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關於朋友(二)

2022/03/03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曾幾何時,有一段最真摯的感情放在我的面前,而我沒有好好珍惜......」
這句像曾相識的電影對白,套在友情上,sorry,不是太合適。
日本東京池袋附近 2017 / Credit: Shirley
我想,我應該是有好好珍惜的,但是,時移勢移,時不與我,時這時那,無論有多少的語言,多少的字,也許,有些事情或感覺,永遠都是難以形容的。

衛生用品 之 玻璃心

第一個遇到的朋友不一定是堅持到最尾的。以前有一個小學同學,跟我說我弄哭了她。什麼?我把你弄哭了?這件事對我來說真的很震驚。首先,通常被人弄哭的人都會覺得委屈,一腔眼淚不知從何流起,然後在我背後說我的壞話,但是,你竟然在我面前說我把你弄哭?人們不是都喜歡在別人背後說人嗎?這個反差實在太大了。這是什麼回事?我的腦袋快速運轉,我也在想究竟我做了什麼壞事。
原來,她哭,是因為我問她為什麼夏天要穿那麼厚的毛衣,她不喜歡我問;之後我又問她為什麼剛才老師派衛生用品時,你要那麼怱忙地把用品放在抽屜裡,我都放在桌上,男生問你們女生的東西是什麼,為什麼男生沒有,我就答,然後她就哭了。
我整頭都是黑人問號。原來,她因為生理期發育太早,想穿毛衣掩蓋一下,又不喜歡我跟男生們說我們女生收到什麼用品和那些是什麼東西。原來我問了一個不該問但我不知不該問的問題,又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即使不是跟她說,只是跟男生們說。這些就是玻璃心嗎?是那麼 fragile 的嗎?其實,我老早就在看男極圈,都不覺得是一回事。那時,大概十二歲吧,老爸天天買報紙,我搶過娛樂版看,然後都會偷偷看關於哪裡有骨場,哪裡有性服務的「男極圈」看,是報紙內其中一個 session,在馬經附近,在整疊報紙的低層。現在回想起來,我爸媽都應該不知道我有看。反正他們都把報紙隨處放,小孩看到也不足為其。原來這些是色情,原來這些是不能公開看的,否則會被爸媽罵為什麼看這些東西。可能,只是因為我太早熟,別人太遲熟,然後我偏偏問了一個遲熟人不能承受的問題。
仍然是滿腦子的黑人問號。不過問號埋得深一點,因為好像知道有人不想談論這些事。那我就不談好了,最後,連這個人也不需要跟她談了。

不信耶穌會下地獄

也是小六的時候,女同學跟我聊電話,其實她只是住在我旁邊的一幢樓,不過那時候家教很嚴,不太讓我約朋友出去玩,即使只是女同學和只在附近玩,因為父母都知道我一定會溜到不知道哪裡去。
所以,要和朋友緊密聯絡,唯有談電話。往往一談就是一、兩個小時起跳。那一晚,她跟我說她剛去教會了,應該是跟學校的朋友,然後,一個小六的女孩,跟另一個小六的女孩,耳提面命說了一整個晚上,內容撮要就是如果你不信耶穌就會上地獄。應該是教會朋友跟她說的,然後她想我跟她一起去教會,因為那時我和她真的是出雙入對的好朋友,應該是現在的「閏密」吧,可能也正是因為這樣,以後我也盡量減少「閏密」這種生物在我生命中的存在,不是怕會爭奪男朋友,而是我很怕煩。
還記得那時還坐在鐵造的雙層床的上層,我聽聽聽,她說說說,之後,總結就是你快點跟我信耶穌,因為我不想你下地獄!我跟她去了兩次教會,見到一些很無聊的人在玩一些無聊的遊戲,之後,我就沒再去了。接下來就考試,上中學了,她上的中學和我上的不同,圈子不同了,也就以後也沒有再聯絡了。現在,我仍住在這,至於她是否還在旁邊的大樓裡住,就不得而知了。
現在我也有朋友上教會,只要不要洗我腦就可以了。我又是滿頭的問號,我每天跟上帝對話,但不去教會,我會洗別人的腦叫他不要上教會了,在家跟衪 say 個 hi 就可以了,這樣嗎?我信佛,要你們全都信佛嗎?我不吃豬肉,就去燒了街市的豬肉檔嗎?寫到這裡,我發現通常我的那些所謂友情都是以問號作結。

為什麼你男朋友吸煙?

中學的時候,我做暑期工時認識了一個比我年長十多年的男人,就叫他華哥吧,因為他喜歡劉德華。鄭伊健也是他介紹我才認識的,介紹我聽梁靜茹的人,也是他。如果他現在還在世,應該也大約四十歲了。
似乎我是不能活在同齡的世界,找一些比我年長的男人,才更有趣,世界會以驚人的幅度頓時拉闊,看到的是以前都不會有機會知道的。第一件事就是吸煙。那時我還未吸過煙,是之後出來做第一份全職工作時才吸煙,之後因為工作需要又戒了,如果不是因工關係,我現在應該還是吸煙者。
那時候,總覺得沒有所謂,他讓我等他吸完煙才走,他不是「火車頭」,不會邊吸煙邊走路,他也帶了我去逛荃灣,一個當時我沒踏足過的地方。就像我第一次去台灣,第一次去荃灣的時候,我也很好奇,跟他四處走。荃灣距離我住處大概是30分鐘的車程,他帶我去逛完之後,跟他分手之後,我差不多不用地圖就能在身處荃灣的時候去到我想去的地方。其實也不難認路,總之看著地標——如心廣場。它的上下左右(對,我不是用東南西北去分方向的,也沒所謂,反正我能活著)是什麼地區,只要知道這個,就不會走錯路。就算走錯路,也就繞一個圈,都能繞回去原本要去的地方。
他也帶我看他吸煙。這樣說很奇怪,其實只是他吸煙時我等他。他吸煙時,一定是站著煙會被風吹走的方位,因為這樣,煙就不會罩著我的臉。呀,竟然還有這個玩法!那時,跟著他去茶記吃「沙嗲牛」,去不同的吸煙地點,知道了香港什麼地方最多人吸煙,哪裡有小巷子給人吸煙專用......等他止完煙癮,我們又繼續逛。
那時候真是天真得可怕,覺得這段感情「穩定」之後,我就「介紹」他給我當時的朋友認識,不過,她們似乎都不太喜歡他,更不明白為什麼我會喜歡他。他們都沒有見過他,只聽我形容,難道這樣說嗎:我喜歡他喜歡劉德華,我喜歡他像《阿虎》裡的劉德華,我喜歡他吸煙時不會把煙吹向我,我喜歡他帶我去我未去過的地方,我喜歡他的所有,由頭到腳。連他不好的地方,缺點,我也喜歡。
我忘記怎樣跟當時的朋友解釋了,反正應該也是模糊帶過就算了,因為他們不喜歡他,我就再沒有說起了。現在想起來,也沒有什麼特別,反正遲早都會分開,朋友們喜不喜歡也沒關係,反正朋友也可能會隨時間而流走,或因為我沒有好好維繫友情而令感情流失,無論如何,那些曾經的朋友喜不喜歡我曾經的前度,也沒關係了,反正這些都不會寫在墓碑上。
他們不喜歡你男朋友吸煙,是怕你交壞男朋友了,怕你學壞。他們怕你遇人不淑,怕你早晚都會破處失身。是你不珍惜你的朋友,你的朋友都是「為你好」。沒所謂啦,都過去了,也許,就是因為有太多的這些「為你好」,才會有那麼多人日夜面對著有形無形的家庭壓力吧!
那麼,為什麼我和他們本身會成為了朋友?其實我也不知道,總有些時候是大家不知道為何就會走在一起,像幾塊磁鐵,當衫走得近了,又有話題可說,大家都或者不喜歡別的女生或同學,既然見大家投緣,又接近,就黏在一起了。之後,像婚姻,又像愛情,好像愈來愈不像當初那一回事了,你說的話我都聽不明白,你感興趣的話題我又不想談不想知,他們又不走進我的世界,如此這般幾次來回,你在心裡怪責我,我在心裡嫌棄你,就不再會有關係了,沒有關係又沒關係了。就這樣斷了吧。
可能,擁有上帝視角的上帝看到的是,沒有人嫌棄任何人,只是道同而合,道不同則不相為謀而已,不需要太多解釋,不需要不快,就像流水,它始終會流走,也不會有人因為河水流動,發現這一滴水已經不再是那一滴水而因此感到不快樂吧!

Are you hopeful for the future?

現在,我有很積極交朋友嗎?大哥,工作忙碌起上來,連去洗手間也沒有時間,還有什麼時間交朋結友?在這寫作可以交到朋友,在生活也會遇到一些突然走得很近,近到變成磁鐵的人,那就會做得成朋友,沒有的話也不要緊,我也不要你裝著跟我很熟跟我說「你一定是XXXX吧?」與你何干?不相干的人不懷好意或純粹八卦的假關心,或裝「我懂你」,真的很噁心。現在,在工作時,很多畢業的舊生也會因為跟我談得來而成了朋友,談不來,或不是太能談得來的,就隨風而去了,還是那一句吧,沒有關係也沒關係。會跟你有關係的人,早晚也會與你扯上關係,所以,友情方面,還是跟生意一樣,佛系經營吧,太用心不一定有得著,反而可能會很煩,凡事我也不喜歡 try too hard。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8會員
79內容數
我寫的散文,有中有英 I write in Chinese and English. Writing as therapy. 行過路過咪錯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