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我自己的小日子的對話

2022/06/0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Emily Dickson的手寫
S ummer for thee, grant I may be 但願我是你的夏季
Summer for thee, grant I may be, 但願我是你的夏季
When Summer days are flown! 當夏季插翅飛去!
Thy music still, when Whippoorwill 當夜鶯與黃鶯已沉默,
And Oriole – are done! 我仍是你耳邊的樂曲
For thee to bloom, I’ll skip the tomb 我穿越墓地,為你綻放
And row my blossoms o’er 而滿地的花朵列隊成行
Pray gather me 請採集我這朵秋牡丹
Anemone
Thy flower – Forevermore ! 屬於你,天長地久。
我這天拿起家裡一本Emily Dickson的詩集,就這麼巧翻到了這首關於夏天的情詩。
詩集透露出的訊息是,愛一個人就應該要像夏季的艷陽一樣,毫無保留的散發自己的光與熱,但當夏季一去不返,愛情也隨之成為過往。
我就嘗試的隨手翻譯了一下。
不過,我覺得詩詞翻譯這種事情,其實都是看每個人怎麼解讀。
我記得以前在上英文課的時候,老師也常常會挑選一些詩詞,要我們寫一篇Essay,然後課堂上發表。
雖然大家都是讀的同一首詩,可是每個人的解讀都各有不同,也沒有誰比較好,誰比較不好,就只是每一個人有不同的想法罷了。
有時候朋友會問我,到底在國外念書跟在台灣念書有甚麼不一樣?
其實具體我也說不上來,畢竟我也沒有在台灣念太久的書,小學之後就離開台灣,但我對小學的印象已經很淡薄了,只是有一次偶然聊起我在中學時期的歷史課的年末考,題目是,假設拿破崙當年沒有打輸,你覺得會發生甚麼事情?
第二個題目,如果你是拿破崙,你會有不一樣的做法嗎?如果是,為甚麼?如果不是,為甚麼不是?
就這樣簡單的兩個題目。
歷史課考試的時候,你是可以拿課本出來翻閱的,是Open book test, 但,拿不拿課本其實不太重要,回答問題的時候,根本不太需要翻課本,但,需要考驗當時的我們對於拿破崙這個歷史人物,還有發生在他身上的事件,為甚麼會這樣發生的整個過程,才有辦法寫出自己的答案。
你也很難去偷看旁邊人的答案,說實話,看了也沒用,這也不是一個yes or no的答案。
我後來想想,或許就是這樣,在小時候老師們就在培養,在小時候就在培養小孩練習獨立思考的習慣。
我想起來以前讀過一本書是關於思考力的,當時就說道,思考是未來的能力,當我們面對越來越快速變動的世界,我們現在的環境跟上業模式都在不停的改變,工作者其實已經不能依靠過去的經驗解決問題,而應該是以倚賴邏輯思考的能力。
而練習思考力的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寫作。
寫作這件事情其實就等於自我思考的整理。
聊天的時候,總是可以滔滔不絕,但是真的要你寫下來,卻又不知道該如何下筆。
我一開始在練習寫作的時候,的確也常常發生這樣的窘境,常常寫到一半,接下來不知道該說甚麼了。
然後,我都會拿起手邊的散文隨意地翻看一下,看看別人都是怎麼寫的,久而久之,好像逐漸也找到自己的步調。
本來我開始寫作,是想為自己每天的日子,留下一點紀錄。就好像是寫日記一樣。
日子一天一天地過,我們沒有不能抵抗歲月的流失,但總能為自己留下一點腳印吧。
或許我的這些文字,就是我跟我自己的小日子的對話吧。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台灣太太在北京
台灣太太在北京
年過四十的女子,碎念生活裡的一切事物。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