是隱身斗篷?
在一片混亂的腦海裡,突然迸出一個妙計。
麗華坐在老家的客廳。她披著隱身斗篷,沒有人發現她的存在。
如果偷偷地觀察父母的日常,或許能探得父母的真實想法吧?如果爸媽不喜歡她,那她就別回去惹人嫌。但是,她的心裡仍然遏止不了期待……。
父親的頭頂禿了,母親的眼角皺褶也變多了。淚水溫熱了麗華的眼眶,廚房飄來的孰悉香味讓她無比懷念、安心。
餐桌上的菜色豐富:粉色發糕、炸芋丸、佛跳牆等等,都是母親的拿手年菜。她忍不住偷吃了一顆炸芋丸。外酥內軟,芋頭的香氣帶她重回無憂的童年時光。
「喂!」是父親的叫聲。
被發現了?麗華嚇得囫圇吞嚥。斗篷的隱身功能失效了?
「阿玲,厝裡只有我們兩個人,發粿做這麼多要幹嘛?」父親質問母親。
母親端菜來餐廳,回:「妹妹挑食,就愛吃這個啊。」
父親坐在沙發上碎念:「妹妹又不回家過年。」他組裝宅配紙箱,抱怨:「這個紙箱有夠小,塞不了多少發粿!」
母親回頭,提醒父親:「你要留位置放茶米跟花生酥糖!」
「知影啦!」父親敷衍回答,繼續黏紙箱。
『原來他們一直記得我喜歡吃發糕跟花生酥糖……。』
每年春節,麗華都會收到老家寄來的宅配急件。她一直以為發糕跟糖是吃不完才寄過來,自己只是廚餘桶。沒想到竟然是父母特地準備的。
父親交代母親:「要記得給妹妹發訊息,叫她注意宅配。」
「手機的字太小,我眼花看不清。等等吃團圓飯的時候,再叫年輕人幫我發。」母親脫下圍裙,催促父親:「親戚他們還要一小時才來,你先去寄宅配!」
父親起身,嘟噥:「打電話不就好了?」
母親回:「她是睡豬,過年讓她好好睡覺,不要吵她。」
父親淺淺地笑了,說:「也是。」便抱著宅配紙箱出門了。
麗華的眼淚潸然落下,嘴角卻微微上揚。原來沒有來電,是父母的體貼;沒有來訊,只是父母不擅長。看似冷漠與嫌棄,實為粗糙的親暱表現。是她自己擅自誤解父母,擅自受傷。
原來,家裡始終有一份專屬於她的年菜。
「爸、媽,我回來了。」
隱形斗篷消弭於無形,麗華也不再需要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赫奕 /翼
赫奕 /翼
翼:分享神奈川生活、日本旅遊。赫奕:推理小說愛好者,特別是日本本格推理小說。 中日翻譯、業餘寫手,偶爾接單。 喜歡創作,希望你喜歡:}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