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o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Tomo兩週沒有進辦公室了。雖然我們的工作不太需要常常在辦公室內,但偶爾還是得來報帳、文件作業之類的,尤其是月底。
都有收到她的日報與週報,代表還活著。打電話給她,沒接,Line沒有回,只好去找她。
來開門時,Tomo黑眼圈又更重了。
我問她:「欸妳還好吧?」
她笑著說:「什麼好不好?」
「妳太久沒進辦公室,所以我過來看一下,但妳黑眼圈也太重了?都沒有睡覺嗎?」
Tomo說,「有啊,但我一直作夢,妳要聽嗎?」
我:「不恐怖的話。」
Tomo悠悠地說起,妳不知道我以前專科的時候是管樂社的吧?
從專一起,Tomo就在那個樂隊裡面跟大家一起練習,一起生活,一起玩樂,但是漸漸的,學長姊畢業了,同屆的也開始準備二技的考試,最後只剩下沒有打算要升學的Tomo還在跟團練。
夢裡的Tomo,用著第三人的視角,看著位在二樓空蕩蕩的樂器室裡面,只有自己,那個自己,眼神空空,往下看著一樓的操場。
欸,是璁?
璁是Tomo同組的同學,電機科的學霸。夢裡的璁和同學以及幾個熟識的學姊,正在操場上跳舞,看見Tomo在樓上,對她眨眼揮手示意,下來啊!
夢裡的Tomo淚流滿面,搖搖頭。
樓下還繼續在跳舞,Tomo的學姊走上來,幫她擦掉眼淚,讓她讓一讓。學姊推開了她的身後有一扇門,一扇在樂器室裡面,Tomo從來都不知道的門,她看見門裡面,學長姐們都穿著社服,笑容滿面的忙碌著。
「然後呢?」我問。
Tomo揉了一下太陽穴,說:「沒有然後,我就被叫醒了。」
「要不要去走走?吃個飯什麼的?」我問她。
Tomo搖頭,「等等還有事。」
「好,妳保重,好好睡覺。」我也不勉強,她是很喜歡獨處的人。
她看起來真的很累,雖然還是笑著。不知道為什麼,我離開的時候,覺得好像還是來對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9會員
    39內容數
    有人說,如果你心中一直有配樂,那你的人生就是一場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