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光映射雜質而構成你:雲門舞集《霞》觀後雜感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霞》(圖源取自網路)
「霞:太陽光斜照至地球時遇到懸浮在大氣層高處的細小塵粒產生散射而成的彩色光輝。當空中的塵埃、水汽等雜質愈多時,其色彩愈顯著。」
若要一句話總結我對《霞》的感想,那就是:果然舞作是需要親臨現場的。我是說,看預錄好的舞作影像當然也是可以的,我就透過影像認識許多舞蹈家並著迷於他們的創作。但是,在現場看舞的當下,偶爾會有受到爆擊的感覺。那像是火藥在我眼前爆開,將我釘在座位上無法動彈。那或許是巧合、或許是來自舞者與音樂與現場所有元素一致疊合時才能炸開來的能量。我無法確定那是什麼,但我確定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就算同樣的舞者原地重跳同一支舞也不一定能夠重現那種感覺。我喜歡那種感覺,看過一次就令我念念不忘。
一位我滿喜歡的書寫者曾提出一個蠻令我贊同的觀點:要記寫一場舞蹈是困難的。這讓我想到我服兵役時與鄰兵的共同消遣:伸出手指,等待親人的小灰蝶停在我們指尖。觀賞牠如何精巧地收攏淺灰的翅片,輕緩爬行、屈伸口器,轉眼即逝。等待蝴蝶佇翼如等待一場舞的降臨——不是指實際上的前往劇場觀賞舞作,而是指舞作的靈感降臨在心頭——是需要運氣的。像一只脆弱美麗的玻璃瓶器,要慢慢轉動清透的瓶身,猜想如何才能找到適當的角度,使光線能恰好照進心間。我當然不是專業的舞評或鑑賞家,但看完《霞》後內心激動難以言喻,於是我所能做的仍只剩下書寫——我難以描述光的波動,但總想試著臨摹出其波形,思考它如何與我共振。
《霞》的開頭是如此冒然而令我震懾——燈光突然亮起,舞台深遠,投影布幕尚未降下,只有數條連接天花板與地面的線,讓舞台看起來像一整面鏡子貼成的牆。舞者們從鏡子深處衝向前,再驀地停下,用各種心緒神態看向觀眾。然而,舞者與觀眾之間的凝視是不對等的。作為也曾上台跳舞的人,我知道舞者在台上無法看見觀眾。觀眾反向地被凝視,隱隱有股張力把觀眾與舞者的地位拉至平等,好像接下來發生的事是關於在場的所有人,不論台上或台下。
而剩下一位舞者仍站在鏡後,孤零零地。鏡前的舞者們並不去接近他,直到他也衝出鏡面。這些舞者像扮演不同人,又像是同一人內心的多重分化;而那位孤立的舞者像從一個人體內最深處的缺口所發出的呼喊——《霞》是關於孤獨的人的故事。
鄭宗龍說:《霞》並非全然由編舞家創作,而是編舞家與舞者共築,我們看見的是舞者自己的故事。鄭宗龍將人喻為雲,而霞光便是人的氣質與情緒。《霞》因而是有機的、生意盎然的,亦是多彩而靈動的。於是開場過後便是接連成串的敘事景象,以各自獨立的姿態述說故事:
《霞》(圖源取自網路)
求道的苦行僧贖罪一般堅定走踏巍峨群山,山脈綿延起伏,像無盡處。戀人於關係中競逐,用騰翻與跳躍彼此遊戲,最終卻只能一個拖拽另一個,互相消耗。夜間一隻伸展雙翼的鳥,姿影幢幢,支撐翅羽的骨架隨呼吸張弛,飛鳥轉身,振翅不眠,錯看群星成淚點點。紅與藍的光色合流錯身,一半海水一半火焰。喘息、跺步。天邊一朵雲,抹出寧靜的臉。
每一篇章的舞者們如此述說關於自己的故事,調度柔剛兼具的身肢,以動作構築句式。他們舞地用力,身上穿著的各色衣裳卻有閒適之感。連薩克斯風演奏的巴哈,亦不時夾帶生活的碎音:庭院裡乾淨的風陣陣吹打窗戶,或麻將摩擦碰撞如雨輕輕嚙咬屋簷⋯⋯整把整把的瑣碎小事被這麼撒上舞台,鏗鏘作響。洞開身體繪出的繁複圖畫,看見生活日常。我們如何向他人講述自己,本是最日常又最困難的事了。
《霞》(圖源取自網路)
在接近尾聲的群舞時,一只懸吊著的音箱陡然落下,在半空中持續擺晃,而聲音便隨其懸擺而產生變化,盪著盪著便撞進心湖底。這件事也像極日常——意外總是以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來臨得出其不意,然後日子就這麼就變了。我也想到《恍惚中聽見你愛我》結局的那台吊在樓外的音響,日子的變化將去向何方總是懸而未決的一件事。
《霞》(圖源取自網路)
這場舞的結局,是一片黑夜。夜的末處透出斑斕的光,雲霧渺渺,舞者逕自地舞,剪影有光為其縫線。這是個多令人動容的畫面。那樣堅定地舞,為自己為生活為生命、為舞而舞。在夜的盡頭,日色將出。晨曙穿透混濁朦朧的空氣,在細小的顆粒間漫射而閃耀粲然顏彩。看不見的懸浮雜質能構成獨特的光色,霞即如此。
我想起這場舞的開始,那位落在暗處,孤獨的舞者。我想對他說:所有人都是孤獨的,但你要珍惜。因為孤獨是一個人為探究自我本質所能踏上最遙遠無窮盡的旅程,會感到孤獨是因為你特別。你要珍惜你的特別,我們都要珍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9會員
25內容數
容納電影記憶的館藏有限,必須書寫,以防亡佚。 櫃上的記憶歡迎取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說話是一種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華麗的流光作:ChatGPT 在星河的鏡面上, 夜的絲綢披落, 銀河如夢,化作千紛光影, 在靜謐中,訴說著宇宙的秘密。 光年如水,輕拂過時空的邊緣, 流光溢彩,彷彿是天神的筆觸, 在無垠的畫布上,繪下永恆的詩篇, 每一縷流光,都是時間的絮語。 月影斜照,映出塵世的浮華, 流光閃
2024-06-03
流光:我的中年生活二○一三年末起,允晨文化發行人廖志峰開始在臉書寫下心情記事, 到二○一七年已經寫下了四十餘萬字, 在跨年夜出現要好好整理這些浮生記憶和冷暖人情文字,編成書。 臉書貼文難免重複冗長,自己的文字是砍不下手,於是委託編輯胡慧玲女士審稿, 四十餘萬字被刪到只剩十萬餘字,取消了日期,分成春夏秋天四季,
Thumbnail
2024-03-31
《哀響之野:流光的嗚咽》在戰火的摧殘下,我成了一個無聲的倖存者,被無情的流彈波及,生命在血的灑落中變得脆弱。在沒有任何幫助的絕望中,我踏上了一場孤寂而痛苦的流亡之旅,三天的時間,每一刻都是在痛苦的深淵中挣扎。 傷口成了我的煎熬,痛感如潮水般湧來,每一步都是對肉體的一次折磨。風沙掠過,撕裂我的襤褸衣衫,而我只是在這荒涼的土
2024-02-09
流光容易把人拋日前又有一家客戶收攤了,他說明年將八十,要退休多留一些時間給自己。 開口讚美不需雄才大略,只要看見小細節。我見他的新頭貼是在山上跳躍的英姿,誇他老當益壯,大哥得意說以前是柔道校隊、現在每周都有游泳和爬山、再娓娓說到65歲時樂觀對抗癌症,我稱讚他是病友中的模範生......。 難得與客戶講電話不談
Thumbnail
2023-12-04
流光飛逝,歲月如沙「時間能改變許多事情」這句話,其實存在著些許不確定。經過的時間越多,確實改變的事情可能更多;然而最重要的,還是你經歷過了哪些事。 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都有所能夠體悟的事物。隨著時間的推移,經歷過的事物越來越多,人生的智慧也才能聚沙成塔。
2021-09-25
流光容易把人拋-1或許生活中細碎的小事才是漫長人生重大指標,而非功成名就的光耀時刻,或肝腸寸斷的悲歡離合 這就是一篇這樣的小事記敘。
Thumbnail
2021-08-09
美國曝光新疆飛彈「發射井」,傳遞什麼對台訊號 7月26日,《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發佈衛星空照圖,直指中國正在西部新疆哈密附近的沙漠地帶,興建飛彈發射井,數量高達110座。如此數量與7月1日《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曝光的甘肅玉門119個「發射井」相加,共多達近230座。 《紐約時報》同時援引
Thumbnail
2021-08-05
你完成疫苗施打意願登記了嗎? 1分鐘快速了解注射流程及接種後該注意的事! ​​​隨著抵台的新冠疫苗越來越多,中央及地方逐漸擴大施打的對象,根據疫苗的數量來進行分配,自昨日政府開放18歲以上成人進行疫苗施打意願登記,趕緊先來了解接種疫苗前有哪些要注意的吧!以及又有哪些需要提前準備的?
Thumbnail
流光:寫作的人是自己的史官選擇什麼要寫,什麼不要寫,又要以何種心情,何種觀點去寫,最終都會成為「歷史」;在認知和記憶裡,最終會成為比真相更真實的「真實」。 若問起我的史觀,問起我為誰發聲,我的回答是: 「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
Thumbnail
2021-06-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