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明天進行式 | Tomorrow Towarding (4)

2021/10/3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時光荏苒/阿儒瓦苡.篙瑪竿(武玉玲) Aluaiy Kaumakan

女性團結:跨境.相遇/彼勇.依斯瑪哈單
/
-
「女性、藝術」是近期讓我很感興趣的兩個詞,其中一個原因是它們和我息息相關,一位音樂系單簧管主修的女子。而這組展覽就是當初我決定要去的原因之一。
-
小時候常常聽我的樂理老師說她最喜歡「小兵立大功」,小兵力量雖不大,但只要團結起來就可以創造勝利,音符就像是一個個的小兵,透過作曲家的思想和想像力編織成曲,再由演奏家上色,任何一個環節都缺一不可。此次策展人彼勇.依斯瑪哈單邀請了國內外的少數民族女性藝術家們,用他們身為藝術家的眼睛去看見這世界的角落,那些被忽略的議題、弱勢族群,透過作品來傳達這些聲音。
-
而為何是「女性藝術家」?透過展覽,我衍生的想法是,無論在東方或是西方,女性這角色雖然相對弱勢,但卻一直是堅忍而溫柔的存在,擁有與異性截然不同的特質。策展人說:「無論是以團體力量抑或是個人哲思,一個人身處的環境和觀看的角度無法察覺所有的問題,但是每一人用不同的方式與方向,把自身發現到的問題,透過創作的方式來展現對事物的觀點,以不同的方式去探討相同的議題,抑或是以同樣的方式去探討不同的議題,通過屬於原住民女性藝術家的知識、價值與方法,以集結她們各自的身體經驗與生命歷程,在失序、晦暗、徬徨以及覺醒的層次上,啟動另類的文化與團結進而產生共鳴並找出根源所在。」
-
在此組展覽中,令我最印象深刻的是張恩滿《快樂山》這件作品。它是藝術家在一處地圖上找不到名叫「快樂山」的地方所拍攝的24小時縮時攝影,並在拍攝途中自拍自問自答。快樂山是一處從部落北上打拼的阿美族人發掘的地方,坐山面海的環境和豐富的天然資源,他們依循祖先傳下來的生活智慧自給自足,在這村落生活了將近三十年,隨著時間推進,土地已經不是讓人可當過客暫駐的地方,而是成為國家財產或資本商品,然而這些居民竟然背上「侵佔國土」的罪名,即將無家可歸、流離失所。
-
藝術家在高處架設攝影機,拍攝正在因為此事件而動蕩不安的村落,即使外表看似平靜無事。在自問自答的影片中提到了傳說中美麗的玻璃屋,聽說那是一名優秀的建築師設計的,若沒有記錯的話他住了一年之後就消失了,現在的玻璃屋外是雜草叢生,連路也沒有,這位建築師現在如何,我們也無從得知,但,我們透過藝術家的眼睛,看見了世界,看見問題,只要被看見,那總會有可能有「接近」雙贏的辦法。

推薦閱讀
如果喜歡這篇文章,歡迎按愛心或點擊下方的拍手,那會是我持續創作的能量!
也歡迎追蹤我的instagram,裡面有生活、做飯、音樂、日常:)@clarinet_ruwei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李茹維,台灣人,八年級生,在新加坡讀音樂系的女子,主修單簧管,熱愛音樂、藝術、一切美的事物,閒暇之餘,會在社群網站上寫寫文章。目前做過最瘋狂的事是一個人提著一箱行李和背著樂器到歐洲流浪一個月。喜歡發呆,喜歡做菜,但很常時候會失敗。 晴天時喜歡窩在家看書,陰天時喜歡窩在琴房練習樂器或寫文章。
在此出版專題會記錄我在生活中的一些靈感與想法,若是喜歡,可以毫不猶豫地追蹤喔!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