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都市童話 不做情色的JK散策

2022/06/20閱讀時間約 26 分鐘

楔子

「喀嚓的相機聲,吸引了正在秋業原街頭發傳單的麻奈。她回過頭一看,發現原來是阿偉按的快門。她就這樣笑了起來,一如在池袋街頭與阿偉牽手散步時,那樣差不多的微笑。」
回到原點。
回到原點似乎很難,但對我來說卻只是十多分鐘。我初來到日本時,第一個歇腳的地方,只離我住的地方不遠,就在幾分鐘可達的東池袋而已。
然而短短兩年,卻變了很多。那是2014年的夏天,豊島區的舊區役所還在運作,樓下的拉麵店還沒進駐,池袋唯一的巴西窯烤還不存在。2016年的年底,舊區役所早已夷為平地,拉麵長山人聲鼎沸,巴西窯烤的樓下,擠滿了喝著麒麟啤酒的在地人。
本來是要寫歌舞伎町的牛郎生活,卻在2016年的12月初接到阿偉的電話。便把原來的計畫擱置在一旁,先來紀念這一段兩年多一點的異國友情。這遊記跟之前的遊記是這樣寫的,我先與在地人一起走過一次,把當下的心得及對話筆記下來,照片則是找好天氣的時候再拍,在時間上有所不一,也請多見諒。也因為如此,有些照片拍的時候接近年關,有些店便關了,不過還是會補上網路上的照片。
這次是關於一個日本小女生的童年生活,對於景點就少了一些,大多是約會及親情時光的回憶。裡面描述的地方,有些關了,有些不在了,一樣僅供參考。地點橫跨一點點池袋、一點點目白及大多在巢鴨,有點散亂,先說聲不好意思。

起點

唯一不變的就是門口前永遠堆滿了垃圾,住在哪裡的三個月,我發現那些垃圾都是從三四樓以上丟下來的。由於在鬧街的尾端,亦有不少嘔吐物會常常出現。樓上的應召站跟粉紅沙龍似乎還在,電梯裡不時會有濃烈的香水味,這就是我第一個在日本落腳的地方。
2014年的夏天,是我第一次來到東京做長期的旅遊。說是旅遊,不如說是以唸書的名義,來這邊追著京都女孩待了三個月。早上上著短期的語言學校,下午則是以御茶水為中心,往東西南北四個方向不斷亂走一通。那時我的心裡想很簡單,旅遊就是走走停停,把你自己泡在不一樣的空氣中,卻不深入太多,做一個安靜的觀察者,這樣而已。
15萬日幣三個月的學費,15萬日幣三個月的Shared House,便經由學校安排住在這裡,東池袋風化區的末端。
專營泡泡浴的角海老一直不斷徵著新的女孩,跳裸體歌舞秀的劇場年中無休,粉紅沙龍常走出歪歪斜斜走路不穩的大叔。在門口拉客的光頭阿伯,在被我拒絕了一整週後,終於知道我只是來唸書的台灣人。
一切的一切,都是在我宿舍對面的一蘭開始。

阿偉

那天晚上,我吃了一蘭,隔了一個小時半之後,屁股便吹起喇叭來。其實不是一蘭的錯,一風堂跟無敵家等等也是會這樣。只要拉麵上面浮著厚厚的一層豬油,我便有很高的機率腸胃不適。後來認識了日本朋友,他便教著我一碗麵一碗飯的吃法,拉肚子的機率便小了許多。我想或許有一些人有跟我一樣的問題,就給您參考看看。
店名:一蘭 池袋店
電話:03-3989-087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東池袋1-39-11 サニーサイドビル 1F
阿偉的心得:「普普通通。」
我的心得:「骨粉好濃,建議配飯吃。」
當我抱著肚要回房間的時候,有個人從窗戶爬了出來。
「要不要去吃飯?」他問。
「阿?那個,你怎麼從窗戶爬出來。」
「門塞住了。」
我點了點頭,剛剛吃完的一蘭幾乎都拉光了,好像又有點餓。我便說好,就一起去池袋街上看看有什麼好吃的。
「你的中文,好像不太一樣。」我問。
「我馬來西亞的華人阿,我媽還會說台語呢,我不太會說,可是我聽的懂。」
「原來如此。」
「你們還有PTT對不對,什麼死亡之握的。」
我笑了起來,跟他說沒想到這個你也懂。他說他姐姐在台灣唸書,大學暑假的時候,有時會去台灣玩。
我們在池袋的街上找了他常吃的牛燒肉店,這家牛燒肉店後來我常去吃。京都太太認為這家的牛燒肉是池袋最好吃的牛丼,因為不是煮的,是用鐵板炒的,有一股特別的焦香味。不過吃完一定滿身都是油臭味,不喜歡的朋友要特別注意。
他就是我所稱的「阿偉」,簡單的基本敘述如下:
稱呼:我都叫他阿偉
出身:馬來西亞檳城人,今年30歲,目前在日本的大學念大四
資歷:來日第五年
職業:學生,在攝影公司打工
店名:牛焼ジョニー 池袋店
電話:03-5952-8552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東池袋1-23-8 東池袋ISKビル 1F
阿偉的心得:「全身好臭呀!(馬來西亞式結尾)」
我的心得:「牛肉焦香,食材很新鮮。」
網誌:http://junespring.pixnet.net/blog/post/223870456

女孩

吃完後我跟阿偉還去附近的西友超市晃晃,買了一大包的食材回家。池袋的西友超市就在陽光城附近,以眾多的產品與好吃的便當受到當地居民的好評。住陽光城王子飯店的朋友,走路不用五分鐘就到了。
「ね,要不要參考看看呢?」軟軟的日本女生嗓音,打斷了我跟阿偉的聊天。
我接過了傳單,便被兩三個穿著高校制服的女生圍了起來。
「阿阿,不用了不用了。」阿偉用日文幫我脫困。
「不好意思。」我用日文說著退了開來。
手上的傳單皺皺舊舊的,上面寫著高校女生陪散步,要3800日圓。
「耶!太好賺了吧。」我說。
「是阿,我打工也才1100日幣呢。」
「不過感覺不太可愛呢,哈哈。」
「有一個很可愛的喔,可惜今天沒來。」阿偉說。
「真的嗎?!」
「阿~好想交女朋友阿。」阿偉嘆氣著說。
「怎麼了,學校沒有嗎?」
「我念動畫的阿,班上那幾個女的對BL還比較有趣,還把我跟另一個男的配對呢。」
我驚訝地看著他,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店名:西友超市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東池袋4-27-10
阿偉的心得:「牛肉好吃,雞肉好臭。」
我的心得:「二樓的酒類飲料很多。」
從那時候我便跟阿偉常常混在一起,不過住Shared House的房客真的是千奇百怪,有會在浴室剪頭髮弄得到處都是毛的中國人,也有操著廣東腔半夜發酒瘋的香港人。而我跟阿偉有時候會在我房間的窗子,看著對面的愛情旅館不斷的有一對對的男女走出來。
「嘿,這個不錯。」他說。
「嗯嗯,皮膚很白。」
「啊,你看那個,太胖了。」
「是阿,看來各有各的市場喔。」
「哇,那個好可愛呢!」
「嘿,你不覺得這樣很廢嗎。」我說。
「廢是什麼?」
「這怎麼解釋呢?你不是很喜歡那一個嗎?就直接去跟她聊天嘛!」
「我不太好意思呀。」
這幾天來我一直聽阿偉說那個日本女生有多可愛,後來一看發現真的蠻可愛的。皮膚很白,因為天氣熱而兩頰紅紅的,臉小小的,感覺整條街的JK散步妹都沒有她好看。
那天我跟阿偉到宿舍附近的雞拉麵吃飯,那時覺得很新奇,後來一查發現的確十分有名。裡面的女生也不少,算是池袋區少數受女性歡迎的店家。
照慣例我跟阿偉又晃到池袋充滿JK散步妹的那區,每天吃完飯陪著阿偉跟偷窺狂一樣去看她一下,好像變成了每天必做的例行公事一樣。
「阿阿!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去幫你跟她打招呼。」我說。
「阿阿,不要呀!」阿偉拉住我。
我用力朝她揮手,勉強把阿偉拉到了她的面前。只是那時候我的日文爛的可以,只能擠出幾句天氣好的日文。
「あの,今天天氣很熱阿。」我說。
「あ,好像是呢!」那女孩好像被我嚇了一跳。
「すみません!すみません!」阿偉一直在說不好意思。
我跟她介紹我們兩個的名字,我是台灣人,他是馬來西亞人。我們都跟泰國沒什麼關係,日本人常常把台灣跟泰國搞混。於是我跟她說泰國的食物是冬蔭功,台灣的是小籠包,一個是沙哇低咖,一個是甲霸沒。
「你們是學生嗎?」她問。
「是阿。」阿偉說。
「真好呢,你的日文真好。」她對著阿偉說。
「我們就住這裡附近,妳怎麼有時候沒有來呢?」我說。
她對我們說她每週大概會來這裡四天,其他時間在別的地方。其實大部分的時候她都靜靜地在聽,我也忘了我到底講了什麼,那時日文很爛,就真的亂講一通了。
「那以後還可以來找妳聊天嗎?」我問。
「沒問題的喔。」她笑著說。
店名:鶏の穴
電話:03-3986-281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東池袋1-39-20 慶太ビル1F
阿偉的心得:「很濃!」
我的心得:「女生喜歡的清爽膠質口味。」
網誌:http://junespring.pixnet.net/blog/post/96329084
時間過得很快,三個月很快就到了。我也在日本找到了工作,搬離了Shared House,而阿偉還在那邊。在離開之前,我們常常去找那位JK散步妹聊天,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叫麻奈。我發現她的生意似乎不是很好,旁邊的散步妹常換,有時陪人散步去了,有時則是陪人吃飯去了。我跟阿偉會跟她報告每天我們吃了什麼,有時阿偉還會去買附近的現炸吉拿棒請她吃。
借京都太太的手拍一下,現炸好吃,油都很清澈。就在池袋炸彈燒的旁邊,有機會去逛的時候可以試試。
「我今天陪麻奈散步了。」過了幾個禮拜後,阿偉說。
「很好阿。」
「唉阿,是花錢的啦,今天是她最後一天在池袋了。」
「是喔,以後遇不到了喔。」
「是阿。」
「別難過阿,有留聯絡方式嗎?」
「有阿。」
「那就好了。」
我是2014年9月離開Shared House的,由於工作忙,便很少回去。直到2015年的年初,阿偉打了電話約我吃飯。我們約在巢鴨的Gusto S,我跟阿偉吃膩了「ときわ食堂」後,便常來這裡吃。這裡份量不少,口味還算可以,分店不少,倒是可以當過場的一餐。
「那個。」阿偉吞吞吐吐的。
「啊,什麼阿,要說嗎?」
「你不會生氣嗎?」阿偉問我。
「生什麼氣阿?」
「我。。。」
「阿你是要說不說阿,靠北喔。」
「我跟麻奈交往了。」
「阿!恭喜你耶!!!太好了!!!不用再聽你靠北沒女友了!」我說。
「可是,你不是也很喜歡她嗎?」阿偉說。
「你腦子壞了嗎?我前幾個月就結婚了,我早就有女朋友了阿!」
「可是是你先去跟她聊的。」
「神經喔!不然你怎麼敢跟她說話,煩的我都要瘋了。」
「喔喔,我以為台灣都跟日本一樣,有兩個女朋友以上都沒關係。」
我K了阿偉一下,阿偉跟我說他們班上的日本男生,有好幾個都有兩個女朋友。
「見鬼了,真的假的。」
「真的。」
「嘿,怎麼在一起的阿。」
那天是2014年的聖誕節,阿偉買了一袋肯德雞想回家邊打電玩邊吃。看到麻奈就這樣坐在平時拉客那裡發呆,便過去打招呼。阿偉說不是離開池袋了嗎?麻奈搖搖頭說臨時有事回來一下。
「要跟誰過聖誕嗎?」麻奈看著阿偉手上的袋子說。
「一個人過阿。」阿偉說。
「買好多呢!吃的完嗎?」
「我就邊打電玩邊吃,沒問題的喔!」
「好像很有趣呢!我也想玩。」
我用力搖著阿偉的肩膀,問他說後來怎麼了!快跟我說。
「什麼都沒有發生啦!」阿偉說。
「屁!我不信!」
「真的啦,我們打了整晚的馬利歐賽車,我也輸了整晚。」
「麻奈好厲害喔。」
後來阿偉跟麻奈過年的時候一起去神社參拜,女生那邊主動空出時間來約他,約會幾次後,一段時間後就交往了。
店名:Sガスト 巣鴨店
電話:03-5940-6310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巣鴨1-17-6 中島ビル 1F
阿偉的心得:「很適合窮學生吃阿!」
我的心得:「很便宜,漢堡排還不錯。」
網誌:http://junespring.pixnet.net/blog/post/278753221

目白

「嘿!麻奈是哪裡人阿。」我問。
「好像是秩父出生的,不過唸書都在巢鴨囉。」
「是喔,有機會帶我一起去巢鴨走走,我想知道還有沒有別的好吃店家阿。」
「好阿。」
再見到麻奈已經是2016年的年底了,阿偉帶著麻奈,要來完成當初答應我的事。
「好久不見呢!這次就請多指教了。」我說。
「好久不見呢!你的頭髮變好長。」麻奈說。
「是阿,麻奈就一直住在巢鴨嗎?」
「不是喔,高中畢業後,與同學住在目白,現在就跟偉桑住在一起了。」
我們聊了聊,麻奈說那時在目白的室友,便是她高中的女同學S子。麻奈小時候父親就不在了,母親留在秩父工作,把麻奈送給爺爺奶奶照顧,由於這樣的關係,高中的時候有受到霸淩。而S子則是因為長得太可愛,也被霸淩,兩個人變成為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長得太可愛也會被霸淩?!」我說。
「真的阿,像是鞋子不見什麼的,常常被人這樣開很惡劣的玩笑。」
「好糟糕阿。」
畢業後S子想往演藝界發展,麻奈一直找工作,也不是很順利。
「高中畢業找的工作,一年只能賺150萬日幣左右,房租都繳不起呢。」
「這麼辛苦阿。」
「那時S子就提議一起住吧,我就想辦法找比較沒有門檻的工作。」
「像是JK散策?」
「嗯,後來就去秋葉原拉客人喝酒。」
我點點頭,看了看阿偉,阿偉對我笑了笑。
「那時候很羨慕你們,想吃什麼都可以去吃。」麻奈說。
「阿?不就是牛丼跟豬排飯,還有拉麵阿。」
「日本女生都不會一個人去吃那個呢,立食阿,感覺男生比較多的店都不行。」
「那這樣不是幾乎都在吃咖啡廳嗎?」
「是阿,所以開銷很大。」
「小吃類也不行嗎?」
「是的,不過在目白,我最常跟S子去吃便宜的壽司屋,又在地下室,店長又是女生,有比較自在一些。」
這家寿司 う月便是在目白的便宜好店,中午甚至有500円的銅板美食,關於用餐心得於稍後補上。
店名:寿司 う月
電話:03-3565-0558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目白3-4-13 B1F
麻奈的心得:「與S子中午沒事就會來吃。」
我的心得:「很便宜,味道很道地。」
「日本女生都不說真話的阿。」阿偉偷偷跟我說。
「怎麼說。」
阿偉跟我說到有一次約會,他帶麻奈去吃HARBS,吃完之後麻奈一直跟他說太好吃了,太開心了。後來有一次遇到她的室友S子,S子偷偷跟我說,麻奈覺得HARBS難吃死了。
「真的嗎?」阿偉問。
「我跟麻奈只吃 AIGLE DOUCE的蛋糕。」S子說。
S子說完拿推特給阿偉看,上面都是S子跟麻奈兩個人吃一堆AIGLE DOUCE蛋糕的照片,常常出現一整個蛋糕,不然就是好幾片。後來阿偉查了AIGLE DOUCE的價錢,發現實在太貴了。
「那個,你們怎麼這麼有錢阿。」阿偉問。
「那個阿,都是S子的男朋友送的。」
阿偉偷偷跟我說,S子的男朋友已經是一個55歲的有婦之夫,而S子現在跟麻奈同年,只有20歲左右。
曾是JK散策的麻奈,簡單的基本敘述如下:
稱呼:我都叫她麻奈,非本名,是JK散策工作時用的名字
出身:琦玉縣秩父人,今年20歲,6歲後由巢鴨的爺爺奶奶照顧
資歷:純日本人
職業:在柏青哥打工,即將結婚
店名:エーグル・ドゥース
電話:03-5988-0330
地址:東京都新宿区下落合3-22-13
麻奈的心得:「吃得有點膩,大概一週吃兩次。」
我的心得:「目白最好吃的蛋糕!」

巢鴨

那麼,巢鴨之旅就開始了,謝謝大家看了那麼多的廢話,不過多少也推薦了一些餐廳。這次我們會避開巢鴨地藏通上的人氣小店,例如興伸的大學地瓜,或是很便宜的紅豆餅等等。我想這些大家都比我還熟了,就不在這裡獻醜了。而廟的部分我認識不深,反倒是在地人會吃的巷弄小店,會多介紹幾間。上圖很像麻奈在巢鴨的老家,那種拼裝式的建築,很有趣吧。
「啊!小時候爺爺常帶我來這裡呢!」麻奈說。
走過熟悉的巷弄間,一看到什麼沒變的地方,麻奈便會這樣說。
「畢業之後,有時跟S子回來這裡,我們都會買這裡的咖哩外帶,坐在大正大學附近的公園裡面吃。」麻奈說。
「你們常常一起出來嗎?感情真好。」
「是阿,畢業後S子問我想做什麼,我沒有頭緒。她便找我一起住,對於房租她說有多少給她多少就好,反正房子是她男友租的,也不是她付錢的。」
這家咖哩我吃過一次,沒什麼印象,算是蠻濃郁的日式咖哩,但味道一般。
店名:カレーパルファン
電話:03-3915-8066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上池袋2-29-9
麻奈的心得:「好吃的咖哩。」
我的心得:「味道一般,如果有在公園吃飯的心情,可以試試。」
「不過,有時候她男友來找她的時候,我就要去住別的地方了。滿二十歲後,有好幾次就窩在網咖裡面過夜。」
「這樣好睡嗎?」
「其實還蠻不舒服的呢!阿!你看,這一家的辣味章魚燒很好吃喔!」
後來我有帶了幾盒章魚燒給京都太太試試,京都太太覺得還不錯,倒是醬油跟辣味的部分十分實在。
店名:京たこ 上池袋店
電話:03-5974-2233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上池袋3-34-12
麻奈的心得:「辣美乃滋好吃。」
我的心得:「可以試試大辣,醬是黑色的。」
上圖取自官網。
「奶奶都買這一家的產品喔!」麻奈開心的指著這家店。
「束子,那是?」
「去店裡面看看就知道了。」
所謂的束子原來就是如上圖的刷子,這家從明治40年創業至今,已經有百年的歷史,除了刷子之外,也有肥皂跟海綿。
「這個真的很好用喔?」我問。
「真的,我現在家裡也是用這個。洗什麼東西都很方便,材料也很天然。」阿偉說。
由於去拍的時候已經跨年休息,此圖轉載自網路。
「奶奶不住在這裡之後,就很少來這裡了。」
「奶奶怎麼了嗎?」
「現在在秩父的照護機構居住,我和媽媽上個月才去看過她。」麻奈說。
麻奈的爺爺在她高中的時候走了,而為了支付奶奶的照護費,巢鴨的老家也將在2017年的年中賣掉。
「好像什麼都沒剩下了。」麻奈說。
店名:亀の子束子西尾商店
電話:03-3916-3231
地址:Tokyo, Kita, Takinogawa, 6-14-8
麻奈的心得:「洗碗很好用。」
我的心得:「天然製造,可以試試他們的海綿。」
「我記得小的時候,爺爺常帶我來這裡買壽司捲呢!」麻奈開心的說。
「哇,這是老店囉。」
「嗯,那時候奶奶都會煮飯,爺爺帶回去的時候,奶奶都會偷偷唸他。」
這家我便沒吃過了,網路上亦無他的資料,不過從巢鴨往亀の子束子西尾商店的方向走的時候,便可看到這家店。
「小學的時候,常跟爺爺奶奶來這裡洗澡,洗完澡後,爺爺就先回家看電視了。」麻奈說。
「那你跟奶奶呢?」
「我跟奶奶會在旁邊的洗衣店等衣服烘乾,奶奶都會買牛奶給我喝。」
「我跟麻奈也有來洗過喔!」阿偉說。
「是喔。」
「洗完澡在這裡喝咖啡牛奶真棒呀。」
「知道了,知道了。」
羅馬浴場的富士山就在這裡,很有趣吧。另外,入浴費只要450円,旁邊還有洗衣中心。
店名:稻荷湯
地址:東京北區淹野川6-27-14
麻奈的心得:「天氣冷來洗很舒服。」
阿偉的心得:「咖啡牛奶好喝。」
「這是後來開的新店,我跟S子來這裡的時候,常常會買一些回去吃。」麻奈說。
「好吃嗎?」
「與其說好不好吃,不如說是造型可愛呢!」
「這句我聽的懂,阿偉不用解釋,是N2的內容。」
我跟阿偉都笑了起來,麻奈又說。
上圖截至Tabelog,不過我想麻奈說的應該是別的麵包。
「有一次S子夜班回來的時候,心情不好,我拿了麵包給她看,她就笑了出來。」
「夜班?」
「是阿,S子一畢業就在酒店工作,她男朋友不來找她的時候,便在酒店上班。」
麻奈一畢業的時候還找不到工作,便住在S子那邊,一段時間後覺得真的太不好意思了,就去做了JK散策。麻奈說S子可以幫她介紹酒店的工作,S子還說如果是妳的話,一定沒有問題的。可是麻奈想起了答應母親的話,後來還是下不定決心。
店名:トリシクル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西巣鴨3-16-7 ヴィラ・トリシクル 1F
麻奈的心得:「麵包很卡哇伊喔。」
「什麼!カモカフェ不見了!」麻奈好像被打擊到了一樣。
「那是?」
「我跟奶奶的回憶。」
又是一家消失的店,這裡曾經有一家カモカフェ,目前整修中,不知道何時再開。麻奈跟奶奶有時候會來這裡喝下午茶,在她中學的時候。
「這是巢鴨最划算的超市,比西友還划算喔!」阿偉說。
「怎麼是你跟我介紹阿。」
「麻奈好像心情不太好的樣子。」
「好吧。」
這家店擠滿了滿滿的在地人,裡面的蔬果價格的確蠻便宜的,也不少當地的老住戶過來採買。
店名:スーパーみらべる
地址:北区滝野川6-2-1
阿偉的心得:「蔬菜水果很划算喔。」
走了一段路後,看了一些老店之後,麻奈的心情似乎好了許多。
「這家餃子以前爺爺常買回來給我吃呢!不過,怎麼沒有開呢?」麻奈說。
阿偉馬上跑了過去,看了一看說。
「大丈夫的!只是換到別的店面去了,別擔心。」
這一家分數不低,也算是在地人常吃的老店,目前移到別的店面去了,以下是新的資訊。
店名:ファイト餃子
電話:03-3917-6261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巣鴨4-23-6
麻奈的心得:「餃子的味道一直都沒有變喔。」
阿偉的心得:「脆脆焦焦的很香。」
「這家就是以前爺爺跟奶奶會帶我來吃的洋食店,是一對老夫婦掌廚的喔。」麻奈說。
我們三個人進了店,老奶奶看到我們笑了一下,便繼續忙她自己的事。我們點了餐之後,麻奈跟老奶奶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老爺爺不見了,老奶奶好像也不記得我了。」麻奈說。
「年紀很大了嗎?」
「很大了,有82歲了。」
餐點上來了,我們就默默的吃了起來。
「做JK散策的時候,有什麼有趣的事情呢?」我想轉移話題,便問了這個。
「都是不太愉快的回憶,有時候被亂摸,有時候被帶去色情漫畫店呢!」麻奈低頭說。
把餐點吃完的麻奈跟阿偉說了幾句話,便跟老奶奶講了幾句話,跟我說聲不好意思,就先到店外了。
「又哭了,好容易掉眼淚呢。」阿偉說。
「好單純呢!」我說。
「彩乃奈奈也很單純阿!」
「媽的你還說!還不趕快吃一吃,你去安慰她。」
沒一會兒,阿偉就出去了。店裡的老奶奶駝著腰,清理著店裡面的地板,一下就累了,便坐在店裡休息。
店名:フクノヤ
電話:03-3917-0993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巣鴨2-9-4
麻奈的心得:「老奶奶真的年紀大了。」
我的心得:「很懷舊的味道。」
網誌:http://junespring.pixnet.net/blog/post/283769827
「一個女生真的在東京很難生活呢!」麻奈說。
我點點頭。
「如果沒有S子,後來還遇到阿偉的話,我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真的。」
「但至少我有做到母親與奶奶說的,除非真的不得已,千萬不能做情色相關的行業,可是身邊周遭的人都在做,真的很難。」
「很多日本女生做嗎?」
「嗯,有的人為了賺錢唸書,有的人為了生活。不過母親說我也是很辛苦的養大你,做的也是正當的工作,希望我不要走上這條路。」
我跟阿偉還有麻奈三人靜了好一段時間,看著店裡面的貓,慢慢把甜點吃完。這家甜點的擺盤高雅,用料也很實在,甜度不甜,來到巢鴨可以試試。
「對了,為了感謝你讓我跟麻奈相遇,我等等好好招待你一下。」阿偉說。
「你報答過我了阿!」我說。
「不行,這是麻奈堅持的。」
店名:甘露七福神
電話:03-5394-3694
地址:東京都豊島区巣鴨3-37-5
麻奈的心得:「沒有很甜,很少看到紅紅的果實呢。」
我的心得:「那是枸杞。」
「什麼?!這裡也有溫泉餐廳,見鬼了。」我說。
「好冷喔!趕快來泡吧!」
「這次我跟偉桑招待,謝謝你讓我們認識。」
「什麼!不用啦!」
「其實也不貴,我跟麻奈有繳月費,泡一次才500円左右,你的話也才1000円多一些。」
天冷的時候剛好是泡溫泉的最佳時刻,連晚餐的部分阿偉跟麻奈都預定好了,由於手機放在置物櫃裡,便沒有留下任何照片。我們三個人穿著浴衣,就這樣在溫泉會館吃晚餐。
「所以那天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呢?」我問。
「哪天呢?」麻奈說。
「聖誕節那天阿,妳去他家打電玩的那天。」
阿偉跟麻奈都笑了起來。
「那天身上沒什麼錢,便跟一個以前的同事一起去了相席屋。」麻奈說。
「相席屋?」
「嗯,就是跟男生吃飯,女生不用付錢的那個,聖誕節嘛!誰都不想一個人過。」
「後來呢?」
「後來吃飯完要去續攤,我以為是去打保齡球,或者唱唱歌,結果那兩個男生很糟糕阿。」
「發生了什麼事。」
「那兩個男生說有朋友在旅館訂了房間,問我們要不要去,一個女生可以拿到十萬喔。」
「這。。。」
「我當然沒去,不過另一個女生去了,我就坐在池袋的街頭,就剛好遇到偉桑了。」
「這麼剛好。」
「還有相席屋的炸雞不好吃,想吃點肯德雞才是聖誕節嘛!」
日本的肯德雞已經夠難吃了,我心想。
「所以你相信阿偉嗎?」我說。
「那天我陪他散步完,我們便交換了聯絡方式,每天我們都有聊天呢!還有時候約出來吃飯。」
「阿偉,你挺厲害的嘛。」我說。
「只不過我有幾次想去他那邊,你知道他怎麼說嗎?」麻奈說。
「怎麼說?」
「他說他房間的門塞住了,所以不好意思,今天就到這裡。」
我跟阿偉都大笑了起來。
「是真的!」阿偉說。
「我也可以跟妳保證,是真的!他那個門都被垃圾塞住了!」我說。
「那天聖誕節時,我已經搬出來了啦。」阿偉說。
麻奈也笑了起來,紅紅的臉看起來十分開心,我舉起杯子。
「那個,我想說。」
「什麼?」阿偉跟麻奈說。
「你們能在一起真的是太好了。」
店名:東京染井溫泉
電話:03-5907-5566
地址:Tokyo, 豊島区Komagome, 5−4−24
麻奈的心得:「岩盤浴很舒服。」
阿偉的心得:「月費很划算。」
我的心得:「這裡也有溫泉?!」
網址:http://www.sakura-2005.com/
告別阿偉跟麻奈後,我一個人走在街上。路邊賣三明治的大叔坐到了冷凍櫃後,冷冷的風吹來,我把手插在口袋慢慢走著。我想起2015年的年中,阿偉打電話叫我出來。

後記

「要不是你,我就沒辦法認識麻奈了。」阿偉說。
「嘿嘿!要怎麼報答我阿,請吃飯也可以。」我說。
「那我們週六的時候約那裡那裡。」
那天我到了現場後,阿偉出來接我。
「我票幫你買好囉。」
「什麼票阿?」我問。
「跟我來就對了!」
穿過重重的人潮,阿偉給我好幾張整理卷,要我去排隊。
「你好!台灣的XX桑嗎?」一個女生的聲音說。
「是阿。」
「台灣的小籠包很好吃呢!」
阿!是彩乃奈奈!阿偉在旁推了推我,叫我趕快過去。
「等一下!這樣可以嗎?」
「可以的啦,等等還有誰還有誰要一起合拍,彩乃奈奈的兩套服裝你都有參加喔!」
「等一下!這尺度不行啦,我會被殺。」
「快點啦!還有很多人在等呢!」
這是最和平的兩張照片,其他不能看。
活動結束後,雖然我很想殺了阿偉,不過他有我的照片,所以我就沒有犯案了。
「你知道嗎?AV女優不像一般演員,沒有那麼大牌呢!」阿偉說。
「你的經驗談嗎?」
「是阿。來這邊打工也認識了很多,你知道嗎?彩乃奈奈是很單純的女生。」
「怎麼說。」
阿偉跟我說了許多她的故事,我聽完後,心情有點複雜。
「真的很單純呢!」我說。
2016年的12月初,阿偉又來了電話。
「今年怎麼沒有來拍,彩乃奈奈說上次那個台灣的X桑呢?」
「你還說!有屁快放。」
「我要搬家了啦,要搬到琦玉縣了。」
「這麼快!」
「是阿,我跟麻奈要結婚了。」
「恭喜你囉,有婚禮嗎?」
「沒有耶,我們登記囉,她懷孕了。」
「喔耶!那個,我們說好的,巢鴨之旅呢!」
「有啦!就要跟你討論阿,你哪天有空。」
我翻起了行事曆,挑了一天好天氣的日子。。。。。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4K會員
    204內容數
    喜歡閱讀裏物語長文的大家,本專題將帶大家最完整的內容。看膩了那些不是捧日本就是貶日本的文章嗎?除了景點、美食、宅文化跟AV以外,日本還有些什麼呢?別人寫的裏物語不一定會寫,但是別人不寫的,裏物語一定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