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莉的台灣男友 (4) (小說)

2022/06/14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只是享受現在的這個感覺,自然產生的愛戀,我想John也是,我們沒有談甚麼未來的。」
幾天之後,他們去光點看電影 “鋼琴師與她的情人”,1993 年Jane Campion 執導,荷莉。杭特主演的愛情片,曾得坎城影展最佳影片,最佳女主角。是講述女性為情慾壓抑,尋求身體自主的電影。
我不得不佩服John 的品味,這電影的主題音樂 ,Michael Nyman 的 ”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 “,馬上擄獲茱莉的心。
但是我又覺得,這電影對情慾釋放,暗示性太強。我提醒茱莉,他帶你看這電影,用意不單純。茱莉有點生氣,認為我對John有偏見。
茱莉知道,我對她交往有婦之夫不以為然,因此,接下幾個星期的時間,都不再在我面前提John。
可是她可以談心的朋友實在不多。那天忍不住了,又跟我說:
「John 的太太學校在南部,他們已經分居幾年了。」
「所以你還是在意他已婚這件事。」
「秋香,他從來沒有要騙我。愛這種事,是無法抵擋的。」
看來茱莉已經陷入愛河了。法國人果然比較浪漫,還能體諒別人讓情慾無限滋長。
「那你對這場愛情的期望是甚麼? 你們有沒有談過未來?」
「我只是享受現在的這個感覺,自然產生的愛戀,我想John也是,我們沒有談甚麼未來的。」
自然產生的相反詞是算計的。茱莉對他的愛情,可能是自然產生的,在John 精心策畫下,自然產生的。但我懷疑John不是。這麼漂亮的法國小姐,年輕又性感。可能是慾多於愛吧。
但茱莉是我的朋友,善良又熱情。她感到幸福,我也替她開心。況且,這不就是她期望的,和台灣人談一場戀愛嗎。只是,我擔心,是誰說過,在愛情裡,陷入愈深,就愈困難拔出。
那年冬天,台灣特別冷。那天,來了寒流,氣象局說,晚上氣溫將降到五度以下。茱莉打電話給我說,她去電器行,買不到電暖爐,因被搶購一空了。她的公寓太冷了,晚上可不可到我處過夜。我當然歡迎,還準備了火鍋。
晚上十點鐘,茱莉傳來一個簡訊說,John給她送來了一個電暖爐,她不過來了。
過了幾天,我和茱莉一起吃晚飯。我問她 :「那天John留在你那過夜?」
「是啊,不然咧。」
看來那也不是第一次。
我在網上查到更多陳義禮的資料。他在A大,連續好幾年都獲選優良教師。可見他在學生中是很受歡迎的。他曾擔任過系主任,學術學會理事長,民間慈善基金會董事長,電視節目顧問,主持人。非常活耀的學術人。但他五十二歲,還是副教授,尚未升等成功。可能是外務太多吧。
網路上有一張他和太太參加某某研討會的照片。他太太長相清秀,氣質出眾。
從YouTube上找到他主持的電視節目。那是一個關於社會變遷和心理疾病的座談會。他相貌堂堂,口條清晰,和來賓互動自然,有大將之風。
我問茱莉 : 「有多少人知道你和John的關係?」
「就只有你了。John說,這是我們兩人之間的小秘密。」
「那你甘心當地下情人?」
「在台灣,人們對教授的道德要求要更高一些。他太太也在學術圈,處理不好,會毀了他的前途。」
「這是你自己想的,還是他說的?」
「是他說的,但我完全同意。」
我心裡想,那他為甚麼還來惹妳呢?
「他說,他正在和太太談離婚。在手續完成前,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們倆的關係。我不想害他。」
「現在我知道了,他會不會派人殺了我。」我故意誇張地說。
「秋香,為甚麼你就不喜歡他? 他真的是一個特別好的人。」
「那我請你們吃飯,你介紹我和他認識。」
「不行,不行,要是他知道,我把我們倆的事告訴你,肯定要生氣的。」
我在茱莉的眼神中,看到一絲驚恐。
2022-06-12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06會員
100內容數
一萬字以下,單回到五回的短篇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