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這是一封遺書

2021/09/2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如無意外,我今天下午會去打疫苗。
我知道我知道,理論上疫苗是安全的。
但,還是有人出現嚴重副作用的個案。
雖然所有死亡個案都說與打疫苗沒有直接關係,除非一打進去立即死掉,否則隔了一天、一星期、一個月,要怎麼證明有關係?
明明是生龍活虎的一個人,突然死掉了。
有一派人說,這些人原本就是要死的,只是碰巧打了疫苗罷了。
又沒有時光機,回去制止那個人打疫苗,看看沒打疫苗的話,那個人最終還是難逃一死,還是甚麼也沒有發生。
總而言之,我害怕,即使機率不大,即使每個人的反應也不同,即使我不知道我的命合該有幾長。

因為這邊出了新政策,打工的人基本上都要打疫苗,也不是完全沒有選擇權。不想打的話每七天自費做一次檢測好了。
我怕麻煩,寧願配合政策打疫苗算了。
其實如果確保百分百安全,也不是不想打,小小的副作用倒也不怕,只是會害怕臉癱啊,甚至死亡。
誰知道自己是甚麼體質呢?
總而言之,預約了今天下午去打,如果沒有臨陣脫逃的話。

因為不知道最終發生甚麼事,所以我笑說我要先寫下遺書。
嗯,是遺書,不是遺囑。
財產分配的事,按法律執行好了,反正就是將我的財產分配給親人。我都死了,怎樣分配也沒所謂,只是我不知道我的家人知否我在哪裏有甚麼財產,所以在許多年前,當一個認識的人突然倒下、走了,我就刻意在Evernote中開設一個叫《身後》的記事本,寫下我的銀行帳戶,寫下我的保險清單,寫下我的銀行轉賬清單,還有寫下我給母親、丈夫和女兒的說話。
當年寫完後就一直丟著沒再管理,今天我又重新檢視一次,增補一些內容。
所以,萬一我出事了,家人也可以在那裏尋找一些資料。

廿多歲的時候,當我覺得我想做的事都已經達成了,就覺得死而無憾。
可是再多活幾年,我做了的事更多,我反而就不想死了。
當然,我知道人總是要死的,但還不是這個時候,因為我還有許多事情想做。
我還想繼續跟家人在一起,還想看著女兒長大。
我還有許多小說想寫,還有很多地方想去。
雖然我傾向相信,靈魂在完成今生的功課後就會離開,基本上從這個肉身的退場時間早有定案,可以選擇的話,我還未想退場。
只是生死有命,誰知道呢?
生命是一個循環,死亡只是這個循環中的一個點,既不是起始,也不是結束。
我其實真的沒甚麼遺憾了。
我當然不是一個完美的人,我對自己有許多不滿,外表啦、個性啦、能力啦,但是我以這個"容器",選擇這種個性,都必然有原因,都是我到來這世上之前的選擇。
我帶著這些功課到來,學習著、成長著。
我有達成一些期許,也伴隨著一些遺憾。
但這一段人生還是讓我感到富足。
基本上我是能活出自我的。
活得夠久,就會發現,我們都應該遵循自己的心意而活,不要總是仰人鼻息,不要總是哈腰欠身,挺直身子也是活得下去的。
我盡可能只做我喜歡做的事,雖然這次打疫苗也是一份妥協啦。
世界越來越難理解了,也許這是一眾靈魂選擇要面對的課題,世界越艱難,我們越要活得精彩。

看,我本來就是這樣一個悲觀的人,連打個疫苗就誇張到要寫下甚麼遺書。
這些年來我很努力讓自己不表現得那麼悲觀,但骨子裏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我當然不希望這真的是我的遺書。
但萬一,遇上萬一,我還是忍不住在這世上多留下一些文字。
如果有機會,我是打算明年出版一本叫做《都是那些傳說》的電子書,現在大概寫了一半吧。
對了,明天我的《無差別愛人》電子書就會出版,有機會再一次向大家介紹。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梁淑淇
梁淑淇
在澳門土生土長,喜歡寫一些令自己感動的小說,曾出版短篇小說集《雙十年華》和長篇小說《小心愛》、《我和我的》、《愛你愛我》和《陽光最是明媚》,覺醒到生命的短暫,希望有一天能寫出比自己活得更久的小說,仍在努力當中。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