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手套故事集 | 一封寫給自己的遺書

2022/09/1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圖源自網路
大概從小學三年級就養成了這樣的習慣,每年的跨年,我都會找一個獨自一人的時間,好好的坐在書桌前,寫下一封名為「遺書」的信件,為接下來的364天(或因為是閏年的365天)任何可能發生的意外做些準備。
有些人(或長輩)可能會帶著不解還有點憤怒的語氣說:「你人好好的,為什麼要詛咒自己可能會出意外?」我通常不會回應這些憤怒,因為對於我來說,死亡並不是一件值得忌諱的事情,每個人一出生,就會經歷一段逐漸走向死亡的過程,它就像日出日落一般正常,但正因為他會如此「正常」的發生 (可能跟不小心揮到杯子摔破它一樣偶然),才需要好好的規劃,畢竟那是個不可逆的階段,我不想沒留下任何東西就默默的消失,對我而言,這樣實在太不酷了!
我曾經在一篇關於「預防性遺書」的文章上看到一段很有感的話,並隨手摘錄在我當時的手帳筆記本上,他是這樣陳述的:
目的不在於告別世界,而是讓我們獲得新生。因為當我們能正視死亡時,才能更加理解生命的意義。
這段話詮釋了我每年堅持這樣做的理由,那些來不及說的感謝與抱歉,都值得在我離開人間的時刻被代為轉達,我想在那些當事人(曾為或現為的重要他人)接收到我來不及說出口的言語後,我能更毫無遺憾(或毫不猶豫)的闔上雙眼。
我常笑說自己是儀式怪,每年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刻,都會發現來來去去的人們走入或走出我的B4重磅方格紙,會發現自己在意世界的更多,糾結過去的事情會變少(因為當前可能還有更大的挑戰在向我招手),還是會有遺憾,還是會覺得後悔沒做或做了哪些事情,但寫遺書這樣的儀式總會遍遍提醒著我,回頭看看現在自己最在意的事情是什麼,這是個梳理自己的過程,會發現其實自己還有許多夢想,自己還有許多被愛且被穩穩接住的時刻。
寫完之後,通常會帶著一抹微笑,自豪自己原來做了那麼多「不容易」的事情,這段旅途有我活過的痕跡,也許也被身邊的人記著。
看著自己徹夜的大書特書,滿懷感恩的塞進信紙內,寫下斗大的「遺書」兩字,展望自己新的一年,心想自己不過只是人生一場,最後含笑(或淚)把前一年的遺書執意的丟進垃圾桶,慶祝自己又幸運的多活一年,也謝謝一直以來自己都這麼努力的活著,接著誠摯且專注的對自己說聲 :
辛苦了,以後也要繼續帶著良善走下去
謝謝你,謝謝你們,
也謝謝我自己。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蔡璨霙
蔡璨霙
教育新創狂熱分子,喜歡山海,喜歡孩子,喜歡攝影,喜歡聽故事,極度容易失眠。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