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式歷練三部曲鱸魚鱸魚

矽谷式歷練三部曲

鱸魚
2022-05-0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矽谷什麼怪事都有,全美國最奇怪的人都往這跑。怪人怪事往往突然就出現在身邊,所以在矽谷混久了都會造就出一身矽谷式歷練。
這個歷練可以分成三部曲來談。

認真敷衍

最普通的歷練就是學會認真敷衍,適用的場合就是讚美不同族裔那些難吃的食物。我最怕印度人請吃甜到致命的甜點,捧著那份誠意,看著對方那雙企盼的大眼睛,我只能大口用力咀嚼,用誇張的動作冲淡味蕾受到的折磨。若需要再認真一點,我會露出誠摯的好奇問是怎麼做的,甚至跟她要食譜。對方 blah blah blah 說了一堆,我也跟著頻頻點頭,而誇張的咀嚼從不間斷。
敷衍只是歷練的第一步,只要願意都做得到,差別在於要有誠意而讓對方感動。第二步就是學會控制無法掌控的,而且是由外而内。

面不改色

以前有位身高六呎的大鬍子同事,永遠穿著一雙紅色高跟鞋,走起路來還一扭一扭地,也不知道他在哪找到這麼大隻的高跟鞋。每次在辦公室相遇我都只敢專心看他上半身以免表情失控。不過那是年輕的我,還沒練好,總是在崩潰的邊緣掙扎。有時候大老遠看著那一扭一扭的虎背熊腰走過來,我就想盡辦法繞路。我不敢保證不會失控。
這個人、這件事左鄰右舍從沒人談論,好像一個大男人穿高跟鞋在矽谷一點都不是問題似的。
這件事折磨了我很久,後來才知道其他人都練就了一身矽谷式武藝,而能做到面不改色。與高跟鞋哥共事好幾年,那一整層樓都武功高強,把臉部外交照顧得滴水不漏。
後來我也練到咬緊牙關屏住呼吸,以防止表情失控,這樣可以迫使臉部肌肉保持平静,更可以防止下巴意外墜落。最後連眼神都可以練到穿透令人噴飯的主題,看著後面不相干的景物。相信我,久了就可以練就出視而不見的功力。
對於高跟鞋哥,如果有新兵崩潰,我會安慰這有啥奇怪的?台北也是一堆男人穿高跟鞋上班。
以上是外在的。後面更高端,目標是發自內心讓自己平靜。

心如止水

去舊金山我從不坐捷運,昨天休假進城逛,換了口味坐捷運還坐了公車,也又長了見識──見識到矽谷人都是心如止水。包括中國城的婆婆媽媽們。
上班時間列車竟是空的,有個人離我不遠一坐下來就開始說個不停,有表情、有動作、手腳也跟著配合。有時說完一段話還會停下來聆聽那個不存在的對方,回一個微笑或點頭表示同意,再經過思考才繼續回答。仔細看他的眼神,我發誓他眼睛裡真的有這麼一個人。
這人一路喋喋不休,但珍貴的是完全沒有發出聲音。如果閉上眼睛,你根本不知道他存在。後來列車上人慢慢多了,我開始觀察每一個人的眼神,發現他在所有人眼中都不存在,車上所有人對他也不存在。大家都心中無他,這是多完美的矽谷式境界?
下了捷運,矽谷式歷練又走入新章節。公車每到站、離站電腦就會用英文和粵語廣播「開車門」「關車門」。旁邊站了個黑人老頭,身上有些淡淡的韓國泡菜味,可能是流浪漢,一路大聲用字正腔圓的廣東話跟著重複「開車門、關車門」像鸚鵡一樣,半個車廂都聽得到,20幾站一站都不漏。偷看那些廣東婆婆媽媽們,連忍著不笑的企圖都沒有。
顯然他們該有的內心澎湃都給矽谷的教化平息了。

上次休假到金門橋外海沙灘想拍些不同的照片。頂著微風和冬天的暖陽,聽得海浪濤濤,我慢慢走向那堆礁石。一個白髮蒼蒼的白人老胖子穿著肉色游泳褲打著赤膊,挺著快要掉在地上的肚子,穩健地迎面走過來。走到眼前才發現那根本不是什麼肉色游泳褲。他面不改色,我也面不改色。大家就這麼和平擦身而過。我這才感到心如止水的功力。
再往後看,礁石旁三三兩兩陳列著一堆堆肥肉,像晒蘿蔔乾一樣。再下去矽谷歷練也會崩盤,我的功力還不夠。但我不能馬上回頭,那胖子一定以為我在跟蹤他,我也不想盯著他那雙屁股看,只好隔著太平洋遙望故鄉打發時間。
電視播疫情期間如何保持心裡健康,出現下面的畫面。主持人一路問得行雲流水,教授也侃侃而談,與會學者没有一個被這樣的畫面干擾到。若有任何反應那是你不正常。
在矽谷待久了人真的會變得更卓越。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鱸魚
鱸魚
那年厭倦了當代名著翻譯工作,看著別人都往矽谷跑總覺得沒有跟著做一定是錯的,所以只好出國唸電腦,到了矽谷做了工程師。糟糕的是竟然做得很成功,不知不覺也就吃了一輩子的科技飯。現在吃膩了,再回頭補一些當年想做而沒做的事。
本文發佈於
那些一時興起、不是很正經、不寫難受,寫了卻怎麼都塞不進《異類矽谷》的雜絮,就統統放在這兒。將來會出現些什麼我也不知道,反正重點是「短」,而且沒有固定主題。也許會令人沉思。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