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來到納木措﹝5﹞

2022/05/09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生命是一個偉大的奧秘,需要體驗,才能發現!

小徒弟要下山的消息,驚動了整個奇幻寺。
那一天,春雷大作,閃電橫空,大雨傾洩而下。
「孤兒啊,沒親沒故,往哪裡去?」
「莫非中邪了?」
「聽說和一個夢有關……。」
「荒唐……。」
「師父怎麼會答應他呢?」
「……。」
揣測、不解、疑惑,夾雜著些許的不安與憂心,像不可見的跳蚤,從一顆心跳到另一顆心,咬得這些平素沉靜的修行人心慌氣浮。也難怪,他們許多人是看著小徒弟長大的,還是小孩子,就聽說他要離寺下山,不免要掛懷操心。
 ☆ ☆ ☆
木質地板的禪房裡,擺著一張小木桌,幾個蒲團。木桌上,檀香爐裡正悠緩冒出一縷細緻白煙,散發出沉靜清雅的香氣,沁人心肺。牆上,掛著一幅筆勢古樸的墨字,書寫著「青青翠竹,悉是法身。鬱鬱黃花,無非般若」這句古老的偈語。
坐在蒲團上,小徒弟心中惴惴不安,就如同外頭的勁雨疾風,不得寧靜。
今天一早,他抽空就找上了住持老師父……。
「師父,」他先輕喚了一聲。
老師父看看他,眼神裡有詢問之意。
「師父,我有話想跟您說,」
「到我禪房來。」看出小徒弟欲言又止,老師父囑咐說。
到了禪房,老師父先讓小徒弟泡一壺茶水進來,然後示意小徒弟坐下。
「你今年快滿十八了吧?」老師父問,輕輕啜了一口茶水。
「是。」
「嗯,時間也到了!」老師父說,聲音細微低緩,像自言自語。
小徒弟沒有說話,他不明白老師父說這句話是甚麼意思。
「這幾天,那光頭女孩的話,你都想清楚了?」老師父問。
小徒弟嚇了一跳。他在山下遇見光頭女子的這件事,從來沒有向任何人說起過,老師父怎麼會知道呢?小徒弟一時不知如何回答,不禁用手抓抓腦袋瓜子。

「都想清楚了?」過了一會兒,老師父再問。
小徒弟點頭,這事他的確想清楚了。
「師父,您都知道了?」心裡忍不住,小徒弟問。
「嗯,」老師父眼神迷濛,微微點頭說:
「我知道那個女孩,也知道你的夢。」
聽老師父這麼說,小徒弟覺得很不可思議 ── 老師父不僅知道那光頭女子的事,還知道他的夢。他聽說許多修行人都有神通,可以知道其他人心裡在想甚麼,甚至知道一個人過去和未來的事。或許老師父真的有神通,小徒弟心裡這麼想。
「師父,我怎麼會夢到上帝,而不是菩薩、佛祖呢?還有,生命不就是生老病死,四大皆空,難道還有其他甚麼的?」小徒弟殷殷切切地問。
看了小徒弟一眼,老師父沒有說話。
老師父心裡明白,夢裡所出現的,不論是上帝也好,菩薩、佛祖也好,都不過是更高存在的示現而已。但是,上天要小徒弟來找甚麼答案呢?老師父不禁一時在心中琢磨思索。想他修行已逾四十年,心靈澄淨,智慧洞開,對於小徒弟眼前這一難題,卻是一時看不透。
「天意難解啊!」
好半响之後,老師父心中嘆了一口氣,為自己再注滿一杯茶水,舉杯欲喝,只見茶色清清,上面浮著小小一片茶葉,陡然間,想起佛經裡的一個故事……。
有一名大修行人,他門下有一名弟子,自認為學問很大,對佛法甚有體悟,所以他打算註解一部佛經。聽到這個消息,大修行人就把那名弟子找來,告訴他說:「要注解佛經,就一定要明白佛祖在說些甚麼!」
「當然,如果我不明白,也不敢這麼做了。」那名弟子回答說。
聽到弟子這麼說,大修行人也不說話,就叫人盛了一碗水過來,裡面放了七粒米,上面擺了一隻筷子,然後,就送到那名弟子前面,問:
「你知道我的意思嗎?」

「不知道。」師父的舉動莫名奇妙,作弟子的看不明白,所以老實回答。


聽到弟子的回答,大修行人冷笑一聲,說: 「我是你的師父,你連我的意思都不知道,還敢說你明白佛祖的意思?」
想到這個故事,老師父感覺自己就好似那一名弟子,自以為智慧洞開,就可以對上天的意圖妄加揣測,實在是以管窺天,不由得啞然一笑。想到這一層道理,就像撥開了一層雲霧,心頭頓時豁然開朗。
「嗯,」注視著小徒弟,老師父雙眸灼灼,說:
「夢見上帝也罷,菩薩也罷,佛祖也罷,都只是上天的示現,你可明白?」
小徒弟點點頭,又搖搖頭。
寺裡的師父們常說觀世音菩薩有千手千眼,可以化身萬事萬物,說萬種語言,他這是明白的。他不明白的是,為什麼上天要他夢見上帝,他是唸佛的啊,他可沒有拜過上帝。還有,他也不明白老師父唸了一輩子的佛,好像也相信上帝的存在!
「沒關係,日後你自然懂得,」看小徒弟好似明白又好似困惑的模樣,老師父說。小徒弟點點頭。
「老天爺要你來世上尋找答案,沒有人可以給你,你要自己把它找出來。」
生命是一個偉大的奧秘,需要體驗,才能發現!這世界雖然是一個大幻象,包括了生老病死,但是這個幻象有它的意義,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來到世上的原因。每一個人都以不同的理由來到這世上,而顯然你有自己的理由。」
「時間到了,老天爺就會讓每個人都知道他來到這世上的理由,這就是你為什麼會做那個夢,還有遇見那個女孩的原因。」老師父繼續說。
小徒弟點點頭,他想起光頭女子說過上帝向每一個人說話,透過感覺和夢境。
「雖然每個人都會知道自己來到這世界上的理由,但不是每個人都會走上自己成長的道路……。」
說到這裡,老師父停頓下來,在小徒弟的茶杯上注滿茶水,小徒弟看那清清茶水,在白色的瓷杯裡,透出一股溫暖碧色,當茶水入口,味道更是清甜甘美。難怪師父說喝茶可以清心。小徒弟想起老師父說過的話。
「雖然出家乃大丈夫之事,但是,許多人是不適合出家的,因為他們最大的成長,往往是在紅塵俗世之中。可以說,這個世界,本身就是一間大廟宇;而活著,就是一種修行……!
「我知道你見過蒼鷹遠去的景象,」注視著小徒弟,老師父緩緩地說:
「也知道那女孩告訴你大雁遷徙的故事,這是老天爺告訴你,你的路不在奇幻寺,你可明白?」
小徒弟點頭,心頭一陣茫然。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已讓他隱約感覺到他終究會離開奇幻寺,但他沒想到老師父竟也這麼說。或許,成長是需要代價的,而他要付出的代價,就是離開老師父,離開小師兄,離開貓咪如意,離開奇幻寺的花草樹木,和所有的一切……。小徒弟心裡這麼想。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公眾講師/ 口才訓練講師
一部奇幻小說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