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色是什麼顏色?
Angela Chen
Angela Chen

灰色是什麼顏色?

2022-07-07|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我有一個速寫水彩盒,共有18個顏色,每個色塊下方標註了小小的編號,白色是#003、黑色是#004等等。除了黑與白,其他16個顏色與美術課學過的三原色:紅、黃及藍都不同;這些顏色都是混合體,但到底什麼混什麼或混多少,看也看不清。
包裝盒上有顏色對照表,但字又細又小又是英文,費了一番功夫,逐一查到中文。最令我訝異的莫過於黑與白也不是單純的黑與白,白色是瓷器白(Chinese white,大多翻譯成中國白),黑色是象牙黑(ivory black),其他十六種顏色也有專屬且有氣質的名稱,例如畫風景時常用的檸檬黃(lemon yellow)、鈷藍(cobalt Blue Hue)等等。
這才發現,水彩盒裡沒有老師最常用的靛青(indigo),難怪我調出的色調與他的,總是有些許的不同。此外,18個顏色中,有幾個顏色幾乎沒用過。
速寫水彩盒的外包裝
為什麼想知道這些顏色的名稱?透過網路,老師口述時常說:靛青加橘紅、藍綠加洋紅等等。我一下就慌了,藍或綠的色塊,一字排開共有六七種,到底哪個是靛青哪個是藍綠?我只好從老師畫筆沾到的顏色,粗略判斷哪一個顏色。
畫家的調色盤好像永遠不必清洗,老師一打開調色盤,總是髒兮兮的。他常把顏料與之前殘餘變乾的顏料攪和在一起,也不以為意。我則不行,有潔癖的我畫完畫,總是把調色盤洗得一乾二淨。

藍紫、天空藍、橄欖綠或磚紅通常可以調到八九不離十,對我而言,最難的是灰色。
灰色不就是白色加黑色?但,畫家不喜歡白也不喜歡黑,他說大自然沒有絕對的白與黑。即便一面白牆,他以紙為底,用水分飽足的筆尖沾上一點點的顏料,讓整面牆都鮮活起來。他也從未用過黑,如要畫暗部或陰影,都是由三、四種顏色調成近乎紫黑或藍黑的黑。有時,我調不出來,就偷偷地加一點黑(象牙黑)。
灰色如果出現在我的調色盤,絕對是個意外。我無從得知到底畫筆沾過那些顏料,只能說是運氣好,如要我再調一次,也無從下手。不過,灰色我倒是從未偷吃步,拿白色加黑色。

前幾天,忍不住上網搜尋「如何調灰色」,發現二、三、四種顏料都可以調出灰色,而且只要用互補色就可以調出灰色。不諳色彩理論的我,看了我的18個朋友,不知道誰與誰可以互補。
有段影片,用我水彩盒中的兩個顏色,鈷藍(cobalt blue)及焦赭(burnt umber)調出灰色。這位名叫Eric的畫家,言簡意賅地說明如何使用這兩個顏色及水,調出冷暖明暗的灰,並示範只用這兩個顏色完成一幅層次豐富的街景小品,叫人折服,也深感水彩迷人之處。(請參閱:只用2種顏色畫水彩

水彩盒裡依序排列的顏色,就是人生。
剛出生的無暇白,經歷童年的純真黃及青春期的躁動橘,青年時期對世界充滿著的熱情紅,成年後的沉穩藍及熟齡後的內斂綠,及至晚年收割的豐富赭,離開世界的歸途黑,就這樣一一地排列在水彩盒中。
我們用這些顏色調出多采多姿的故事,雖無法總是調出喜歡或滿意的顏色,但它型塑我們的人生,也讓我們與眾不同。

最後,分享社大這學期期末前完成的兩幅畫及自己的練習畫。
一、淡水油車口水位站
1895年至1904年(日治時期),臺灣總督府陸續設立台北、台中、台南、恆春、澎湖及台東等6個測候所,共計78處觀測雨量。1903年於淡水河油車口、關渡等地設立水位站觀測水位,1907年後陸續在新店溪、大嵙崁溪(大漢溪)及基隆河上游設立水位站,為台灣辦理河川水文觀測之肇始。(資料來源:臺灣水文觀測之發軔
油車口水位站鉛筆草稿
油車口水位站代針筆描邊
油車口水位站上水彩
二、紅毛城古礮
紅毛城為國定古蹟,有關它的歷史重要性,請詳閱:有關紅毛城,你該知道的十件事
此畫係取景於安東尼堡與前英國領事官邸間的網球場後方。前方這排礮原散置於安東尼堡的前方,整修時被遷移至此,後方建築為領事官邸。
紅毛城古礮代針筆,鉛筆草稿忘了拍照。
紅毛城古礮上水彩
三、淡水小白宮(前清淡水關稅務司官邸)
小白宮興建於1862年,為西班牙式白色建築,亦有抬高地基、迴廊及四坡式斜屋頂等殖民地式建築的特色,為淡水開港通商後,洋人關稅務司長官的官邸。為新北市市定古蹟。
這張畫是用自己拍的照片來練習,沒有老師指導,畫得很心虛,畫完也發現很多無法挽救的缺點,樹和草真是過不去的坎啊!
小白宮鉛筆稿
小白宮代針筆描邊及加強暗部
小白宮上水彩
小白宮原始照片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離開任職10年的公司,出國進修實踐理想;誤人子弟25年之後,退休追求未竟的夢想。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