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迴逆的命定

2021/11/0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90年代開始是港片的全盛時期。從那時開始算起,往後的十幾年,讓人印信深刻的作品不勝枚舉,其中又以警匪類型最深值人心。毫無疑問地,無間道系列將之推向了一個難以超越的全新高度,只要看過一次,陳永仁在天台上那句「對唔住,我係差人」必深深烙印在你我心裡。透過角色設定,徹底模糊黑與白的界線,這要的精神,也被之後許多相同類型的作品延續著,包括今天要和大家討論的:《怒火》。
阿邦、阿敖在警隊服務多年,兩人的關係超越了前後輩,既是同事,也是朋友。一次兩人出任務時,阿敖與其他隊員失手誤殺了名為可樂的疑犯,由於得不到法官及上司的諒解,因而鋃鐺入獄。服刑期滿後,這幫墜落神壇的階下囚,在阿剛的帶領之下,利用警隊緝捕毒販的計畫,一步步展開他們的復仇,伸張對自身而言遲來的正義。
甄子丹所飾演的阿邦,就是典型警匪片中正義的形象。也許因為剛正不阿,不樂於討好上級而沒能步步高陞,在同僚眼中依然是德高望重的領導者。同時他也必然經歷著幸福美滿的家庭生活,就算尚無幼子,太太也是即將臨盆。之後他的幸福也註定遭逢挑戰,倒不一定會土崩瓦解,總之就是賜予他一個光環。說真的,這個角色完全照著預期走,根本是為了襯托反派而存在。
謝霆鋒 所飾演的阿敖則不同,畢竟角色走過人生跌宕,起伏之中看透了人性,因而態度丕變,不再是過去滿腔正義的熱血青年。導演確實給予這個人物非常多表現的機會,包括法庭上錯愕的臉部表情特寫、密謀復仇時一個人的練功、執行計畫時殺紅了眼的狠勁......一個可是是任何淪落人境遇寫照的角色,只因為謝霆鋒優秀演繹出的豐富層次,讓他著實有血有肉,既是不可或缺更是不可替代。
有時候為了正義而犧牲奉獻的,卻也有可能遭到正義的背叛。善惡從不是二元對立,世界從不是非黑即白。因為不想沾惹麻煩,選擇讓下屬獨自承擔責任的領導者,以法律至上的角度他似乎並沒有不對;由於過去在最需要支持時,反而被信任的人拋下,因而走上反目成仇的一方也的確有他直得同情之處。你也可以把這兩種解釋成同一類人:同樣都是為了個人,決定一意孤行。只是關鍵時刻,任何看似不足為道的念頭,往往造成日後無可迴逆的命定結局。
「如果當初是你去追可樂,我們的命運會不會反過來?」
這是阿敖在與阿邦對峙時,留下最重要的一句話。是啊,兩人明明都參與了這件案子,只因為阿邦押後跟上,因此完全沒有經歷誤殺的過程,甚至也沒看到過程中發生的事。在法庭上阿邦也面臨了抉擇:稍微斟酌證詞替同伴辯駁,可是這違背了「神聖」的法庭宣示,以及一路以來堅持的處世原則;據實以告自己親眼所見,但必然失去多年信任自己的同事間夥伴,令他們付出不小的代價。在無法明確定義的對錯之間不得不二選一,無法傳遞給阿敖自己天人交戰的內心,雖然符合普世價值的正義,卻不僅失去多年情誼,更間接促成了一個惡人的誕生。
期待看到黑白之間灰色地帶關係的,希望享受警匪在繁忙中環上飛車追逐的,想要進電影院感受槍林彈雨的,《怒火》全都有。它並不是完美無缺的電影,劇本的確也沒有特別峰迴路轉,隨著阿敖眉宇之間的變化,我們依然能夠期待著即將發生的各個大事。並且除了謝霆鋒之外,僅有三場左右戲份的上司袁富華,不只角色本身被賦予的起承轉合作用,精彩的表現甚至令人忘記,他只是客串演出而已。
《怒火》導演陳木勝。
作為看著經典港片長大的一代,我想這部片的地位,大概如同《殺無赦》之於西部片,替某個特定時代出產的某種類型作品,下了一個非常不錯的總結。從《天若有情》開始,一直到《新警察故事》、《三岔口》,陳木勝導演的作品,總是能在經典之外,創造屬於自己的香港電影精神。隨著本片在正式上映之前便已病逝的他,加上如今動盪不安的時局,同時也不禁讓人感傷,這樣的黃金年代是否再也回不去呢?
蕭葉拾光
蕭葉拾光
躊躇於生活與生存之間, 因為電影與文字得到慰藉與抒發。 過去我習慣和自己對話,現在希望與大家多聊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