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遺書

2022/03/2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沒人知道彼岸的模樣
更不用說摘一朵花
過一座橋
喝一碗湯,就像誰
真的知道時間流動的方向
或許不該刻字
讓空白自由思念和妄想
可能就慢慢喜歡
沒有名義也無理由的探望
也許真的什麼都留不下
待在哪裡無妨(土地、海洋或高塔)
只希望捧起來是
剛好的重量
沐紋
沐紋
高雄出生,現走跳大台北地區。太陽天蠍,A型,挑食。認為讀詩是一個人最誠實的時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