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專題|專訪孫淑媚《天橋上的魔術師》:我很想要被看見

22
2021-02-19
|閱讀時間 ‧ 約 9 分鐘
孫淑媚本人嬌小,纖細,舉止節制,談吐得宜,是不佔空間的那種女明星。訪問這天,摩羯座的她剛過不惑之年的生日,歲月卻似沒在身上留下痕跡,或許是因為國中就出道至今,她早已習慣敬業地維繫自己身為藝人被期待的樣子。
這樣的她,在《天橋上的魔術師》裡竟頂著一顆奔放爆炸頭出場,開口三兩句就是台語九字經問候:「kàn 破恁老爸的漚尻川」(註1),成為劇集前半令人眼睛一亮的綠葉;而隨著劇情開展至第六、七集,她換上一張素淨的臉、以虛弱的腳步支撐她已然破碎的靈魂,這片綠葉搖身一變成為觀眾無法忽視的紅花──原來,孫淑媚那麼會演。
用力演到瘀青
飾演點媽的孫淑媚,與老公(楊大正飾)及兩個兒子小不點(李奕樵飾)、Nori(初孟軒飾)在中華商場經營鞋店,是個非常強勢的臺灣歐巴桑。當初收到試鏡消息,她先拜讀了吳明益的原著小說,馬上被書中描述的時代氛圍吸引。
「我喜歡那個年代人與人之間很親密、很緊密的感覺。台灣錢淹跤目,整個商場好像萬花筒,形形色色的生活百態,賣什麼都不奇怪。」來自高雄,她雖然對商場沒有太多記憶,卻也曾被商場餵養,「因為我家小時候買賣瑪瑙,我媽媽說他們會帶貨去給那裡的店家,跟他們做生意。」
後來看到劇本,她更是興奮:「因為點媽跟我個性完全不一樣,不僅僅會講髒話,也比較外放一點,尤其她在做生意的手腕很厲害。」對劇本、角色一見傾心,後續交往卻是挑戰的開始,因為與點媽個性南轅北轍,她剛開始連一字髒話都說不出口,還試戲試到微血管爆裂、瘀青。
「我真的連『幹』都講不出來,做了很多功課,看各種年齡的女孩子罵髒話的影片。」她也求助於在漁會打滾多年的媽媽,「我想說媽媽應該比較了解以前人會罵的髒話,問她有沒有可以分享的,越髒越好。她就說有一個『kàn 破恁祖先的奉金甕仔』(註2)。」努力充實髒字,加上當時她正在準備一場馬拉松,每每跑到上氣不接下氣時,便開始放聲大罵。苦練後她罵到出師,儼然成為行走的台語髒話字典。
當然,辛苦的不只這個,她在劇中要罵老公、罵小孩、罵客人,好幾次幾乎氣力放盡。「我記得有幾場罵人戲,導演說先試戲,試完再拍。試了幾次我已經用盡了全身力氣,結果導演居然說:『好,等下正式來就用比這個再多一百倍的力氣。』」現場打板打下去,她情緒一來還真的投入了一百倍進去,「結果隔幾天,發現我氣到血管瘀青了,整個黑黑一塊,我從來沒有這樣過。」那一幕幕呈現在鏡頭前的精彩衝突,可是她用力到爆血管換來的。
和點媽一起,練習當個媽媽
孫淑媚還沒體會過當媽媽的滋味,這次卻得在劇中挑戰極為複雜的、身為母親的內心戲。她說,她的方法是虛心與點媽一起學習,「我相信點媽也在學當媽媽。因為沒有任何人生出來就知道怎樣才是一個好媽媽,點媽也是。」於是,她願陪伴點媽走過一段心痛的歷程,「很多人都說,同理心對演員來講很重要,但我覺得當你進入到一個角色,那已經不只是同理心,因為他是你自己。」
當自己寄予厚望的大兒子 NORI 消失,點媽展開無止盡的追尋,一步步打開心底那個也許早就知道,卻一直不願面對的黑盒子,「我覺得我在當下真的感受到孩子突然消失的驚恐感,求神拜佛都沒有用,只能自己找一個精神上的寄託。」這段如夢似幻的追索,其實原本應由小不點走完,導演卻在拍攝過程擔心童星負擔太重,加上發覺孫淑媚的潛力,轉而找上她。
「那時導演還有點不好意思,說有幾場戲要加在我身上,可以聊一下嗎?因為本來是給小朋友的戲,我不能太 high,但心裡很開心。我跟你講,我拿到那熱騰騰的劇本,心裡面像在打鼓一樣欸!」興奮到想去謝神的她,沒有愧對這個機會,精彩演出讓觀眾跟隨她拖著一身疲憊,在搖晃的火車上睡睡醒醒、迷濛中循著兒子的身影向前,最終在廟前舞台與他遠遠地相見。
最後那場戲,她多心疼兒子,導演卻說,不能哭,「看到 NORI 跳鋼管,我怎麼能不哭?很為難人。導演講得很多、而且有點難,又只有表情,很多層次我要一下子消化掉,也要讓他看到我想表達的是什麼,那時真的很想拔頭髮。」她努力詮釋,也是因為打從心裡疼惜也尊敬點媽。
「點媽是那個傳統時代的女性,能幹、強悍,但有女人溫柔的那一面,她不是沒有眼淚,只是不想哭給你看。我相信最後那場戲,那份理解已經超越了當下傳統女性的思維,那時絕對沒有任何一個媽媽能接受,因為整個氛圍都不允許。」於是她望著 NORI,真的忍住沒有哭,「我覺得,她理解了,她很堅強、很勇敢。」女性毋是無氣概,暗暗目屎吞腹內⋯⋯,這首〈你著忍耐〉是戲裡的選歌之一,孫淑媚想把這首歌送給點媽,以及她所代表的,那個時代下所有堅毅的台灣女性。
我很想要被看見
孫淑媚 14 歲就開始唱歌,年紀輕輕要在舞台與鏡頭前後穿梭,因此劇中她同理點媽,劇外她則能理解兒子。「我想到爸媽對我的期待也很高,同時我也想滿足唱片公司、歌迷的期待,一路走來感覺一直在完成別人的期待,比較沒辦法做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誰。所以,我覺得我到現在還在尋找自己。」一副好歌喉像是生來的恩賜,卻也讓她在懵懂中走向被規劃好的人生。
星途看似順遂,卻也充滿不願言說的苦,「那些難過的、挫折的,都是不可說的、不好說的,有可能是家庭的,有可能是公司背後的,有可能是在我校園裡面的,講出來是負面的,那何必說?寧願讓大家看到開開心心的。」她曾因藝人身份需要留長髮,在校園裡被言語霸凌;也曾因交往年紀差距過大的男友,被爸媽關在房裡;即使是交朋友,也經常真心換絕情。
「曾經有過我覺得很好的朋友,突然跟我說:『很難跟妳當真正的朋友,因為妳就是電視上那個孫淑媚啊。』或是也有遇過朋友想走這行,就利用跟我的關係去製造新聞,這些都讓我滿受傷的。」人際關係時常碰壁,讓她至今很安於獨處,閒暇時幾乎都待在家。
「因為我很宅,所以也愛追劇、看電影,可以一部接著一部看。以前學校放假,沒人找我出去玩,我就會到二輪電影院買票看一整天,還自己買墊子帶過去,因為覺得那個椅子很髒(笑)。」將近三十年的歌手生涯,孫淑媚以〈愛你愛甲心痛〉、〈媽媽你無對我講〉等金曲走紅,也是金曲獎認證過的台語歌后。大多數人以歌手身份認識她,卻不知她畢業於華岡藝校戲劇科,私底下也是狂熱的戲迷。
不過,這樣熱愛看戲、演戲的她,參與過的作品卻僅落在十部左右,這一切要追溯回 18 歲時那次初登場。
那是 1999 年的台視八點檔《雨中鳥》,她客串飾演白冰冰的女兒。播出當天,爸爸還找來三五好友一起看,「結果我一出場就『阿爸,你怎麼死這麼慘?~~』演得超誇張、好爛,真的超爛!我爸就很尷尬。」原來舞台劇跟電視劇張力不同,年紀輕輕還不會拿捏,卻就此留下深刻陰影,後來有劇組找上門,她都習慣先嚇跑對方。
「我很怕演不好、對不起別人,所以都說我又矮又不會演。」這強大的創傷症候群,讓她一直到 30 歲左右才重回拍片現場,「演了之後發現,好苦,但是好開心喔!」她享受整個劇組一起努力成就一件事的感覺,也愛上透過角色體驗不同的人生,「我真的不是工作就是在家,角色可以讓我經歷更多種人生滋味。」說起演戲,她眼神裡有小孩子的快樂。
最後我問她,總是習於滿足別人,她現在是否有自己的渴望?沈默半晌,她才小小聲地說,「我很想要被看見。看見我可以有不一樣的表現,這不單單是為了賺錢,演戲讓我很開心。」她絕對有想完成的事情,只是習慣將自己的需求擺到後面。原來不只身形,她處世的方式也是,不想給人添麻煩似的,不佔空間。而這樣的孫淑媚,在《天橋上的魔術師》過癮地演了一回戲,你看見了嗎?

註解: 1:臺語,幹破你爸爸的爛屁股。 2:臺語,幹破你祖先的骨灰罈。

採訪、撰稿:陳芷儀 攝影:ioauue 逐字稿整理:詹和臻 台語文修訂:張翠硯 劇照提供:公共電視、MyVideo

2021年春天最受矚目的台劇、改編自吳明益同名小說的《天橋上的魔術師》在公視與myVideo開播,《釀電影》也不在橋上缺席,從劇評、每週跟播到「點媽」孫淑媚的深度專訪,我們深入八〇年代的中華商場,看孩子們的斑駁童年、那個世代的中年青年們的徬徨與哀愁,一起到 99 樓去走一趟。《天橋上的魔術師》專題請往此

分享至
成為作者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陳芷儀
陳芷儀
政大傳播所畢,曾是編輯,現為耳草人內容工作室負責人。一個理性大過感性、熱愛自由與獨處的天秤座,懶散的成長型人格。長年以文字為生,寫人物專訪、寫歌詞、寫各類文案,擅於規劃內容行銷,不擅於拖稿。https://www.chihyi.work/
本文發佈於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22收藏
分享
留言
分享
22留言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