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翻譯|1萬字採訪 『我還是Jr.的時候』.森本慎太郎(SixTONES)

2022/07/07閱讀時間約 21 分鐘
第一次有了能夠對等說話的同伴。
我下定決心要將全部賭在與他們之間的深厚情誼。
就算被說是莽撞也好、什麼都好。
如果是這6個人,一定能夠引起些什麼。
背負太多東西的那段時間所沒有的那強烈的感情,
讓我在朝著還很長遠的夢的路上、在從少年成為大人的旅途中
無論何時都能笑著前進

別背負太多東西在身上,活出自己的樣子吧!


—祝你生日快樂!很開心能夠在這值得慶祝的日子進行採訪。
「謝謝!」
—這是你進入傑尼斯後的第14個生日呢。如果能對當年剛入社9歲的自己說句話的話,你想說些什麼呢?
「嗯ー 〝別扛太多東西在自己身上〞吧。那時候的我太過在意別人的眼光了。我想將我最重視的一句話送給他。〝請活出自己的樣子吧!〞」
—剛入社的你,看起來就像是個天真頑皮的孩子王呢。小學的時候在班上是什麼樣的孩子呢?
「不是只有在班上,我跟整個年級的人都像是朋友一樣。我們小學只有四個班,到了休息時間我就會到處去跟別人搭話。不分男女,我跟大家關係都很好,都會跟大家聊天。」
—從那時候開始就很喜歡說話呢。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我都很喜歡說話。我很喜歡動物,而人類也是其中一種。因為有許多不同類型的人,光是說話就很開心。我很喜歡人呢。」
—那麼,你小時候夢想成為什麼呢?
「英雄。有著對強大的憧憬吧。因為爸爸有練空手道,所以我也去學了。我想要成為能夠幫助有困難的人的強大的人。」
—說到空手道,你在小學二年級的時候就拿到全國第四名了呢!
「那時候很不服輸吧。練習的時候老是被弄哭,我很不甘心,於是就更加努力練習,不知不覺間就變強了。一直是這樣的循環。我很討厭被說是"膽小鬼"、"愛哭鬼",因為其實是被說中了。」 
—還有什麼小故事能讓我們了解你以前是怎麼樣的孩子嗎?
「所謂不知恐怖為何物、或是說覺得自己無敵吧。當年入社前,有一次我去參觀舞台的演出,後來覺得膩了,我就躺在休息室玩遊戲,還擅自借了插座。因為是休息室,所以人來人往的,大家也都很趕。結果有個人被我的電線絆到,然後我的遊戲機也就掉下去了。我記得我那時候超生氣的吼了〝你在搞什麼呀!〞我很想告訴那天的自己〝你才是在搞什麼咧!!〞(笑)」 
—哈哈哈哈。在那之後,你不是透過甄選,而是在中華料理店被Johnny桑挖掘,直接進入傑尼斯的對吧?
「是的。雖然我不記得了,但好像拒絕過很多次。媽媽接到Johnny桑打來的電話說,在哪裡、幾點開始有課程,問我能不能去。媽媽問我要怎麼做,我這小屁孩就回了〝不要!〞然後拒絕了。不管他打來幾次都拒絕掉,媽媽當時都有點緊張起來了(笑)。大概第4次打來的時候,媽媽就跟我說〝既然他們都這樣邀請你了,你就去一次看看吧。〞」
—以前對演藝圈沒興趣嗎?
「沒有耶。腦子裡都是空手道跟玩。總之就是以朋友為優先。」
—打算只參加一次的課程怎麼樣了呢?
「剛開始他們叫我跳舞,但我什麼都不會,所以超困惑的。後來有人很溫柔的教我怎麼做,那個人就是kyomo(京本大我)。稍微會跳了之後,就開始覺得有趣了。要是那天大我不在的話,我搞不好就不會繼續參加了。」

增加的工作,減少的朋友


—入社後才過了3個月就站上了武道館的舞台,是不是覺得世界在一夕之間就改變了呢?
「是啊。本來想當作是放學後的才藝課去做,但事情變化得太快,我整個人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什麼都不會,總是受到很多人的照顧。當時最照顧我的人是五關(晃一)君。還有教我怎麼打招呼、該有的行為舉止的,是河合(郁人)君跟藤谷(太輔)君。啊,我有一次被藤谷君兇過。我記得,第一次的演唱會我必須要記住殺陣,但我一直記不起來,後來藤谷君就對我說〝你給我差不多一點!〞然後我就哭了。被家人以外的人這樣罵還是第一次。在那之後,雖然有不懂的地方想去問藤谷君,但卻覺得很害怕,一直不敢去。於是五關君就推了我一把,說〝沒事的,你去問吧〞後來我才鼓起勇氣去問藤谷君,結果他超~級溫柔地教我了。過了一段時間我才明白,那是包含著愛的訓斥。雖然這不是傑尼斯才有的規矩,但只要是站在舞台上,就不分年齡,一視同仁。他們是有將我作為一名Jr.來看待的。」
—後來,出演了電視劇跟廣告,也被選上成為電影『Snow Prince 禁忌戀歌』的主演。甚至以Snow Prince合唱團的身份出了CD,還登上的紅白舞台了呢。
「老實說,有太多事情都是第一次體驗,當時並不明白那到底是多厲害的事。我很不擅長面對記者會。想說為什麼要一直問我問題呢?可是,不好好回答又會被罵。有很多大人在,麥克風一直遞向我,閃光燈不停的閃著,攝影機也在運轉著。那種狀況讓我很痛苦,總覺得非常討厭。」
—那段時間,慎太郎可以說是Jr.們的中心呢。
「我很容易想太多,明明不需要去背負的東西,我也攬在自己身上。明明根本沒有這回事,但我卻思考著,〝我帶領著Jr.,要是我好好做的話就能開拓其他Jr.的道路。〞視野非常狹小,根本不能看清當時的狀況,尤其當時我還只是個孩子。我還記得,那時我太過糾結,事務所的人看不下去,告訴我〝什麼都不用背負也沒關係的。〞」
—對小學時期的慎太郎來說,負擔太多東西了呢。
「但是,比起工作上的壓力,工作越多朋友就越少這件事更讓我難受。曾經很要好的Jr.,突然跟我拉開距離,或是對我很冷淡。現在的我是能明白的。明明是沒什麼成績的菜鳥,卻接連得到重大的工作,會產生嫉妒的情緒也不奇怪。但我當時還太小,並沒有注意到這樣的感情,想著為什麼越努力朋友就越少,真的很寂寞。但明明是愛哭鬼,卻還是想維持無敵模式,所以在別人面前總是很要強,回家才會哭。」
—你的煩惱有找誰商量過嗎?
「嗯ー我一個人承受了呢。但是,父母果然還是會注意到。媽媽問我〝發生什麼事了嗎?〞我說我想放棄了,結果媽媽說〝這不是想進入就能進入的世界唷。試著這樣思考看看再決定也不遲。〞我想了想也的確是這樣,於是沒有放棄留了下來。」
—爸爸對你的工作是怎麼想的呢?
「爸爸那時候是一個人離家去工作,所以我就算想找他商量也沒有聯絡過他。」

第一次擁有能夠對等談話的同伴


—國中的時候你加入了體操社嗎?
「我想要學會那些做不到的技能。想說如果能做到雜技的表演,也許能跟工作有所連結。」
—但是,與你的想法相反,工作減少了很多,是嗎?
「是啊。發生了很多事。給身邊的人和事務所添了許多麻煩,我自己也待不太下去。妹妹也還是小學生,當時也討論說要不乾脆辭掉工作搬去媽媽的老家那裡。」
—但是你沒有放棄呢。
「很大的原因,是我跟妹妹的學校的朋友,大家都沒有改變態度,一如往常的對待我們。於是我再一次跟媽媽討論,我說想要再繼續努力看看。我恢復工作後剛好遇到『ABC座 star劇場』,是久違的大工作。在練習的時候,我突然被編舞師大吼〝不要小看工作!〞畢竟是兄弟,會被大家注目著,也會一起唱歌。但是,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我心中想著要加油的同時,也打算著舞台結束後就退社。雖然不是要創造最後的回憶,但想要創造快樂的回憶再畫下句點。我想是我的想法被看透了吧。也因為被編舞師訓斥,我那不服輸的精神又被點燃,也再次堅持下去了。」
—在那樣的時間點,未來將會成為SixTONES的6個人被選中參與『私立馬鹿蘭高校』的演出。
「這比過去任何的工作都還要讓我開心。在工作幾乎為零的狀態下得到出演電視劇的機會。跟以前不一樣的是,我明白能夠出演電視劇是多麼厲害的事。這讓我覺得〝我還沒結束!我還能繼續做!〞但更讓我開心的,是得到了能夠對等談話的夥伴。以前只要參與電視劇,朋友就會漸漸減少,但這次不一樣。所以他們5個人對我來說是超越共演者的存在。可以說是第一次擁有了同伴。」
—終於擁有一直很想要的同伴了呢。
「是呀。我沒有參加甄選,所以沒有能說是同期的人。但是這5個人,就算是前輩後輩的關係,在工作前卻是對等、站在同一條線上的關係。那真的很令我開心。之後我們也6個人一起參加『Johnny's Dome Theatre ~SUMMARY~』。能夠6個人一起開演唱會實在讓我很高興,我在第一天公演最初的flying還爆哭了。雖然不管怎麼說也太快哭了,但就是有那麼感動。真的超開心的。」

你們也要一起飛呀!


—上了高中之後,你對未來是怎麼規劃的呢?
「我想上大學,考取教師執照成為老師。如果說對傑尼斯沒有任何留念的話是騙人的,但我更想要成為老師。」
—想當老師是有什麼理由嗎?
「國中有段時間因為沒有工作,每天都去上學,也有點進入反抗期了。而我沒有誤入歧途,都是多虧了曾是學年主任的理科老師。他是唯一一個會兇我的老師。我很不服輸,因為不甘心所以每天都好好地去學校。老師透過兇我的方式,把我要逃避的道路都堵起來了。當時雖然覺得幹嘛要為了一點小事就生氣而覺得煩躁,但那肯定也包含著老師有好好地看著我的訊息吧。每個月跟那位老師在學生指導室聊天曾是我的例行公事。」
—原來是因為憧憬那位老師呀。
「是的。是他讓我注意到學校其實是很有趣的。還有國中同學的存在也是。高中時我跟幾位國中時期的朋友一起去吃飯,我無意間說了〝當時給你們添了不少麻煩呢。〞結果其中一個人就說〝才沒那回事呢。不過是記者有點煩人而已。〞突然,大家一瞬間露出說漏嘴的表情,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問之下才知道,在發生了很多事的時候,他們似乎被週刊雜誌的記者們纏著追根究底問了很多事。但我的朋友們都只回答了〝什麼都不知道。〞他們在我面前,都沒有讓我察覺到有這些事,一如往常的對待我。當我聽到的時候,我心裡面就想說〝我一定要一輩子好好珍惜這些人。〞不管是老師的事還是朋友的事,我對於學校都是快樂的回憶。我真的很喜歡學校。要是有覺得學校很無聊或是沒有意義的人,我想成為能夠告訴那些人〝一定會有快樂的事的!〞的老師。」
—高三的春天,在必須要決定進路的時間點,SixTONES組成了呢。
「因為傑西跟我說想要再一次6個人一起,於是我們就6個人一起去找Johnny桑,跟他說我們想一起唱首歌。結果Johnny桑不只答應了我們,還幫我們取了SixTONES這個團名。那時候我就想,我要將全部都賭在這個團體上。」
—但是,並不確定能不能出道。當時是不是也有繼續追尋教師這個夢想的選擇呢?
「傑西說想要再一次6個人一起的時候,我一開始覺得他在說什麼傻話呢。我們好歹也是個藝人,這樣任性的要求怎麼可能會被接受呢。雖然我這麼想,但其實開心的心情更加強烈。要怎麼說才好呢,就是我的直覺吧,我覺得如果是跟這些人,好像會發生些什麼。就算沒有,也讓我想要去挑戰。」
—以當時的狀況來說,確實讓人覺得是個很莽撞的挑戰呢。
「就算被說莽撞也好、什麼都好。在『馬鹿蘭』之後,變成傑西和北斗一起,我們4個人有了不甘心的回憶。從遠處看過去,傑西和北斗真的很耀眼,雖然不知道會是什麼形式,但感覺出道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的。他們兩人是可以飛得更高更遠的人。要說的話,他們兩人是太空梭,而我們4個是會從那裡脫離的推進器。但是,本應飛往高處的太空梭,說著〝你們也要一起飛呀!〞然後回來了。〝說什麼傻話!做這種多餘的事,你們也會墜落下來的!〞我這麼想著...所以也就更加高興了。這要說是友情也好,深厚的感情也好。當然,我並不曉得到底會變得如何,但我想要將全部都賭在這個團體上面。」

分開的那段時間孕育出了深厚的情誼


—只不過,剛組成的SixTONES並不能說是一帆風順呢。
「怎麼說呢,一開始真的...沒有團體的感覺呢。因為我們幾個都是擁有強烈自我,想要一直都很帥氣的人。我接下來說的也是我個人的想法哦。我覺得SixTONES會跌倒。那時候我想這個團體一定會在哪跌倒的。」
—不想想辦法不行、再這樣下去不行之類的嗎?
「不,剛好相反。我是想〝趕快跌倒吧〞,最好是跌到快要不能重新站起來的程度。『馬鹿蘭』的時候,體會過挫折後再次爬起來的就是我們6個。要這樣一直不上不下的話,還不如狠狠地跌一次然後重新出發。大家都很容易得意忘形,但是我明白,只要跌倒一次,大家就能將想耍帥的奇怪自尊通通丟掉,繼續往上爬。從那裡開始才是真正的勝負。當然有了家、有了SixTONES這個團名是很大的原因。畢竟,就算失敗了,我們還是有可以回去的地方。」
—團體裡年紀最小的你,居然還思考過這些啊。
「我想,我們分散成2人和4人一定是件好事吧。要是『馬鹿蘭』之後我們也一直在一起,我們現在能不能6個人也是未知數。相遇與別離,正因為我們度過了分別的時光,我們之間也產生了深厚的情誼。」
—原來如此。
「只不過,雖然經歷了很多次挫折,但在致命的失敗之前,事態漸漸開始好轉了呢。」
—那麼,2018年King&Prince的出道,你是怎麼想的呢?
「我很開心哦。出道發表之後,我和(平野)紫耀跟JIN(神宮寺勇太)一起搭車,結果紫耀他們向我道歉,我問為什麼要道歉呢?他們說沒能先通知我。我回答他們說,沒關係啊,下次輪到我出道的時候我也會這麼做的。不過啊,這是不管什麼時候報告都可以自豪的事情,而且的確也很值得誇耀啊。再說了,雖然SixTONES跟Snow Man是前輩,但對於你們的出道,喊著〝為什麼呀!〞覺得不滿的人可一個都沒有哦。我這麼告訴他們。」
—你覺得下一個出道的就是自己了嗎?
「我可以說實話嗎?其實我覺得我們沒辦法出道了。至今為止,基本上出道是4年一次。我不覺得4年後我們還有機會。畢竟從商業角度來看,推年輕的孩子們到前線肯定獲益更多嘛。」
—這是放棄出道了的意思嗎?
「跟放棄也有點不同。我們大家討論過後,決定要努力去做能夠做到的事。尤其是Jr.從沒做過的事情,我們決定要做很多新的第一次。」
—這麼做有什麼目的嗎?
「舉例來說,至今為止,邁向出道的跑道就是4年一次的排球賽。而我們決定要挑戰很多"初次",來替出道舖跑道。即使起飛的是別的Jr.團體,我們也能很自豪,抬頭挺胸地說〝那個跑道可是我們創造出來的!〞時代的變化也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像是YouTube頻道『Johnny's Jr. Channel』的開始、被選上參與『YouTube Artist Promotion Campaign』。當然,我們也受到很多瀧澤(秀明)君的幫助。」
—那麼,2019年6月,在Johnny桑的病房被通知要出道的時候,你是怎麼想的呢?
「雖然說過就算不出道也沒差之類的話,但還是非常開心。因為可以摘掉Jr.的頭銜,成為傑尼斯的藝人。而且還是與第一次認為是同伴的6個人、與一起渡過許多困難的同伴們一起出道了。不過,『Johnny's Jr. 8•8 祭典』上,也有很多其他的團體跟他們的粉絲,所以我決定在舞台上不要擺勝利的手勢。」
—盼望以久的出道,家人們也很替你開心吧?
「媽媽當時也在現場,我跟她聯絡了之後,她開玩笑地說〝那時候沒有放棄真的太好了,要感謝媽媽我喔!〞(笑)。後來我聽別人說才知道,出道發表的時候,媽媽似乎哭的很厲害。」
—爸爸的反應呢?
「跟我說了恭喜,寫了很長的訊息給我。我在出道後有一次跟爸爸一起洗澡,爸爸說〝讓我來幫你刷背吧〞這是我第一次讓爸爸刷背。他一邊洗一邊說〝你長大了呢〞我回說〝我也22歲了嘛〞然後我想起了很多事,眼淚就忍不住流了下來。後來換我幫爸爸刷背,怎麼說呢,這真的是成為了很難忘的回憶。」
—很棒的小故事呢。出道的時候,King & Prince跟你說了什麼嗎?
「紫耀跟我說了恭喜。因為是他先出道的,我就問他出道了之後會怎樣呢?他說〝會很累唷,會變得很忙。不過我們是夥伴,有什麼事隨時都可以聊聊哦。〞怎麼說呢,他們在我心中是朋友的感覺很強烈,是非常重要的存在。雖然是很脫線的傢伙們。前陣子也是,紫耀跟JIN在說很想去迪士尼樂園,紫耀就說〝戴著面罩再戴口罩跟太陽眼鏡就不會被認出來了吧?〞結果JIN說〝戴著摩托車的全罩式安全帽就行了吧?〞兩個人在那邊叫好,所以我就吐嘈他們說〝你們那樣是怪人跟銀行強盜吧!〞他們兩人真的怪怪的呢(笑)。」
—那麼,你有想跟以出道為目標的Jr.後輩們說些什麼嗎?
「嗯ー在考慮了很多事後要跨出那一步也許很可怕,但是比起害怕失敗而停滯不前,不如失敗一次再往前進。不需要背負任何東西,只要做自己就好。我想這樣告訴所有的Jr.。尤其是(高橋)優斗,因為優斗一直都背負著Johnny桑的期待,而且也常常想著團體的事,是很為同伴著想的孩子。我擔心他會不小心想太多。」
—跟以前的慎太郎一樣呢。
「對耶。果然有哪裡重疊到了吧。」

一定會一直在一起吧


—自出道以來過了半年,現在有什麼話想對成員們說的嗎?首先是京本。
「kyomo,以後也要一直當我的哥哥唷。請讓我看見帥氣的你吧。因為現在你只讓我看見軟趴趴的肚子而已(笑)。還是學生的時候,我去參加kyomo學校的文化祭,我跟kyomo的朋友們打招呼時說了〝我是他的弟弟!〞kyomo帶我去了很多地方。關於面對工作的態度,從那時起到現在kyomo都是最克己的人。但是,在帥氣的另一面,跟大家一起玩的的時候又像個小孩一樣,非常可愛。」
—接下來是高地(優吾)。
「之後我也會一直依靠你的哦。高地是個能夠俯瞰團體、成員裡唯一一個會"減法"的人。因為我們只會"加法"。MC時大家情緒高漲嗨起來的時候,我會看一下高地,想著〝高地會怎麼做呢?〞他很會看場面的氣氛,如果再嗨一點也沒關係的話,高地也會加入一起嗨;我們得意忘形太超過的時候,高地就只在旁邊看著。然後我會配合高地行動(笑)。」
—接著是北斗。
「光和影,兩面的你都要展現出來...吧。我是覺得兩邊都展現出來也沒關係的。因為都很帥啊。尤其我很喜歡酷酷的北斗,因為那是我所沒有的。希望他可以展現更多酷酷的那面。」
—北斗現在跟成員在一起的時候,看起來很開心呢。
「是啊。雖然也曾有不管怎麼靠近還是像磁鐵一樣遠離的時候。但是,應該他變得能夠覺得〝我們會一直在一起〞然後改變了吧。雖然就我來說,我在團體剛組成的時候就覺得我們能一直一直在一起了(笑)。」
—再來是樹。
「樹不是在做MC跟廣播嗎,要是一個不留神,那個位子就會被我奪走囉!我很喜歡說話,只要再提升一下說話技巧,我應該也有機會吧(笑)。大概是3年前吧?樹、傑西跟我一起去吃飯的時候,聊到對SixTONES來說什麼是必需的。我很不擅長總結,所以我帶到結論的時間很長,而傑西的措辭有時會弄錯,所以理解上常常有微妙的差異。然後我們就互相誤解了對方,越講越熱血,結果就說著〝你說什麼?〞〝你才是呢!〞開始一邊哭一邊吵架。此時聰明的樹就說,〝你們聽我說,就我來看你們兩個說的是一樣的事。〞然後講解給我們聽。要是沒有樹,我跟傑西就會一直不和到今天吧(笑)。」
—最後,給那樣的傑西。
「以後我們也要一直互相報告哦!不管是工作還是近況都好。傑西是我們團體的支柱,可以清楚明白他對團體的愛。雖然我也很喜歡SixTONES,但我有時也不能確信,我的想法跟行動是不是真的能為SixTONES帶來好的影響。這種時候,只要跟傑西聊聊,要是跟他的想法是同樣的方向,那麼我就能確信這樣是能給SixTONES帶來正面影響的。」
—原來如此。
「當然除了傑西,成員所有人都在思考對自己來說什麼是必要的、未來讓SixTONES變得強大什麼是必要的。雖然我們並不會常常掛在嘴巴,不過,像是在討論演唱會內容的時候就能看得出來。那種時候我就會打從心底覺得〝SixTONES真好。〞」
—那麼,慎太郎覺得自己在團裡是什麼樣的角色呢?
「神轎!」
—神轎?
「其實我真的不太了解自己。最能理解我的,不是我自己而是成員們,所以他們5個人能好好的駕馭我,而我就像被他們5人抬著的轎子。雖然很讓人困擾,但有他們5個抬著我,我才能活著。所以,雖然我這麼說很任性,但他們5人對我來說是必須的。這也不能算是交換條件,但我想當個不讓抬著我的5個人痛苦的存在。我想讓他們覺得〝沒關係,反正很開心啊。〞要是我消沉了、被打擊而退縮一直沮喪著,抬著我的人也會感到無聊吧。所以我想要做我自己,想要總是笑口常開。」
—最後,請告訴我們你今後的目標是什麼。
「我跟Johnny桑最後一次說話,是在去看HiHi Jets的公演的時候。Johnny桑一直偷看我的臉,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我就問他〝怎麼了嗎?〞他就說〝YOU真的很醜欸。明明以前那麼可愛,真是太糟糕了〞(笑)。對我來說,最後的對話是這個太好了。被對自己來說"棒透了"的人說"太糟糕了",雖然說不知道會是在夢中聽到還是像幻聽一樣,但是總有一天我要讓他說出〝YOU真的棒透了!〞這是我的動力,也是我能做的回報。」
—是這樣呢。
「有很多人我不能不報答。老家的朋友們、國中的恩師、家人們、還有粉絲們。我在進入傑尼斯後,很幸運地體驗了很多事。身為Jr.想做做看的事我幾乎都做了。即使如此我還是沒有出道。現在我能出道都是多虧了粉絲。今後我想帶著大家去巨蛋,持續傳遞好的音樂給大家,想以各種形式來回報粉絲。因為有粉絲才有我們,因為有我們才有粉絲。所以,也希望大家不要逞強,輕鬆地愛著我們就好。因為我們6個人與粉絲,之後也會一直在一起。未來的路還很漫長呢!」

Myojo 2020年10月号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從探路客搬家過來💕主要放置我的翻譯練習作品😉 所有翻譯文章皆為個人翻譯練習,轉載請標明出處,請勿商用。如果喜歡我的翻譯也可以幫我按個愛心,謝謝🥰
SixTONES相關的雜誌翻譯૮₍˶ᵔ ᵕ ᵔ˶₎ა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